|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1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個標題對尊重而且認同中國傳統文化的人,一定非常刺眼。

我也有點不爽,儘管更古老的字體,譬如小篆、隸書,有些我也得求助一些對照用的書本。

不知道當初做字體轉變的時候,有沒有引起雷同的論戰?

姑且不論過去的歷史,或是正在發生的對立(一定是對立嗎?),不知不覺當中,簡體書開始出現在世界上,開始出現在台灣(早在十幾年前,台大對面就有專門賣簡體字的書店,而且價格十分……友善)。

再一次,我感受到簡體書的……友善。

在網路書店上找了吉他的參考教材,繁體中文版(翻譯書),七、八百塊錢起跳,類似的書籍,簡體版,一百五十元有找。我各訂了一本,仔細比較過,坦白說,繁體書,紙質好,印刷好,簡體書,紙質差了些,印刷也差了些。

內容呢?差不多,包括附在書裡頭的CD。

差了五、六倍的價格,你還會在乎紙質和印刷?更別說,簡體書的印刷其實也差不到哪裡去,頂多,就是「簡體字」,你得花點時間習慣它。

如果將來有一天,哈利波特出了外傳,大陸簡體翻譯書價格只有台灣繁體書及的四分之一,你會怎麼考慮?

我應該還是會買繁體書,因為,大陸的翻譯名詞不同,我怕我會「銜接不上」。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田中先生只花了一分鐘,就說服我那杯看起來像「尿」的飲料其實是他精心特調的雞尾酒,老實說,還不難喝。然後在微醺當中,接受了田中先生的建議,決定看一看這個「世界」。

「想著你在走路、奔跑,甚至飛翔,你就會用你想像的方式移動;以後,甚至可以瞬間移動到你想要到的地方。」

我搔搔頭,「飛翔?瞬間移動?」

田中先生給了一個奇妙的眼神,「我花了五年才學會怎麼飛,而且某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想到了墜機,下一瞬間,我就已經摔在地上了,哈哈哈!」

在一陣雞皮疙瘩之後,我搖了搖頭,試圖甩掉這奇怪的念頭,卻看到田中先生的嘴角彎成一種代表俏皮的訊號。

「你故意的。」我微慍的瞪著。

想像走路並不難,我只要不去想,就很自然的走路了,然後是小跑步。你會看到一個人在不算太大的房間內,來回「學習」怎麼走路、跑步;我很慶幸其他人還是繼續聊著天,似乎見怪不怪了。

走出大門,我失望了。

門外,一無所有;像是你在難眠的夜裡望向窗外的天空,厚灰的雲層攔住所有星光,或是在濃霧當中出航,不論你望向海面、前方,還是天空,僅存的知覺只有不斷傳來拍擊船身的浪潮。

索性閉上眼睛,想像著綿延起伏的丘陵,滿佈著脆綠色的青草,不時傳來陣陣微涼的清風,送來微甜的氣味;天上的雲朵飄過時遮蔽了陽光,在地表上留下一塊塊黑影。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常常在周遭聽到類似這樣的評語,相信你也聽過,甚至,你自己就說過這句話。

我六歲就在嘉義梅山公園跟著伯父、家父叫賣冰淇淋(過年期間);八歲第一次搬家,父親開始了冰淇淋工廠的事業,然後一路到冷凍食品的經銷、配送,到餐廳的經營與管理。

到目前為止,我的人生有將近八成的時間,都在所謂「餐飲」這個行業。

好賺?

Not at all.

比起我經歷過的其他工作:民歌手、家教老師、吉他老師、業務員、樂器行店員,甚至是接CASE幫忙寫論文、做報告、翻譯文章,任何一個工作都沒有「餐飲」來的辛苦。

似乎大家都傾向於「看見」人家「美好」的一面,卻忽略了背後的辛酸。看到早餐店門庭若市,卻忘了老闆凌晨就得起床準備,最忙碌的時候,別人可以載小孩上學,自己只好讓孩子讀附近的學校;晚上一般家庭享受著天倫之樂,爸媽陪著兒女做功課,早餐店的老闆、老闆娘可能已經必須提早就寢了。

夜市裡,某個雞排店大排長龍,一片五十的雞排,成本其實就要二十幾塊到三十塊,價格居高不下的油炸油、瓦斯費,加上調味粉、紙袋、攤位租金,其實一片可能只賺個十塊錢,一晚上下來,了不起給你賣個六十片,一個月下來,也不過就賺個「基本工資」。更甭提每天吸了不少油煙,或是根本不可能在家裡陪孩子做功課、彈鋼琴、畫畫、唱歌、寫日記了。

