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目前日期文章:201001 (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

總是一個人在剛過凌晨的深夜裡,坐擁一整間的綠茶香,端著一本書,沉浸著自己的世界。桌上總是只有孤單的一本書、一支只用來轉卻從來不寫的筆,以及一張書籤。

書籤是白的,即使在自然光色的燈管下,依舊顯得蒼白。一行斯文的字體寫著:

「因為失去眾人所擁有的,故能擁有眾人所沒有的。」

---

她。

總是習慣在午夜之前,帶著一身迷人的香味,極其慵懶的身段被床單和抱枕簇擁著。

用來保護隱私的窗簾,總被她拉開一道小縫,好窺試著另一個陌生的世界。那樣的世界其實並不陌生,也不大;只是夜復一夜的習慣,給人另一種安全感。

她可以想像著,某天在公寓前的偶遇,她打翻他手裡的外帶咖啡杯,濺上他身上的白襯衫,然後展開一場奇妙的邂逅。

---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an 27 Wed 2010 00:10

傷感,只敢淺嚐則止;但當夜色走入深沈,思緒總不自覺的氾濫。

思念圍城,故做的網開一面,依舊通往回憶。

理性且戰且走,擺脫不掉的追兵叫做無奈,停不下的步伐叫做不甘,筆直的只能走進十面埋伏的哀愁裡。

戰鼓三聲,敲不醒的魂牽夢縈;思念如火,一觸即發,燎原八方。

進退兩難著,愛恨交織著,日夜顛倒著,醒著還是睡著,在夢裡還是在生活裡,是現實還是夢境,一切都纏繞著、旋轉著,刀戈四起,殺聲震天,交錯的虛幻身影,在虛空裡激烈拼鬥。

分不出的勝負,終究只是一場掙扎。

淡去的畫面,背景有著夜裡的雞鳴;荒雞夜叫不時,東方漸白,戰事終休。

感謝疲倦襲來,總算可以入眠。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是距離上班出門僅剩的時間。

據說光線花上一年的時間,所走過的距離叫做一光年;曾幾何時,時間和距離可以如此親密。

48分鐘能做什麼?

寫首詩太長,寫首歌太短,寫篇文章也許剛剛好,但總是被我忽略掉的午餐還沒吃,容易被我遺忘的發票還沒對獎,答應要幫學生抓的歌也還沒弄好。

時間總是在走,你很難停住它;而距離這東西,你又總是得花時間去完成它。

現實和夢想之間的距離,又得花多少時間去走?往往光是現實,你就有走不完的距離。

從孩子們哇哇落地,到開始爬行、開始學走,距離和時光就開始發揮影響。彼此的年歲差異是永遠克服不了距離,等到孩子更大了些,所謂的代溝是另一種距離。

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是另一種距離;沒有多少人會願意花時間在別人身上,除非可以得到些什麼。有時候夜深人靜裡的孤獨會喚醒你一些回憶或是良心,回想起以前那段年少輕狂,不管是非利益、不論功名高下,就只是好哥們、好姊妹。

只不過,現在,他們在哪?過得如何?彼此掛念著嗎?

和家人也好、和幼時玩伴或是一起成長的同學也好,我們之間的距離,並不是誰可以幫我們決定的。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手,其實是一種生活態度。

隨手收拾、隨手歸位、隨手完成。

在開始之前,請先幫你的身外之物,通通找個家。零錢、發票、錢包、鑰匙,這些都要有個歸宿,就像你會替自己找一個家一樣。人都難免會有些惰性,「等等再弄」、「稍後再說」,這些因循苟且,往往讓我們失去效率、增加麻煩,卻未必增添情趣。

 

諸如隨手丟垃圾、物歸原位這些老生常談,我就不說了,寫點不同角度的東西。

一、隨手掏光身上的口袋,這是到家後的第一件隨手功夫。

怎麼說呢?很多經常找不到鑰匙,找不到筆記本,想起來可能還在口袋,又得去翻衣服,還不一定翻對衣服;有時候累了、忙了、忘了,千元大鈔都有可能跟進洗衣服裡來個臭氧殺菌外加漂白消毒。

