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Apr 28 Wed 2010 11:48
  • 生離

 

母親和姪兒的生日只隔了三天,特別到市區買了兩份禮物,用掛號寄回去。隔天,收到姪兒的簡訊:

「你哪時會回來啊?我好無聊,每天都玩電腦都快變笨蛋了:(。國中又要去金門會看不到你,總之,再找個時間回來吧,可愛的姪子上:)。」

才剛痊癒的感冒,也許就在那一刻又再次襲擊了吧?愀著心,既難過又無奈,過去這一年來,我也只能偷空回去兩次,每次相處的時間都不到半天;姪兒的童年,沒有玩伴、沒有太多玩具、沒有正常的親子互動,只有父親高壓式的課業要求(就像我小時候一般)、要尊重長輩、要聽話……

我曾經這樣想,也許是因為所有人都再也不肯聽父親的話,所以姪子就成為他努力箝制的對象。

金門,沒想到父親真的這樣打算。又是自以為是的認為這樣對大家最好,或者只是自私的想要有家人陪伴他在異鄉?我不想猜,也不想知道。我只想到,以後,要見到母親、姪兒,有多難。

現在的工作狀況,一個星期每天都有工作,等到連續假期了,機票就難訂了,更別說往返所需要的費用,單趟台北飛金門就將近要兩千,加上上台北的車資,往返就是四千多塊,一個月跑上一趟,對我來說就很吃力了。

時間是距離、經濟也是距離;明明相隔不遠,卻……

只盼望,還能多點時間、機會,陪陪無辜的母親和姪兒。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23 Fri 2010 03:23
  • 沈澱

 

想像桌上壹杯咖啡,壹罐糖,你不斷的用小湯匙舀起糖放進咖啡裡,等到咖啡超過能夠負荷的量,就會在杯底出現「沈澱物」。

人也是一樣。

我們每天要面對許多例行的事物,還有意外的事情,總是接著一件又一件的大駕光臨。順遂的時候,就像剛煮好的咖啡,半點糖都不加,來著不拒;然後慢慢超過了負荷,精神上有了壓力,連帶身體上也出了問題,不得不看個醫生、休息個幾天,或是找個事情來發洩一下。

偶爾,我們也需要「沈澱」一下。

看看沈澱出來的東西是什麼?是一直逃避著不願意負擔的責任或義務,還是無意間隨口答應的承諾?是過大過多的理想,還是不自量力的想望?

每天,或者每個星期,給自己一個小時;遠離自己熟悉的一切事物,找一家咖啡廳,或是搬壹張椅子到陽台上,甚至是一個人開車到能夠遠望夜景的路邊。有音樂就聽,有美景就看,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就只是感受著天地,感受著心跳,感受著自己活在當下世界的存在感。

又或者壹張白紙一支筆,想畫就畫,想寫就寫;寫自己,寫夢想,寫過去,寫親人;畫天地、畫閉上眼睛看到的東西、畫只有自己看得懂的東西。

想像自己是一杯水,慢慢在當中解離出雜質,讓它們結晶、成形、沈澱,然後一一檢視。

有時候,沈澱下來的,未必是雜質,有可能反而是最美好事物的累積與回憶。不管是悲傷的、感動的、難過的、驚喜的,用你自主的思考去解析出來,讓它呈現出來,沈澱下來,找出讓自己感動的要素與片段,想想為什麼讓你這麼難忘,想想還能不能再次重複相同的體驗。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9 Mon 2010 11:35
  • 抱負

 

寫完了「背負」,也該來寫寫「抱負」。

跟背負不一樣的地方是,抱負是抱在身體前方的樣子;早期我們經常可以看到許多辛苦的媽媽、奶奶把小朋友背在背後,感覺上就是「背負」著小孩子一樣;近年來,由於各種醫學上、人體工學上以及心理學上的研究,慢慢許多人開始把小朋友「抱負」在懷中。

從一種「背負」變成「抱負」,就像把孩子從「負擔」變成「可以努力的目標」,我覺得這是一個不錯的改變;甚至,許多父親、爺爺也加入「抱負孩子」的行列了。

感受上,背負像是一種放不下的責任,而抱負卻是自己意識中的寶貝,或是想要去追求的物事。我們常說「這個人很有抱負」,往往就是指他「志向遠大」、「有所追求」的意思。

有趣的是,許多人空有抱負,卻只是一直掛在嘴上,就像抱著一個空的「包袱」,也不知道何時才能真的掌握在手中;有時候,抱負則是一種責任,可能在達成、擁有之後,反而變成自己的背負,就像開一家公司,逐漸穩定之後,還是得面對之後的營運、中長期的規劃、員工訓練與穩定、突來的環境變化以及來自同業的競爭等等。