各行各業其實都有他的辛苦或是壓力,與其比來比去,或是說誰好誰壞,不如好好去觀察、體會。尊重別人的專業,也耕耘自己的專業,可以的話,相互交流一番,說不定就能創造出新的行業型態,譬如把理髮店開在寵物美容店隔壁,讓主人和寵物可以擁有共同的造型設計與搭配。

做吃的,賺的都是辛苦錢,別再說人家「好賺」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念」,「今」的下面一個「心」,現在的心,就是「當下」心的狀態。

「思」,「田」字下一個「心」,是「心底的空間」。

「想」,「相」字下一個「心」,是「心看起來的樣子」。

用所有「心底的空間」來掛念,叫做思念;「整個心看起來」都在掛念著,叫做想念。

思念與想念,都是人類生活當中十分常見與重要的活動。

特別是針對本體以外的其他對象。

對象往往是,親人、朋友、伴侶、同學、恩人、暗戀的人。

有人說思念是一種病,好發期在青春期,生物學上叫做交配期、求偶期,民間俚俗管它叫做「發情」。

想念似乎沒那麼嚴重,但性質上還是跟思念很相近的。

思念也好,想念也好,自利的人類會因為某種體內的機制作用,而讓自己牽掛著另一個人,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如果不是這樣的機制,我們不會知道什麼叫做牽絆,不會想要付出,不會懂得犧牲,不可能學會什麼叫做容忍與退讓,更甚者,可能整個物種都會因此而滅絕。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抬起頭望向四周,眼前卻像是當你懸浮在湖面上往湖底望去,偏偏又有顆不知哪來的石頭激起了一圈圈的漣漪;眼前的景物全部被這樣的波動給晃動著,然後是一陣吵雜的話語幾乎「同時間」在腦海裡「響起」。

我十分確定,我不是用耳朵聽見。

如果是,我沒辦法同時「聽到」那麼多人的「說話」。

「怎麼搞的,這聲音還真像玻璃摔破的聲音。」
「對啊,好久沒聽到這麼像玻璃的聲音了。」
「真不得了,同一種聲音在每個人的耳裡都會有些微的差異,但這個人『想像』出來的玻璃破碎聲,好真實,我好像又活過來似的。」

「……」

有些聲音,刻意被隱藏的很好,當中卻感受得到非常強烈的情感,有的激動,有的感嘆,有的冷淡,有的,則是非常強烈的無動於衷,彷彿心死。

我不知道這裡的片刻代表多久時間,只覺得既短暫又漫長,等到腦海裡的聲音波瀾不起,我才發現剛剛落下的杯墊,碎成如玻璃般的碎片,但是它明明就是紙做的。

我搖搖頭,彎下腰去準備收拾,卻聽到吧台裡「傳送」到我腦海裡的聲音: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幾年前有一部美國片「鐵面特勤隊 LA CONFIDENTIAL」,描述一位菜鳥督察和資深警員揭發警局內部弊案的故事,由於株連甚多,消息鬧大對警察的形象傷害很大,高層在片末對這名督察開出條件,希望他能夠放下追查、隱瞞事實,讓因為試圖擊斃兩位主角而遭到反擊死亡的「黑警察們」,能夠以因公殉職的名義登上新聞。

這位督察笑了笑,說了一句話:We need a hero.

 

古人說,時勢造英雄。於是,戰爭出英雄,天災出英雄,人禍出英雄,英雄總是伴隨著不幸、不公、不義,在人們的慘烈與痛苦當中出現,扭轉乾坤、反轉逆勢、撥亂反正。

這次八八風(水)災,看著新聞裡災區的模樣,我一面紅了眼眶,一面看著許多被報導出來的英雄人物,一面激動著。

如果天下太平,如果風調雨順,如果國泰民安,我們是不是都可以只是凡人,不需要英雄?