掏光它!讓衣服歸衣服,該離開的、該回家的,通通歸位、歸檔。

二、隨手歸檔、歸位。這是物歸原位的進階版,也就是說,不管你人在哪裡,都應該有歸檔的習慣。我習慣把鑰匙放在右邊口袋,零錢分成五元、一元和十元、五十元,放成兩個口袋。手機怕刮傷,所以一定獨立放一個口袋。收到的發票、小抄筆記、明信片,胸前口袋。很多人開車的駕駛座一樣井井有條,過路費的收據、停車單、零錢、臨時用小紙條,一一歸檔,這是好習慣。

三、隨手完成。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許多愛唱歌、喜歡和大家合唱的人,一直想要追求的境界。

一位學生問我,如何才能做到幫別人做吉他伴奏,又可以幫對方唱和聲;我說,「你找對老師了。」

必須說在前頭的是,我並沒有受過專業或是標準的音樂科班訓練,下面所陳述的,大多是自己的體驗。

多數人在練習和聲的時候,多半都是這樣做:

一、按照譜上的旋律先練唱,並且唱到滾瓜爛熟。
二、跟不同的聲部一起合唱,有些人擔心音會被拉走,有時候還會刻意捂住耳朵。

國中的時候我參加過合唱團,老師就是這樣教,這也讓包括我在內的許多人,以為和聲就是這樣訓練來的。「先練好自己的部份,然後去搭配別人的旋律線。」

直到大學時代,我發現這樣的作法固然也可以讓許多人逐漸熟悉和聲,但自顧自的唱,還得先練好一首歌,那你可能永遠找不到機會練和聲,因為你得剛好有另一個人跟你搭配到同一首歌,或者你加入合唱團、教會、團契等團體。

如果,身邊的人剛好唱著某一首你會唱的歌,你就可以馬上跟著和,這樣不就有很多的練習機會?如果在KTV裡面,有人拿著麥克風唱著,你也可以看著歌詞在一邊和聲,這樣不是很棒?

我對和聲的配法,正是如此。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久以前做的,沒什麼,只是覺得很好看就照著書做了。

flower 003 flower 001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5 Fri 2010 02:46
  • 原因

古人說:事出必有因。

佛家論因果,印度人講輪迴,常看到好萊塢電影裡頭說,上帝讓你遭遇這樣的事情,一定有祂的理由。

生命是一連串的抉擇和相應的回饋;回饋之後,又產生了新的問題、新的決策,然後又是另一個回饋、另一個抉擇。

有趣的是,我們很少去注意這樣的循環。我們體會整個過程、享有整個時間的流逝、擁有整個往前推移的體驗,卻茫然不覺的,又似乎刻意的,遺忘每個做決策的當下。

選擇要不要賴床,選擇用右腳還是左腳下床,無意識的穿上拖鞋,卻從來沒注意過自己用哪隻腳先穿鞋。

習慣用食指打開浴室的開關,閉著眼睛也能夠刮鬍子,摸著早已習慣的臉頰,用習慣的方式刷牙,用習慣的方式漱口,因為不在乎、不重要,所以不會想去改變、改善、改良。

誰知道?也許稍微留意一下,就會改變整個世界。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3 Wed 2010 02:32
  • 筆筒

