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恙,嚙蟲也,善食人心,本意其實只「憂勞」,北宋以後,慢慢演繹成「病」。

 

記憶中最早的一次感冒,大概是小學入學沒多久。一般來說,以前感冒,還是會擔心課業趕不上,大多還是會去上學;不過那次特別嚴重,因此父親還特別跟公司請假帶我去看醫生,陪我在家裡休息。我躺在一樓的沙發上,父親坐在旁邊餵我吃藥時,還說:

「你現在停下腳步休息了,可是地球還在轉動,其他人都還在努力。」

之後,不管大病小病,我幾乎沒有請過假,直到在新竹工作時,有次因為閃到腰完全沒辦法自然行動,才請了兩天假,剛好也接著連續假期,收假時也就痊癒的差不多了。

 

每次生病,都會讓自己有一些空檔,也總會檢視一下整個生活步調是不是失衡了。有沒有什麼沒做好,有沒有浪費時間,是不是吃壞了東西,還是作息不夠好?自己是不是不夠積極,還是意志上有些許的鬆懈了?

父親連我在生病都要我不能放鬆,也許是這樣的教育方式,讓我總是戰戰兢兢的面對人生;而母親隨遇而安的柔軟,逆來順受的深度,又給了我另一方面的薰陶。

父親的積極與效率,母親的和緩與包容,在他們兩之間,經常是衝突與爭吵;而有趣的是,對於一些事情的看法,父親反而優柔寡斷,母親卻更加明快徹底。

我想人都有兩個面向,有時候對於不同的人、事、物,考慮的角度和判斷的依據都會產生變化。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風格非常少見的一首歌,BASS有難度~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星期一下午,大雨磅礡,在食品路附近的向陽學園上完課,準備到教室去上接下來的課。

沿著食品路往光復路方向,在綠水路口遇到紅燈,便停了下來。

三個女學生在大雨中撐著傘,綠燈亮起,她們沿著紅綠燈直行想要越過食品路,卻被一輛同方向要右轉的廂型車給擋了下來。

就這麼一慢,三個女學生又往前走了幾步,哪知道這時候後面跟著一台同樣要右轉的凌志黑色汽車(車牌2L-35??),居然按起喇叭要這三位已經有夠狼狽的女學生後退,讓他先右轉。

 

台灣似乎只有在台北,才看得到車子禮讓行人的觀念和實際的作為;當然有些鄉下地方,也同樣因為純樸而會有類似的舉動。一個是因為法律嚴格執行,警力充沛,另一個是因為民風憨厚,自然就會禮讓。

 

感覺起來,新竹並不是一個很重視禮節的城市。午餐時段,園區附近的光復路塞滿車子,一樣有許多人開著車就地回轉;其實很多巷弄可以讓你先順著走,然後再繞回想走的方向,不過,大家都自私的緊,為了自己方便,有時候一輛車子為了回轉,耽誤了至少十幾輛車子超過兩分鐘的時間,加起來,浪費了不少資源。

 

今天又在路上等紅燈時,因為聽到後方有救護車的聲響,我早在一百公尺外就一直回頭看,然後把機車拉到完全不影響的地方;身旁另一部機車也跟著我擠向內車道,空出外車道要給救護車過,哪知道,一台汽車就呆呆的卡在那,一直到救護車叭了三聲才讓路。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很久沒發兒歌了,這首歌很適合帶動氣氛,和弦又簡單,玩一下吧!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兵的時候,排上有個伙房弟兄,三千公尺可以跑十三分以內。

他有八個兄弟姊妹,上面有個哥哥、姊姊,都在外頭工作,下面有六個妹妹,其中有四個沒有報戶口。他們兄弟姊妹的父親都不太一樣,不過都在牢裡蹲過,吸過毒,媽媽則是酗酒。

兩個兄姐都在外面上班,從來就沒拿錢回家。

我告訴他,「等你退伍了在外面工作,一樣先照顧好你自己,真的有餘力,你才回家幫忙。」

 

他比我晚半年進部隊,卻比我早三個月退伍。理由是,「憂鬱症」。他自殘好幾次,除非我背值星,否則他經常會因為心情不好缺席各種出操、點名、集合。

他姊姊偶爾會來部隊探望他,幫他塗指甲、修頭髮,幾個跟排長比較熟的弟兄都看得出來,他喜歡排長。

 

這不是重點。

重點是他是新竹人,而我退伍之後到了新竹工作,總會想要在路上尋找他的身影,想知道他是不是找到工作,日子是不是過得去。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抓的是演唱會的版本,唱得很用力,到後面那段副歌,還蠻能催淚的....

 

抓的版本是這個:http://www.youtube.com/watch?v=eWhcViMeNj8

Slow Rock,建議用分解指法即可,後面有些BASS Fill in,可以多強調一點...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認識小邊和阿樺不到半年,不過感覺上已經認識很久了。

人與人之間總會有些共通的東西,很快的拉近彼此之間的距離。

 

因為練團或是表演的關係,我經常得在凌晨兩點過後,讓十九年的老機車陪著我呼嘯過半個城市。光復路上,總會有些老人家,在路邊翻著垃圾桶,或是撿拾著店家剛剛清出來的垃圾。

有一天,在臉書上講到這個事情,阿樺也留言說,她也常看到。

那時我沒想太多,回覆道:「你確定我們看到的是同一個人?」

畢竟,新竹那麼大,有那麼巧嗎?

 

幾個星期後,在pub裡和小邊忽然講到,他也是跑過很多營隊,然後我們就突然唱起「拜火舞」、「營火舞」,我問小邊,你怎麼會知道這些歌?他說,他參加過清華大學的營隊。

我算了算年紀,講了幾個當時社團學長的名字,居然他也知道。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