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目前日期文章:201009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年。

大概沒幾個人會像我一樣,選擇中秋作為一年的反省。反省隨時可以做,只是剛好這個時間點,我能夠清晰的劃分出一個段落。

去年中秋,和Brian約在台北的烤肉店,和他熱心好友介紹的一群朋友共度中秋節。雖然說大家幾乎都是第一次見面,不過有烤肉吃總是很愉快的;吃完烤肉,我和Brian兩人又「續攤」走到附近的伯朗咖啡店,繼續著兩個中年單身男子的對話。

我不確定是不是那次聚會中,我們定下了一些Projects,而Brian也徹底執行了。他穿的不再是衣櫥裡的僅有的幾件襯衫,褲子和鞋子也多了幾樣可以搭配的;沒多久,也開始學起鋼琴,然後,一年後的中秋,我們再次聚餐。

這次,我們在新竹。

場景換了,一塊用餐的人也換了。Annie加入我們這兩個中年男子的聚會,但更正確的來說,應該是我被邀請一起和他們共進晚餐。

一個汽車廣告這麼說著,「人生進階了」,許多身邊的朋友們,也在今年突然不約而同的結婚了。同窗五年的同學、大學室友、吉他社學妹、高中同學…有的則是陸陸續續有了第二個小寶貝、搬新家了。

人的年齡似乎帶著那麼一點公式化的節奏,儘管現代流行晚婚,但一樣的節奏感,畢業、當兵、就業、戀愛、結婚、升遷、迎接第一個孩子、買車、買房子、買保險、迎接第二個孩子…

我只能苦笑著說:「我的節奏慢了點。」

天氣其實有點涼意了。但讓人感覺到更冷的,卻是在滿街的烤肉香和眼裡全家親友團聚的幸福中,感受到一個人的孤單。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Sep 19 Sun 2010 16:53
  • 冏rz

冏。

突然到處冒出來的一個字,成了時下年輕人的新寵,在網路的世界裡開始累積它的使用次數。

所謂的流行好像沒那麼流行了。

 

以前當紅的,哪去了?現在當紅的,什麼時候會消失?

有人起來,有人沈潛,就像大江掏盡多少英雄,永恆,永遠只是個名詞,因為我們的短暫。

 

短暫就短暫吧。

如果有一種短暫可以永恆,起碼,從頭到尾跟著我們的記憶走到盡頭,那就是永恆。

也許是精采的片段,也許是剎那的感動,也許是夢想成真的一刻,也許是得嘗所願的當下。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點久遠的一首歌了,用烏克麗麗來彈奏還蠻有味道的,特別是本身一、四兩條弦就是Sol和La的音,剛剛好可以呼應前奏的彈奏,所以在一開始放了C和C6兩個和弦,C6這個和弦在烏克麗麗裡因為沒有根音的區別,所以與Am7這個和弦按法一模一樣,而且,根本就是「不用按」!!

和弦的刷法可以用Swing的方式,進副歌之後可以用點Slow Rock的刷法,仔細聽一下背景音樂就知道囉!和弦部分也意外的簡單,相信大家很快就可以學會這首歌!

這對組合在數年前也曾經紅極一時,後來金門王過世以後,很多人在淡水看到掛著李炳輝的按摩院,我也跟許多人一樣,經過時都會很好奇會不會看到他本人,也想說,這樣收入應該不差吧?不過這幾年才知道,他只是把冠名權借給他人,自己並沒有因為按摩院產生固定的收入;每個人都會有辛酸的一面,藝人也不例外,但就像歌詞寫的一樣,「人生浮沈起起落落,有時月圓有時也未平」,有時,該及時行樂,就放下一切,好好的跟好友、家人享受一下美好的時光吧!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雖然說是恐怖事件,這回自己卻不覺得恐怖,再說雖寫著(四),其實是(三)的續集,因為這次,我感覺到「它」是來跟我道別來著。

親身經歷的恐怖事件(三)