我有好幾個筆筒。

一個是用買來的木頭片一片片組合而成的,裡面還有井字般的框格,讓你可以整齊的放置物品。但是因為深度不夠,最後總是被我冷落在櫃子上,放一些很久才會用到的東西。

另一個筆筒,深度夠,除了筆,還放了各種工具;螺絲起子、美工刀、替換用的筆蕊、螢光筆、橡皮筆、還有魔術鉛筆。

第三個筆筒,高度適中,總是放在離我手邊最近的地方;裡面除了筆,還有刀片、牙間刷、小牙膏、各種大小的白色鈕扣。

三個筆筒,各有各的回憶,代表了不同階段的生活。

電腦發達以後,我用筆的機會越來越少;因此筆筒變成了工具筒,要不然就是放一些註解用的筆,譬如蠟筆、螢光筆、修正筆等等。有一陣子很喜歡Pentel的水性鋼珠筆,買了一堆替蕊,結果到現在,筆蕊還在,卻買不到適用的筆了;有陣子很想把英文學好,特別買了螢光筆,結果,用沒幾次就躺在筆筒裡,沒再動過了。

看著一支支的筆,細細回想當初買的原因,以及後來的發展,我發現人生當中有好多事情都是這樣子的:

一開始衝動,然後等衝動過了,就被遺棄了。

而那些平淡的要命,卻習慣用的筆,卻總是被自己帶著身邊,一支又一支的買過、用完,然後又買支一模一樣的。

就像偶爾我們都想要改變、想突破,卻總是落入已經成形的習慣,就好像自己給自己設下的圈套,一腳踩進,抱怨,卻甘願。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13 Wed 2010 02:06
  • 等待

如果,深夜一點鐘,你滿載而歸的只有一身的疲憊,在疏離的街道奔馳著自己的沉默,卻能在到家的最後一個轉彎,慢慢的將熟悉的燈火在眼簾上畫出一道溫暖。

那是盞為晚歸的人留的燈光。

也許,當你的鑰匙還沒放入鑰匙孔,你就可以聽到一聲輕響,再熟悉不過的家人拉開門,也許睡眼惺忪,也許慵懶,也許有點不耐煩,也許,輕拉著你的手,帶你走過客廳,為你解開領帶,替你放下永遠沈重的公事包……

不管哪一種也許,有人等待著你,起碼,有人等待著你。

我的深夜一點鐘,八度的低溫,黯淡的中華路,連野狗都不知道哪去了。回到租屋處,總是已經擺滿機車,我的機車永遠只能擺最外頭。

打開們,長長的走道,總是昏黃的燈光倒映在黃白色的磁磚上,隱約照出一個孤單的身影。

打開燈趕走一屋子的黑暗,轉開喇叭驅走一屋子的死寂,卻怎樣也捻不走滿屋子的孤單和寂寞。

就像那一組我總是睡不夠的床和被單,觸感總是冰冷、潮溼;讓我懷念起南部的陽光,夏天的蟬聲。

比起許多人,我算是很有耐心的人。我不討厭等待,卻也不願意讓別人等待;只是,如果是另一種讓別人的等待,我即使願意,也再難擁有。

那是一種你知道,一開門之後,就會有聲音響起;不管是嘮叨還是抱怨,無論是安慰還是撒嬌,瞬間,你的情緒就能夠得到宣洩、轉換。當你只有一個人,你就會懷念另一個人的聲音;手牽著手的觸感,相擁時的體溫,入鼻的芬芳,深夜時彼此的心跳,偶爾,還有幾聲因為吃太飽而從肚子裡傳出來的聲響。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之前就寫過好幾篇文章,講述身邊所看見有關於孩子們反應出來的言行舉止,所帶給他人的觀感,以及背後孩子們所接受的教育環境。

有興趣的話,可以先看一下這幾篇文章:

天之驕子,還是泥巴裡打滾的孩子?
發傳單遇到的國中生們
散文筆記|不一樣的家庭教育
你是強勢的爸媽嗎?