但人世彷彿就是如此極端、反覆,交錯著善與惡、是與非、利己與利他。秩序與混亂、光明與黑暗,重複的題材永遠在歷史上一再重演,在文學、音樂、電影等各種作品中不斷出現。

新聞裡,我們看到四個訓練有素的年輕人救出全村一百多人,也看到一位三十出頭的女飛官接出一百多人,有警察冒著生命危險通知村民而讓全村獲救,也有警察、義消因此而殉職;每當天災發生,總有些人願意放下自己的利益,以他人生命為先,試圖克服周遭不利的客觀條件,盡力做出事後讓眾人都為之感動、敬佩的事蹟。

這些人,一樣有家庭,有些是家裡的經濟支柱,有些是父母唯一的孩子,是妻子或丈夫最真摯的牽絆……拋下這些幸福和牽掛,不是說到就真的能夠做到。

似乎,英雄是有他存在的必要性,反面的論證,也代表天下永無寧日,善與惡的角力永遠存在。人類的幸與不幸,或是生而為人的苦樂交迭,彷彿註定是一種自然現象、不變法則。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三個字,通常拿來形容別人,不過,我總是拿來形容自己。

我不是很相信所謂的命理,但最主要的原因,除了相信自己以外,還有一個,就是自己的報應,不管是好是壞,總是當世就應驗了。

只要心存善念,只要多行好事,只要替他人著想,許多意料外的好處、方便與別人給予的幫助,就會降臨;相對的,該做卻沒做的、虧欠的、做錯的,總是在某一天來臨,而那個當下,自己也會很清楚的知道,之前哪一份債,等著自己清償。

有許多例子,不方便說出來,不過,真的很多、很多。

父親很早就出來創業,當了老闆;而我也很早,儘管並沒有多輕鬆(嚴格來說,其實比一般上班族的小孩辛苦),卻也享受到不少當老闆兒子的好處。雖然我總是反對,但父親會讓公司的員工處理一些私事,譬如有時候也會要載我到車站搭車之類的事情;現在當人家的員工,真的也做了不少類似的工作。

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每當莫名其妙的逆境降臨,我總是能立刻找到過往的遺憾、錯誤、不應該;也因此,我選擇默默承受,欣然接受,包括現在上班時遇到的景況。活了三十幾個年頭,主管當做,老闆做過,現在卻被小自己十幾歲的小女生排擠、漠視,甚至故意推拖而影響到工作的推動。

認識我的人,大概都很難相信,我也會有被排擠的遭遇吧?但也許是我少見多怪了,也或許像老闆的小兒子說的,我太低調、太溫吞,才會這樣。只是,職場上有必要弄成這樣嗎?起碼也待過四、五個不同的工作場合,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每天一定要故意找些理由來找你碴,ㄉ一ㄤ你幾句的狀況。這陣子,還背了不少黑鍋,唉!這年頭,還有人這麼愛搞小動作,還以為偶像劇演的都是誇大的……遇上了,還真的有些難以置信。

就當還債吧,我心想。至於還什麼債,自己知道就好。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14 Fri 2009 01:17

騷這個字拆開來,似乎指的是馬上的跳蚤,但原意其實跟人們「搔癢」的搔是一樣的意思,只不過換成了馬,也就是馬不安、擾動的意思。

悶騷這個詞,近代常常用,悶在心底的不安於室,給人無限的想像;罵人不安於室、愛作怪,說是「騷貨」;還是屈原的作品「離騷」,給人不同層次的感受。離別時心中的不安與擾動,無法平靜的心情,依依不捨卻又別無選擇,分離後卻又相見無期,也許今生就此一別,永難再會。

按照今天交通發達的光景,我們很難去想像古人離別的心情。

只是,有些別離,早在時間與空間的範疇之外。同床異夢的伴侶,即使近在眼前,兩顆心也如天涯與海角般的遙遠;熱戀當中的情侶,即使只隔條街,分別個三個小時,都會像是三年一般的難熬。

騷,本來就是一種心裡的狀態,可以不受物理世界的衡量與比擬。

不安,可以來自內心的空虛、不滿、擔憂、害怕、期待;可以來自外頭的威脅、壓力、眼光、懷疑。當你沈溺在一種惶惶不安的情緒當中,氧氣的成分頓時稀薄了,聲音彷彿沸騰了,周圍的一切膨脹著,眼前一圈圈的漣漪阻擋著你看清真相,當下的一秒鐘,都像永恆黑暗般的漫長。

走不完的徬徨,看不盡的無奈,即使苦,也要笑著品嚐,人情裡的冷暖,交替在三餐的筷子之間;唯一真心的笑,是嘆自己的善良和低調。空氣裡的濃稠,沈重著自己的心情,日復一日的短暫著,匆忙著,反覆著停不下來的疲倦。也許哪天,就像早上看見的,低到破表的油針,心跑過了頭,回頭卻看見自己的崩潰。