話說在事件(三)發生後幾天,我陸續發現了整棟宿舍的住戶從極盛時期的十幾輛機車,又快速銳減到只剩下六輛機車,其中兩輛還很可能是隔壁施工的工人停放的。

大概看了機車的樣式與外觀,我推斷應該都只剩下男的,證據還包括三樓陽台曬衣架上,已經沒有女性的衣物了。當然啦,我也不排除有女孩子可能跟我一樣,為了節省時間,都直接使用烘乾機,這樣就不會出現在曬衣架上,但這個機率真的很小,因為這陣子我忙到曾把衣服留置在烘乾機內長達五天都沒人動過。

那天剛好是鬼門要關了,我也沒特別注意,事後推算才知道剛剛好就是那個晚上,一樣在清晨三點多準備入睡,剛躺下不久,正要進入夢鄉,突然有「東西」玩起我的棉被來了。

右側的棉被邊緣就像被頑皮的小孩拉起,上下快速掀動著,也許因為疲累,或許因為快睡著被吵著了不爽,一句「靠被」就脫口而出,哪知那「東西」居然被我嚇著了一般當下就鬆開了手,結果棉被就順勢被整個掀了起來,摺疊到我的左半邊。

我只記得當下用右手扯回棉被蓋好,沒一會就進入夢鄉了。如今又過了幾天,倒也沒其他事情再發生了。昨天跟道地新竹人的表姊夫聊天談到這些事情,他倒是說了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一個是這一帶以前是孩子們「冒險」的勝地,森林茂密,小路邊還經常有些撿骨完沒收走的骨罈子;有些甚至還是無主的先人。附近則有不少佛寺,距離我住的地方伍佰公尺不到就有一間,原來也是個供人擺放先人骨灰的佛寺。

另一件事則是多年以前這邊有發生過出租宿舍中,有人在房間裡自殺的事情;當時據說附近都很不安寧,如何的不安寧,我沒多問,但整個來說,表姊夫認為這附近就是蠻「陰」的一個所在。

不管怎麼樣,這次也沒帶給我多大的困擾,在我一句下意識的不雅字眼中,讓這次的事件很快的畫下句點。不過,我想也該準備搬家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星期在課間空堂打電話給母親問問近況,說到表姊前陣子有回南部,順道拜託表姊帶了些肉粽給我。

昨天在表姊家先吃了兩顆,熟悉的家鄉味,配著和多年不見表姊夫的對話,就覺得格外溫暖。

宿舍的冰箱是那種小冰箱,大概不能冰太久,所以今天上班前又蒸了粽子,配上也來自家鄉的愛之味甜辣醬,淋上一點滷味店老闆娘推薦的山東醋,最後再加上一湯匙的香辣老虎醬…

入口,完美不敢說,但,對我來說,色香味的感官滿足,加上心靈的撫慰,這就是真正道地的「美食」。

不能吃到幸福的美食,就只是食物;這幾年來,「吃」對我來說,只是種填飽肚子的動作;店裡的同事戲稱我是「麵包超人」,只要方便迅速就好,上館子是奢侈,好好坐下來吃頓飯也是奢侈。

雖然都快到中秋了,才吃到母親託表姊捎來的肉粽,但這肉粽大有來頭。

餡料簡單到不行,花生、豬肉、米,就這三樣,毫不花俏,卻樣樣精采好吃;米軟硬適中,Q中帶軟,黏度剛剛好的可以在入口以後裹住你的舌頭,讓醬料和肉粽沾惹後的精采一步步侵佔你的味蕾,再將芳香從呼吸之間漫步到你的嗅覺裡。

花生大的剛剛好,入口帶點脆,卻又一咬到底,讓你的牙齒感到恰到好處的阻力,好像一把鋒利的菜刀切過芹菜根的俐落瀟灑;豬肉有瘦又肥,肥肉的油脂入口滑膩,讓人想起東坡先生所說的醍醐灌頂,我卻是灌在嘴裡了,瘦肉的部份輕咬即分,條條的肉束纖維分明的在口中迅速扯開,轉眼和米、花生、醬料拌成各種不同比例造就的口感,就這樣,每一口都有不同的風味,有時候豬肉是主角,有時候米飯是主角,有時候,單嗑一顆花生的孤單,也讓人感到幸福。

前陣子真的累了;但這家鄉來的溫暖,還有表姊追加的養樂多、鳳梨酥、起士片,都是此刻銘記的感動。

一定要讓自己活的更好,更要讓自己能夠有能力回報大家的溫暖!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010/09/10 更正簡譜部分錯誤,請重新下載*


 

這首歌就不用多說了,初學必練,進階也要練(當然玩法不同),加油!