我當過許多人的家教,也到別人家裡教過吉他,我的學生從親戚到鄰居小孩,國小同學的妹妹到透過104接到的CASE,經歷過不少家庭,也接觸了很多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父母親。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困擾和限制,有各自的觀念和教育方式;我從來不認為我有資格去論斷些什麼,只不過,俗話說的好:「個人造業個人擔」,你用什麼樣的方式,就會對應出各種不同個性與觀念的孩子,而孩子之間,也存在著許多的差異。

上一篇文章「自己的孩子,你是真的相信還是懷疑?」當中,我提到部分台灣家長對孩子們的教育方式,有許多是憑藉著自己的想法和觀念去教育孩子,很少人會願意花時間去學習、觀察,甚至是思考「怎樣教育孩子」最恰當、最客觀。

當孩子真的想要學習某種才藝時,總是抱持著「省錢」的想法,當然現實的考量經常讓父母親縮手不前,但誰知道十五年後,自己的孩子會不會逢人就抱怨:「如果當初我爸媽願意給我學XXXX就好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an 10 Sun 2010 03:40
  • 發洩

明知道一早還要加班,還是忍不住發文,也許,這就是我發洩的方式。

 

 

永遠,走遠了。
溫柔,總是忘了停留,我聞著飄遠的髮香,抓不住片刻甜蜜的回憶。

諾言,食言了。
幸福,放進不可能的籃子裡,另一個叫做可能的籃子裡,剩下孤寂。

愛情,無情了。
放手,不是為了抓住另一段緣份,而是無力再握緊。

感動,不動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走不回去的美好  跨不出去的未來  交錯成現在的我

歌再會唱  筆再會寫  一樣得沉沒在日復一日的瑣碎裡

心不再自由  笑不再燦爛  連禮貌都是虛假的面具 

我不是我  我是誰  數十年前瓜瓜落地的期盼  如今宛如孤兒
我不是我  我是誰  笑不是笑  哭不是哭  身分證只是廢紙一張

企求的幸福飄流在遙遠的天空  無聲的吶喊沉默在空洞的心底

歌怎麼唱  筆怎麼寫  一樣的生活在日復一日的疲憊裡

心忘了自由  笑忘了真心  連感動都是瞬間的奢侈

我不是我  我是誰  數十年前瓜瓜落地的期盼  如今宛如孤兒
我不是我  我是誰  笑不是笑  哭不是哭  身分證只是廢紙一張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個字  一個音  卻是兩個世界
不敢跟全世界作對  所以不能和你做對

兩個人  一個錯  就是兩個世界
做對了一百件事情  錯了一步只剩後悔

緣份割開兩個世界  切不斷永生的思念
乍暖還寒的無盡黑夜  詮釋著流不盡的眼淚

無法前進也無法後退  只好跟自己作對
錯與對  是與非  永遠都學不會
沒有永恆也不懂歲月  只能跟自己做對
天與地  白與黑  只好在之間徘徊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多社會新聞報導過,許多家長到了警察局,仍然選擇相信自己的孩子。許多家長被老師邀請到學校了解自己孩子的過錯,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孩子。

他們說,自己的孩子沒錯,是環境不對、老師不好、同學有問題。

相信自己的孩子不是壞事,但換個狀況,我們的父母親,似乎不是那麼相信自己的孩子。

「我不知道我孩子是不是真的有興趣學吉他,所以,隨便買一把,以防萬一他學一個月就不學了。」

我心下黯然。

許多父母希望孩子們學好、長進、能夠自動自發;但當孩子們真的有自己的想法,想要做些什麼時,卻是第一個澆冷水的。

我們究竟是真的「尊重孩子的選擇」,或根本就是「以自己的選擇作為孩子的選擇」?

在警局、學校,認為自己的孩子沒錯,其實是為了掩飾自己的錯?

我賣過一把吉他給一個外國爸爸。我問,有多少預算?