我不是屈原,我只想安下自己心裡的騷,找到不再擾動,能夠安心的港口,哪怕,只有一秒鐘。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以來,媒體罵、官員罵、民眾罵,如果只是單純的天災,我想大家不會有這麼多的抱怨和遺憾。

只是台灣社會總是這樣,出了事,有人出來頂罪,有人出來滅火,卻總少了最重要的工作:

確實檢討,規劃長期解決方案,徹底解決問題,或是建立兼具彈性與效率的制度。

短期救急,大家都會,但是規劃與眼光,放眼望去,政壇沒幾個人才。德行清高有用嗎?形象清新有用嗎?政治人物畢竟不是明星,不要老是搞一些表面工夫。

氣象局第一個該打!只會上修雨量,那個找小學生就會做了,看現在累積雨量多少,再看現在降雨狀況,自己加個五十到一百毫米,誰不會?古代管理天文氣象的單位,不但要觀測星象、天文、地理,更要依據各種狀況提出預測,給皇帝作為施政、預防的參考。難道我們的氣象局只需要做到「反應實際狀況」給民眾這樣的工作?

歐美日的氣象局都老早指出,這個颱風的雨量很大,很大,菲律賓也慘給你看了,卻還是麻木不仁的耍笨。

第二個該打,掌管水利水庫的單位。又是麻木不仁四個大字。看看現在大陸怎麼做?他們老早就下令水庫事先全面洩洪,免得等到大雨磅礡,地表排水能力已經達到極限了,還來個雪上加霜,火上添油!官員們永遠只會用最死板的標準,「超過警戒線後開始放水」,卻永遠學不會,「必要的時候應該彈性調整,提早洩洪,讓水庫空出來」。

這是僵化的制度和死板的觀念殺人,該打。

第三個該打,上自總統、行政院長,下至各縣市首長。怎麼會弄到用媒體在傳遞訊息?太奇怪了!這是在作秀還是怎樣?你們平常沒有聯繫的管道?沒有手機?還是因為總是要透過幕僚才找得到人?行政體系內部溝通系統到底哪裡去了?防災指揮中心是虛設的嗎?真是荒謬至極!

出事情了,大家不趕快思考如何解決問題,又開始互相指責起來。就如同新聞寫的,還不如靠網友自己用網路傳遞訊息的效率和效能。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連幾天的空白,我的思緒又醒來。

即使放著身體不動,腦袋也不由自主的運轉著,像無人控制的飛機,在天際翻飛,在谷間穿梭,在黃昏與月色間往地平線盡頭的光亮飛去。

我想,如果我現在離開,雖然有很多遺憾,但也不會太過遺憾;雖然有一些難過,但也不會太難過。

現在幾點?天色如何?說真的,不是那麼重要了;最後的時光,管它是靜止還是流動?會不會有所謂的死神來帶我離開?還是會有個發光的通道,盡頭守著天使,決定我將來的住所?

昏睡的感覺襲來,像一陣輕柔撫過身體,全身開始麻木,有微微的顫抖,就像身體在抗議著思緒,做最後的掙扎。我最後的一眼看著指尖,試著握緊卻毫無動靜,想笑的嘴角最後的努力,也只是微微的抖了一下。

心跳開始遠去,像兩條街外呼嘯而過的重型機車引擎聲,伴隨著一兩聲惱人的喇叭聲。

「退潮了。」我想,屬於生命的血液退出血管,就像潮水一樣,越來,越遠。

卻看不到貝殼。

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L

跟我想像的不一樣。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7 Fri 2009 22:15
  • 夢想

夢想有兩種。

一種像天上星星,或是天上的彩虹,總在無意間觸動你心底的美麗,卻永遠遙不可及。另一種,在總是看不見的前方,一路上有風有雨,有河有山,曲折蜿蜒,卻總有到達時刻。

天邊的夢想並非真的遙不可及,有人堆砌著高塔向它逼近,有人造出飛翔的工具航向它,有人棄而不捨的長途跋涉,只為了抵達最靠近它的某一個里程碑,好讓後人接續;這些人是偉大的夢想家,是推動時代巨輪的偉人。