不過,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偉大或是幸運。

我們擁有的,可能只是一份餬口的工作,單純的家人以及足夠修養、陪伴家人的時間。去談遠大的抱負,不如一起來思考,怎樣把「背負」變成「抱負」,以及如何設定一個適合自己的「抱負」。

如果說「背負」是一種放不下的責任,好比你的孩子,總得每天面對他的三餐、情緒、教育、交友、感情……,有些人愛孩子,愛到二、三十歲了,還一直跟前跟後的看著,我倒是覺得太過頭了,這時候,應該把這份「背負」給放下來,給孩子空間,給他歷練與挑戰,讓他自由發揮之外,也能夠歷練出謀生與應變的技能。最近新聞談到藝人白冰冰的例子,這麼多年來,她漸漸能夠走出失去女兒的陰影,同時也坦承的面對與原諒過去那些「趁隙而入」,想要從她身上,以及當時的痛苦中去謀取利益的惡人。

有些人「背負」著眾人的「期望」,比方家人對你的期望,或是某某人是「誰的兒女」,所以理所當然應該如何如何;面對這些外界的「標準」與「眼光」,我們應該懂得調適自我,並且花時間去了解自己,認真「做自己」。當然,說歸說,我相信有許多人一輩子都走不出他人的認定與眼光。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Apr 13 Tue 2010 11:10
  • 背負

 

有一首老歌,由巫啟賢作曲,童欣所演唱,歌名叫做「背負你的愛」。

不知道為何,很喜歡這首歌副歌的旋律和歌詞;就連有時候偷偷坐在鋼琴前面,腦海裡響起來的旋律就是這首歌。

我覺得,人或多或少,都背負著一些東西,有些是實體上的,譬如負債、經濟壓力、貸款、身邊的親人;有些,則是精神上的,理想、夢想、壓力、慾望、壓抑著的憤怒與不滿;還有些是身體上的,外貌、容顏、總是困擾著的病痛、改不掉的習慣與毛病、受傷的疤痕。

似乎註定著、訴說著,人在這個世界上,就是得背負些什麼。

有些背負,是甜蜜的,可以讓自己不由自主的爭取、努力、挑戰不可能;有些背負,是不得已的,可能讓你痛苦、喘不過氣,甚至不斷折磨自己、感到懊悔與不甘心。

有人,可以把背負當做「歡喜受、情願作」,有的人,懂得把背負「放下」,有些人則選擇「面對它、解決它、放下它」,當然,也有些人只是一昧的逃避。

很多父母會把孩子的未來背負在自己身上,殊不知,孩子們漸漸長大,也會有自己的背負,而那往往未必是我們能夠認同、接受或是理解的。有些爸媽幫孩子挑志向、挑興趣、選朋友、找老婆,總是自以為是的當做這樣就是對孩子好,其實,已經剝奪了他們的自由。

靜下心來,聽聽這首歌,想想自己身上有哪些背負;哪些屬於愛的背負,有哪些屬於痛苦那一邊的背負。有些我負擔不起的背負,我選擇放下,然後看清楚讓自己歡喜情願的背負,挑一個還能負擔得起的,扛起它,當它是個陪伴,是個知心朋友,走一段路看看。

有些背負是跟定你一輩子的,親人、家人、朋友、同事,彼此之間的對應、付出、接受、關係,是不是你要的感覺?你的身體是否健康,每天能否過的充實自信,煩惱、壓力和挑戰是否能幫助你成長,或只是消磨你的意志、快樂和健康?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11 Sun 2010 07:53
  • 500天

 

嘗試了不少部落格系統,最後,除了自己架的Wordpress外,還是停留在痞客邦。

五百天了。

每隔一段時間上來,總會看到Pixnet有些改變。這次樣板的後台就做的很好,預覽的介面更直接了,同時在樣式的選擇上也多了新的排版;雖然還比不上Wordpress上眾多精美的樣板,但是已經越來越好了。

這篇文章發表以後,剛好是第499篇文章,最近忙了些,隔好幾天才會有空寫文章,倒是這樣算起來,平均一天發一篇文章的產量,也算驚人了,特別我不是那種「一句話就算發一篇文章」的人。:)

500天來,我的人生從一個段落走向另一個段落;有失去,也有獲得,有靠近理想的作為,也有尚待加強的地方,有衝勁,也有失落;無論如何,人生在流逝中,自己,也得前進。

且看下一個500天之後,我又做到些什麼?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天回家開門,驚覺手上的鑰匙串,六支鑰匙只有三支能用了。