他說:「我相信我孩子可以學的很好,我讓他自己選擇,只要是他喜歡的,我都支持他。」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5 Tue 2010 03:46
  • 共鳴

我教吉他,儘管課程名稱叫做「吉他課」,但我其實更希望這門課程叫做「吉他彈唱」。

教會彈吉他並不難,但更難的是怎樣彈的有感情、有輕重、有味道、有深度、有厚度。

從會彈到能夠搭配唱歌,是一個階段;從能彈能唱,到彈唱能夠配合、互補、既分離又合一,又是另一個境界。

教唱歌的時候我會從共鳴開始談起;共鳴是一種大自然的物理現象,但用在人與人之間,其實也能有非常傳神的運用。

一個人所作所為,被他人所認同、敬佩,甚至起而效尤,我們說他能夠「引起共鳴」;人與人之間相處,如果有種不言而喻的默契,也可以說彼此之間有種共鳴。

不能共鳴,有時候就會顯得格格不入,那比起黑色羊群當中突然出現的白子羊還要唐突。

想想我們的生活當中,無論是求學階段,還是職場上,甚至是小時候同遊的青梅竹馬,總會有那麼幾個跟大家無法產生共鳴的。他們有時候是功課墊底的學生,有部分人則是成績名列前茅卻總是獨自一人;有些人上班時總是冷若冰霜,有些則是讓你幾乎忘了他的存在。

人與人的共鳴似乎需要一點媒介、一點付出、一些互動,甚至是一些基本的眼神、態度、動作、觀念、熱忱和信任。

有些人天生共鳴點很低,人人都可以做朋友;有些人則不。台語說,「挑人逗陣」,也說「眾人好」;不管哪一種,我不說好壞,只說,你怎麼做,其他人就會怎麼對應你的作法。

朋友,可以重質不重量,人對了,一個勝過千個;但往往我們交朋友不是那麼的勢利和現實,彼此共鳴點對上了,臭氣相投,就像王八配烏龜、芝麻配綠豆,自然而然就是好朋友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自動更新的功能非常好用,不過很多人一定都遇到一樣的問題,就是沒辦法自動更新:

unable to locate the root directory…
unable to locate the wp-content directory…

在網路上爬了不少文章,終於找到一篇可以真正搞定問題的:

打開wp-config.php (use notepad or editor alike)

將下面的文字貼進檔案最下面即可:

/* Fix Wordpress autoupgrades on Byethost.com */

putenv('TMPDIR=' . ini_get('upload_tmp_dir'));
if(is_admin()) {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動亂的時代,有種淒美叫做離別。

平靖的年代,必須的分別叫做無奈。

我知道感動可以撫慰人心,也總算知道,要怎樣才能留住感動的片刻。

文字、畫作、影片、音樂、氣味……

電影結尾,演唱會的序幕,無樂不作固然足以炒熱氣氛,但我更愛國境之南的意境。

當初的感動還在,但再次昇華。南台灣的碧海晴天,小鎮的純樸率直,提醒我這個也是來自南部的小孩。

海角很遙遠,但感動可以在身邊。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習慣西元而少用民國;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過聖誕節卻忘了行憲紀念日。

孩子們萬聖節玩的比端午節開心,中秋節烤肉成為最重要的活動,爸媽們在聖誕為孩子準備禮物、在家放聖誕樹,卻不再用心去過中國的春節。

不管怎麼說,強勢的文化侵略,默默著介入著我們的價值觀;對孩子來說,春聯比不上高掛的聖誕甜甜圈,所謂的傳統節慶,比不上情人節的金莎巧克力。

這些對我來說,不再重要。

2009年也好,民國98年也好,就是個代表時間的數字,詮釋著365個日子,循環著固定的生活習慣,以週為單位的工作模式。

過去這一年,很曲折,有不堪的回首,也有難堪的景況;有痛心疾首,也有滿滿的感動和關懷。也許對於將來的我,過去這一年,會是個值得紀念的里程碑,在人生的道路上,註記一個永難抹滅的路標。

09年是沈潛的一年,是謙卑的一年,是轉折的一年。跨過那條不明顯的界線,其實要不要做什麼分別,操之在己。

同樣的冷清,一樣的寂靜,不變的作息,提醒著,改變還沒開始。

但有些事情卻是不變的好。

好友的陪伴與關心,比身上穿的衣服還要溫暖;來自陌生或遙遠的祝福與認同,也讓人感動。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