嗯,試著找了一下youtube,不過都是「素人」表演,所以我就不放影音了,大家上去欣賞一下吧,還有不少搞笑的演出呢!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10 Fri 2010 03:19
  • 運氣

暑假以來,諸事不順。

忙翻了、累垮了,又有不少事情沒處理的很完善。但仔細想想去年,似乎也沒好到哪裡去。只是那時候,處境更淒涼、狀況更谷底,許多事情吞了就算了,吃苦當吃飯。

運勢不好嗎?

仔細反省,許多事情沒辦法處理的很完美,不是追著事情走,就是事情催著你走;我有個很迷信的母親,經常聽信一些神棍的話,改名、請神什麼的,卻也沒看到現實生活裡有什麼好轉;家父也好不到哪,一面笑母親迷信,自己卻寧可花三天去算新公司的名字筆劃好不好,也不願意聽我的勸,多跑幾個客戶、多去上一些管理的課程。

當一切都很不順的時候,我寧可去檢討每一件事情的原因。唯一一次算命,卻有一句話讓我一直放在心底,那就是師父要我「勿心存僥倖」。

我算是個很保守的人,不賭、不冒險,股票基金什麼的也從來不碰;這五個字一直繞在我心底,就想不出我哪個地方會有「心存僥倖」的時候。

現在我懂了。

不一定是自己身上的事情,前陣子替公司跟政府申請一些經費,卻碰上了公司許多作法不合勞基法規定,而必須調整一些文件內容。對我來說,不是很愉快的事情,卻只得儘量折衝,但現在回想,如果再次遇到這樣的狀況,我會乾脆拒絕。

接著就是前兩個月整個工作太過繁忙,睡眠不足也就罷了,連帶每一個環節、每個工作的成效和品質都打了折扣。即使已經盡力了,但受限於時間和精力,就一定會有未盡之處,一旦有小漏洞,往往就是大麻煩的源頭。所以「勿心存僥倖」的後頭,我會補上一句話,「且量力而為」。負擔過重卻沒有拒絕,不管你再如何盡全力想把每一件事情都安然度過,它仍然是一種「心存僥倖」的念頭。

正所謂「空穴不來風、事出必有因」,仔細檢討,確實有值得反省與調整的地方;最大的問題,特別是自己不知道如何去拿捏事情的多寡與責任的輕重,然後適當的接受或是拒絕。雖說也算第一次經歷這樣繁忙的暑假,但,事先自己應該還是有一些警覺,只是太過麻木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好長一段時間,忘了有多長,我認為自己沒有喊累的權利。把「累」這個字,私自的從字典裡撕掉,任性的丟在路邊。

如果有種名詞叫做「壓力感」,那我一定是很遲鈍的那種。只知道一件件的把事情完成,不怕被罵、不在乎被盯、不介意背黑鍋,反正就是傻傻的做。

直到…

發現自己開始容易忘東忘西,前一刻才完成的事情,卻以為自己還沒做;昨天排滿的行程裡,在開貨車回程的路上,開上平日每天上班的竹北大橋,我忘了自己開著貨車,還以為自己騎著機車,差點就開進機車道裡。

急急的踩下煞車,猛轉方向盤的結果,差點就翻車,也幸好後面沒有來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趕回公司,卻被告知客人取消當天送琴的行程。原因我不想寫在這,但,幾乎是拼著命在趕,卻是這樣的狀況,我也只能苦笑。

每天晚上都想多睡一點,卻永遠在躺下後四、五個小時之後醒來;身體被制約了,生活也失去了平衡。

滿腦子的旋律就快裝不下了,什麼時候可以讓我靜下來,好好的寫首歌呢?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