租屋處的大門和房間鑰匙,以及機車鑰匙,是我「僅有的」「使用權力」。另外三把,是前一份工作宿舍的鑰匙(兩把),以及餐廳辦公室的鑰匙。

記得剛退伍時,對鎖與鑰的看法,非常資本主義。好比門禁卡、密碼層級一樣,你的權力、地位越高,就越能通行無阻。

人們用這樣一道道的關卡,來區隔出一層層的高下,用來分別人之間的差異,創造出有如階梯般的階級假象,好讓人願意「為工作、為他人、為權力、為名聲」而汲汲營營。

但這樣看太偏頗。

有時候他們這一對組合,也代表著某種安全感、歸屬,以及擁有。無論是否短暫,起碼有個地方可以「回去」,可以安心休息、暫時遠離塵囂、擋風遮雨。

一輛代步的汽機車,沒有鑰匙,你就無法啟動(除非你是受過訓練的某些特殊身分或職業);網路上的密碼,代表你擁有某些帳號(與隱私?),不管科技多麼新穎,人們其實一直在複製著傳統世界的人生觀,密碼就像鎖與鑰,一樣搭建起另一個世界的層級、擁有權、使用權。

安全感的另一面就是危機感。

密碼會被破解,所以更多人投入加密的工作上,同時所謂的密碼破解、木馬,也一再翻新;這新世界裡的攻防,和傳統戰爭並無兩樣。就像車會被偷,所謂的層級也會被推翻;當權的人都很有智慧,給了你安全感、地位,同時也是給你壓力和危機,就像替你加上一塊無形的枷鎖,要你背負著它一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般的步步為營,在工作的崗位上賣著命。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Apr 05 Mon 2010 21:39
  • 清明

關於清明節的由來,有很多種說法,個人比較喜歡下面連結裡的說法:

介子推和清明節的由來

不過維基百科直接說上面的說法是「大家喜歡這樣流傳」,誰真誰假,我沒興趣知道。反而是介子推寫在衣襟上留給晉文公的文章,值得一看:

       割肉奉君盡丹心,但願主公常清明。

  柳下作鬼終不見,強似伴君作諫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憶我之時常自省。

  臣在九泉心無愧,勤政清明復清明。

 

如果這個版本是真實的,那麼清明節就是臣子奉勸為君(官)者,應當清明勤政。

只不知大家在掃墓之餘,或這這些當官的,有沒有去想到「清明」這兩個字的真正含意?

只可惜,政界放遠望去,又清又明的,寥寥可數;多數不是「清而不明」,要不就是「明而不清」,看來百姓還得在辛苦掙扎個一陣子了。至於那些「不清不明」的,大家心理有數,不提也罷。

這次清明回鄉,算是我這將近十年來第一次可以回家鄉掃墓。先前都因為服務業的關係,必須留在工作崗位上;為了省錢,我搭了最慢的火車回家,三個半小時的車程,加上必定耽誤的半小時,屁股都快坐熟了。

有座位?

是的,想不到慢車反而可以買到座位吧?不過回程是電聯車,所以,座位是「搶」來的。人還是很現實,對號列車大家就會乖乖排隊,因為早上去晚上去都一樣;電聯車就不是囉,又不像台北捷運,頂多讓你搭個三十分鐘,沒座位不打緊;給你站上三小時看看,一堆人不到兩小時就開始抬腳換腳跳恰恰了。

這次回去,父親還是缺席了。看了一下堆積如山的信件,我居然還也收到法院的傳票;「侵佔」,我真的一頭霧水了,什麼都沒做,還得背黑鍋,這是怎麼一回事?仔細看了內容,三月三十號要到案,根本沒人告訴我,更別說上頭還註明可以「拘提到案」。看來哪天被臨檢,我有可能當場就被銬上手銬帶回警察局了。還有父親莫名其妙過戶到我名下的車子,也因為在我好幾年根本不曾去過的台南停車費未繳,把罰單寄給我了。

那車子,從過戶給我的第一天到今天,我從來沒開過。現在,更不知道在誰手上;就連母親名下的車也是一樣的狀況,只有背黑鍋的份,沒有使用的權力。

有無奈,也有感動。

過年回去的太匆促,沒見到奶奶,這次掃墓,奶奶還包了大紅包給我。我應該是家族內史上第一個在清明節還可以收紅包的晚輩吧?而且還工作好幾年了…

就連伯母也偷偷塞了一包給我。

誰說親戚間沒有溫暖的?

還有,就是姪兒又長高了一個頭。我想他真的是我的弱點,每次看到他,我就想哭。以前家裡不算富裕,但起碼還過得去,該有的、該買的,一樣不缺;到了姪兒念小學了,很多東西都得到處去打點,難為這孩子也罷,難得的是他經常反過來安慰我們這些大人,「沒關係,我去跟同學借就好了」,「舊的也很好,可以用就好啦」……