而看不見得夢想也未必都能到達,走岔了路、半途而廢、迷失方向、忘了初衷,都會讓積累的努力化為流水,付之東流。

有些夢想不是那麼明顯,任你眾裡尋它千百度,你忘了回首,也就永遠和它擦身而過。遍尋紅塵裡的幸福,有時就在身邊,可能是一道默默關注的視線,可能是一碗熬上半小時的清粥,可能是你失落時悄悄伸出的一雙手。

有沒有夢想,日子一樣能過,一樣得過;有了夢想,生活未必過的更好,人生也未必更精采;有些夢想有如白雲過隙,剎那間的美好在曇花一現之間,在你還沒充分體會投入的片刻,成就的喜悅就已經悄悄退去。有些夢想,清如風、淡如水,不自覺當中早已成就,成就後也沒有特別欣喜,既平淡,又隨緣。有些夢想,在每一個實踐的當下,助人為樂,不求回報,或是顯現在他人臉上的笑容裡頭。

有時候夢想的達成不是那麼的清楚分明,只有在你回首往事時,一一比較往昔的努力與階段,才能發現當中的區別與曲折。班白的髮絲、膚上的黑斑、臉上的皺紋、老去的年華。這些用失去的青春交換來的歲月,見證了走向夢想的每一寸辛勞。你得攬鏡自照,細細品味,才能發現這些證據;就像歷盡滄桑的無敵劍客,用身上的傷疤寫下歷史。

有些夢想和現實完美的結合著:兒女成群了,兒時的玩伴還在身邊陪著,求學時代的同學們也三不五時來電問候;爸媽年歲漸長,卻依然健朗開心;枕邊人容貌不再,情感雖淡卻像空氣般,看不見,卻不能沒有她。

夢想和現實之間如果能夠有所聯繫,那是種幸福;總是和現實脫鉤的夢想,不如就放在天上繼續美麗,或是換上一個更具體的夢想,讓天上的彩虹也能化作手裡的燦爛,融化在臉上的笑容裡。

還是讓我們擁有夢想吧!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獨守靜室,窗外風雨不歇。

空閒難得,稍解疲憊,但心中揪困依然,難以鬆懈;狂風陣陣,入耳如警鐘聲聲,耳提面命,如大敵入境,轉眼即至。雨勢磅礡,又似戰鼓低鳴,戰雲密佈,局勢詭譎,兩方對峙,一觸即發。

願效諸葛焚香撫琴,幾曲高歌,殺機暗示;不求拒敵千里外,但求心中俗事安,不想一路風皆順;只願峰迴路轉處,柳暗花明已不遠。

身外風雨飄搖,身內惶恐難靖;不為天災惱人,但因紅塵擾惱。幾絲心事,纏繞如麻,些許世故,輾轉顛沛。人未改,心已變,情反覆,顏色厲,為哪端?衷心如故,勤勉不改,戮力致仕,猶難求得點頭一二;夙夜匪懈,廢寢忘食,衣帶漸寬,為哪端?

風雨飄搖,卻反得喘息;心內風雨更甚於外,苦不知苦,淡不知淡。以為已識人心,依然深陷其中;名利已棄,無欲雖能剛,卻未濟於事。柔能克剛,隱忍藏鋒,願早日撥雲見天,心志得表。

八月初七  于空城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很深刻的認識這位藝人,是一部早期的電視劇「母雞帶小雞」,文英阿姨飾演一群高中生的宿舍房東,這群高中生,有施易男、許傑輝等演員,當時就覺得文英阿姨演的很自然,很有親切感。

說真的,她也長得很像自己的親奶奶。

我想很少有藝人能夠像文英阿姨這樣,擁有許多不是親生的子女們;同輩的藝人們敬重她,晚輩尊敬她,觀眾們喜歡她。

她率直、自然、親切、不做作,厚道、替人著想、思想開闊、敬業、開朗。她的離開,幾乎佔據了奇摩影劇新聞版一半的版面,驚動的,除了演藝圈,還有政治圈。

只能說,複雜的演藝圈、政治圈,需要像文英阿姨這樣率直不做作的典範;善良、可愛,卻直言敢說,又懂得拿捏分寸。

文英阿姨走了,再也看不到她在螢光幕上自然的演出和表現,但願她能在另一個世界,繼續照看著她關心的人,也讓我們能以她為榜樣,活的更真誠。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ug 05 Wed 2009 01:11

拆開「家」這個字,豕在宀下面,就是養在屋子裡的豬的意思。我沒有搞笑的企圖,只是古人這樣造字一定有他的意義,能夠把豬養在屋子裡飼育著,代表某種程度上是個能夠安心生活、衣食無慮的家。

英文裡的家,可以是Home,可以是Family,也可以是House。

你家在哪?你住哪?在老外的問法上,其實不一樣。

Where do you live?指得是你居住的地方,可能是公司宿舍,可能是租來的房子,可能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個家,但是真正問到家,老美會說:

Where is your hometown?意思比較靠近咱老中說的:您故鄉在哪?仙鄉何處?老家在哪裡?