我之前就說過,每次帶他去買玩具,總是挑最便宜的;去超商買零嘴,一樣挑來選去的,不是挑自己愛吃的,而是看哪個最便宜…

最難得的是,他不會因為自己擁有的東西少,就小氣或是吝嗇。長輩給他兩個零嘴,他轉手就遞給我,「阿伯,給你一個。」

是他最愛吃的蕃薯簽,我以前總會刻意繞路去買給他的零嘴,隨手就給了一半給我。走在他後頭,眼淚又不聽話的盈滿眼眶,趕緊趁沒人注意的時候擦上一把。彷彿就看到以前的自己;只是,姪兒比我更大器、更大方、更看得開。他才小六,讓我想起電視上那個幫媽媽推著攤子討生活的小女孩,也是這樣的大器,快樂的拿著零錢捐獻到樂捐箱……

老媽的牙齒真的糟到不行,撥電話回去,因為說話漏風的關係,我花了兩分鐘才適應她說話的語調,聽懂她講話;家裡二樓的輕鋼架天花板在上個月的地震當中,一整排垮了下來,媽媽和弟弟居然就這樣繼續住著;一樓原來營業著的辦公設備,幾乎都被清空了,在早上出發要去掃墓時,剛好又有人來搬……家裡就像全家人正準備要搬家,或是剛把東西搬進新房子卻還沒整理一樣……

昨夜裡,堂弟招待好幾年沒下來的叔叔和我去他朋友的PUB,席間叔叔一直說我很ㄍ一ㄥ。我說,「會嗎?」

也許吧?我未曾開口跟大家求助,就算是從小到大,我每次拜祖先,也永遠只有一種說辭:「阿祖(公),我是xxx,請你保佑全家人平安健康。」

跟后土(土地公)爺爺則是說:「要拜託你好好照顧我阿祖(公)!」

以前有一位歌手馬兆駿唱過一首歌,歌裡頭這麼寫著:

「我要的不多,不過是一點點溫暖感受。」

我要的也不多,只希望別讓家人擔憂,只希望大家平安健康。

其實有時候我也不想那麼ㄍ一ㄥ,偶爾也會想要有人可以陪在身邊,氣溫剩下六度同時下著雨的時候也希望有車子可以開,經過牛排店的時候那傳來的香味我也只能用力吸個幾口,希望趕快存些錢讓母親趕快弄好她的牙齒,有餘力的話趕快幫她和姪兒找間正常的房子住…

可以的話,我也想過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

再借用一句歌手趙傳唱過的一句歌詞:「這樣的要求,算不算太多?」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明節難得回家鄉一趟,晚餐家族都聚在一起,席間還包括大姑姑一雙已經結婚生子的兒女們。

兩個小朋友遇到我這位見面不超過三次的「長輩」,一時還真不知道如何稱呼。

眾人爭論了一番,我這個從小品學兼優的好學生當仁不讓的,舉出我的說法。

誰知道…

 

人家夫妻檔就是多你一個人,硬是把我的解釋說成錯的。

當下無言。

「誰叫你單身一人?」我心底這樣暗暗x著。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試問,你要怎麼讀它?

每隔一段時間,我總會擠出兩、三個小時的空檔,騎著機車,遠遠的停在好停車的角落,然後徒步逛街。

別人逛街,為的是採買生活用品、治裝買書、用餐看電影兼散步;我的逛街,有時候單純就是為了逛街。

怎麼讀「世界」這本書?

有時候,我總會看到黑色的世界。地下道裡的流浪漢,街邊水溝蓋上的菸蒂悍檳榔渣,或是滿街電線桿上雜亂無章的廣告看板。我悲憐這世界的無奈,嘆息這社會的卑微,鬱悶這世道的無情,然後,也把心情染的一身黒。

有時候,世界是繽紛的。新開的連鎖店用新穎的色彩和招牌宣告它的降臨,全新的手機在各種看板上招搖自己的美麗,正裝潢著的新店面用紅布條預告自己的誕生,就連那跳了十幾年的跳樓大拍賣布條,也有她陳舊卻引人注目的姿色。

有時候,世界是無聲的。我用慢動作鏡頭看著身旁的一切,每個人臉上的表情,眼中的期待,手裡的最愛,身上的裝扮…就連一旁虎視眈眈的野狗,也逃不過我的關注。

有時候,我只看人。無關美醜、善惡、貧富,我只看人們的喜怒哀樂、言行舉止。下午三點半,大抵上慵懶卻有些準備下班的期盼,這樣的氣氛逐漸瀰漫;小學前接送孩子的阿公阿婆,遲緩卻安穩的步調,讓穿梭而過的汽機車顯得暴躁。六點鐘,一層層黑色的薄紗反覆鋪上這個世界,車燈打亮了,賣吃的開始忙碌了,塞車成為這個時段的必備光景,但只要能回到家,看見家人,一切都值得。

做過餐飲的人,想必會和我一樣,觀察一家店的服務態度、店面擺設、廚房格局、點餐方式、清潔與否;菜色如何、菜單如何、價位如何,或是有幾張桌子幾個座位,平均吃一餐客人會待上多久。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