比起來,Home就比較有家的味道。

說來我也算是個無家可歸的人了。上一個家支離破碎了,還影響到自己原本能夠成就的另一個家。兩個家都沒了,對我來說,我在哪裡,哪裡就是家。

畢竟家不成家,每逢佳節,看著別人的幸福,才曉得什麼叫做孤獨。

一個人過日子並不苦,苦的是看著別人的幸福,回想過去的曾經,加上失去追求幸福的權利,兩相比較,兩面煎熬,才懂得什麼叫做踩著自己的心碎往前走。

對我來說,家,也只不過是個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大概連喘息片刻都是一種奢侈吧?錯過了早餐、老是因為被忽略而沒訂到的午餐,還有因為某種原因而沒吃到的晚餐--炒飯一個,在接近凌晨的現在,才開始著今天的第一餐。

明明是我負責的事情,卻被自以為是的插手處理,還怪我沒有關心、追蹤……然後怪我沒報備。

應該是誰要報備誰?

當下,先解決問題再說,是我的習慣和觀念。不爭辯、不浪費在無謂的對錯討論上。

誰知道對方還不放手,還撥了通電話,當眾再羞辱我一次。

原來幼稚這件事情是不分年齡的;當時我雖然放下了,專心去處理其他事情,不過,不舒服的情緒還是在,只是沈澱到了現在才開始發酵。

即使如此,晚餐的炒飯在微波之後,原來就很乾的炒飯更乾了;炒的技術實在不好,又乾又硬的飯粒,隱約可以看到翻炒不均勻的一團團白飯糰。原諒我的挑剔,我自己開過餐廳,也愛看料理東西軍,更愛到處品嚐。外食吃多了,也知道什麼叫做一般水準,什麼叫做「將就著吃」。

這盒炒飯,又多了兩個字,「勉強將就著吃」。

今天的第一餐,開動之餘,居然讓我發現了「把難吃的炒飯變好吃的祕密」:

餓上一天,就會變好吃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工科的電機系畢業後,選擇報考商科的企業管理研究所;在所裡面見識到了許多不同於以往的思維模式、作法以及觀念。強調個人技術與實力的工科觀念,和注重團隊運作分工與溝通協調的商科觀念,兩者之間確實存在許多的差異,但也並不是因此就不能完全相容;再深入了解之後,其實在實務界,根本就沒有這樣的區別:

個人實力技術要有,彼此分工合作協調的能力與觀念,也要有。

我最近常常跟自己的學生們談到,趁著暑假,多參加營隊,多去見識跟原本生活不同的世界。我相信很多人還是沒辦法跨出這一步,每天依然守著自認為很安全的例行生活方式,起床、上學、念書、吃飯、補習、洗澡、睡覺……

但不管是商科、工科,學校的教育畢竟存在著一個共同的弊病,不是太過講究理論,就是教授的學識與技術跟業界的落差太大。

有些老師知道這個狀況,卻也只能無奈的搖搖頭,屈就於當下的教學制度與考試方式;有心的老師們仍然不少,但事倍功半的努力下,改變的幅度往往跟不上於業界的變化。

失業率節節高升的同時,政府只會一昧的採取各種增加就業的方式,說穿了,就是讓政府出錢給企業來招聘、任用免費的員工。

但卻沒有解決到本質上的問題:教育。

很多老師活在象牙塔裡,很多老師的學識,甚至本身的作法、觀念、EQ、人際關係、教學方式,都值得檢討;業界的真實狀況,有沒有確實反應在學校的教學內容與設計上?無怪乎,還在升學的學子們要上補習班,現在,就連畢業後要找工作了,也都得找補習班學「工作技能」!

搞的好像學校就是混個文憑,畢業後再花爸媽一筆錢去職訓補習班學技術!

就好像管理,學了一大堆專有名詞、歷史上的個案、精采的管理故事……不能學以致用,不能因地因時因事因人制宜,不能早期發現問題,不能找到問題的核心,不能找到解決方案,不能有效快速的解決問題……又有何用?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age

 

八月初一連兩天,新竹創下不少高溫的記錄,連同最近頻繁的地震恐嚇論,以及新流感的大流行說法,幾位同事也就開始惶惶不安起來。

問題是,不安之餘,我們又做了些什麼?

選擇逃避、安逸,還是選擇面對、準備,甚至想辦法去改善?

地震無可避免,但是我們可以做好準備:地震包,地震發生時的避難路線與可以躲藏的位置(譬如浴室、堅固的桌子底下、柱子旁),重新檢視家中物品的陳設與擺放方式(重物往下放,櫥櫃是否穩固等等)。

新流感,衛生署都說了,強化抵抗力、多運動、注意飲食、避免出入公眾場合等等,但是,多數人恐怕還是照樣逛街、看電影、唱歌、出遊,我想,台灣人不是被嚇大的,適當的保護自己、保持健康愉快的身心,應該也不用太過杞人憂天。

至於高溫算不算異常,我不是專家,但是近年來的天氣真的比十幾年前來的兇猛;多數人一樣選擇躲在冷氣房內、逛百貨公司、吃冰、減少戶外活動……只是,這樣做,真的對嗎?

如果未來高溫的天氣將會是常態,大家應該慢慢去適應才對吧!慢慢讓身體去調節習慣比較熱的天氣,少吹冷氣、適當的走出戶外,並且落實各種節能減碳的作法;每次停在長達40秒以上的十字路口紅燈下,我幾乎都會熄滅機車的引擎,偶爾也會遇到幾位機車騎士跟我做一樣的動作;房間的冷氣溫度我幾乎都設定在28、29,上班時,經常必須在戶外工作,我也就調整自己的情緒,靜下心來,就算日正當中,只要有點微風,就會覺得很涼爽。

吃冰,只會讓自己更熱,但是許多人都貪圖一時的涼快;過大的溫差其實會傷害消化器官,當身體接收到過涼的訊號,其實反而會啟動體內升溫機制,來對抗突然的低溫;因此你一面吃冰,可能一面冒汗,或者冰店裡也開著冷氣,內外夾攻你的身體,細胞拼命升溫,皮膚卻感受到冷氣而收縮毛細孔,代謝比較差的人,恐怕就會開始頭暈腦脹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兩個月來,幾乎已經忘記什麼叫做電腦遊戲、掌上遊戲了。連看電視的時間都沒了,更何況玩遊戲?

一個接著一個的任務,不斷從老闆和店長(老闆娘)派下來,卻讓我想起以前玩射擊遊戲時,總會在每個關卡開頭出現:

Mission 1

破完該個關卡後,就會出現:

Stage Clear !!

然後開始計分、數星星、發勳章……

我發覺我現在也差不多是這樣的模式,上頭交辦的幾乎都不是例行性的任務,修理雜物堆裡的椅子、清理倉庫、整理工具間、應付消防檢查的文件、送修電扇、拉門詢價議價與施工驗收……還有比較例行性的像是更換燈泡、修理電腦電器……我都不知道自己原來也會修理電器了……

真的跟打雜的沒兩樣,但是這些事情,其他人又做不來。

眼前還是一堆工作待處理,同事們又盯我盯的很緊,半點小差錯、小疏忽都不能有,坦白說,有一陣子我真的認為自己是不是做事情不夠嚴謹、不夠細膩;不過比起女同事來,我真的覺得自己確實沒有那麼細心,或許是個性使然,喜歡看大方向,細節就往往會被自己給放過了。

無論如何,Mission Start! I cannot stop, because time is not with me any more.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果然……

收到中華電信寄來的簡訊,原先規劃在八月初推出的iphone 3GS,因為全球熱賣而延遲上市到八月底。

手邊這部ipod touch,也用了好一陣子了,最大的困擾,就是上課時必須外接喇叭才能跟學生一起抓歌,為了攜帶方便,我都使用較小型的喇叭,而這樣的喇叭,往往在低音的表現上十分糟糕。

以為八月中旬就可以拿著新的iphone來上課了,現在,只好摸摸鼻子,想辦法去生一顆小喇叭出來了。

Orz…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