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目前分類:散文筆記 (5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夜九點多,剛從台北和吉他社老骨頭們的聚會後回到新竹。第二次坐高鐵,對比於台鐵多年的緩慢進化,我還是覺得國營企業應該設定一個十年或二十年的壽命,就得換一批人運作比較好。


離開車站大廳,前面走著一對情侶,男人大概跟我差不多高吧,女人整整矮他一個頭,非常嬌小的感覺。兩個人談論著隔天的晚餐,要去某某火鍋店,然後女孩子用很撒嬌的聲音說要點味噌鍋,因為上次很想吃卻沒吃到。

也許是因為當下四周很安靜吧,儘管他們的對話並不大聲,卻很清楚。我判斷他們大概三十出頭了,但兩個人在一起幸福的時候,是可以回到最沒有牽掛、負擔和煩惱的孩提時代的。

男人溫柔的撫摸女人的頭髮,點點頭笑著答應,像個疼愛女兒的父親,也是個體貼、呵護女友的大男孩。

 

台北下過一場大雨,新竹卻是個秋高氣爽的好天氣。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很不喜歡看恐怖片的,基本上花錢買驚嚇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一種不太合理的行為。

但我卻記得很多人說過的鬼故事,知道很多身邊曾經或是經歷過奇怪或詭異的事件。之前我寫過兩篇,這幾天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不得不記錄下來。

親身經歷的恐怖事件(一)

親身經歷的恐怖事件(二)

--

搬到現在這間出租用的房子大概有一年又三個多月。剛來的時候,住了不少人,每天出入時可以看到外頭停放的機車大概有十一、二輛,以整棟四層樓的建築、單層五間房間來說,租屋率還算高。

去年底隔壁開始蓋房子,噪音加上園區的裁員風潮,似乎也讓許多房客搬了出去,最差的狀況,甚至我覺得只剩下三個住戶。當然,一切都只是我的推測,究竟為了什麼原因搬走,我沒機會一一過問;基本上,到目前為止,連見到其他房客的次數都可以用雙手手指頭算出來。

大約兩個月前,這邊又熱鬧起來。我這層樓四間都租了出去,隔壁住了兩位我推測應該是園區作業員之類的女孩子。說真的,她們常在房間裡大呼小叫的講電話、聊天,雖然熱鬧多了,夜深時段卻顯得格外刺耳。

這棟房子其實已經算是介於市區和郊區之間的界線;我這端窗外望去,就已經沒多少房子,再往高處就是山林了,夜晚分外寧靜,即使是夏天,山風也帶點陰涼的吹入窗口。

大約兩週前的深夜,兩點半左右,隔壁兩個女生突然一直尖叫。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愛情終究輸給了麵包
用愛打敗不景氣  你在開什麼玩笑

發霉的麵包誰會敢要
我的愛不比人少  幸福還是碰不了

空氣裡還有熟悉的味道
依然迴盪著的是你的笑
愛情終究不是龜兔賽跑
堅持到底未必能夠討好

每次出門都剛好細雨飄搖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光明走進黑暗  長廊盡頭叫做家 
雙人床  一個孤單枕頭叫做難眠

從喧囂回到寂靜  氛圍冷清的嚇人
音樂聲  用來哄騙自己不懂孤單

別人的幸福襯托自己的悲哀
原來四處都是賣火柴的小孩

我住在一條叫做寂寞的路上
七段到底右轉的小巷  一幢專門租給疏離的小樓房
這條註定叫做寂寞的路上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有激情只有回味  沒有高潮只有平淡

我們的歌  是一首歲月的歌
不特別紀念什麼  也不想賣弄自我
平凡當中追求一點點卑微的自在
日常裡頭苛求一些些渺小的幸福

我們的歌  是一首知足安份
賺的不比別人多  應該有的沒少過
一首歌寫不完人生的悲歡和離合
五分鐘唱不出活到現在的悲與愁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y 05 Wed 2010 10:28
  • 蟬念

 

夏天的風總是濃過酒  楊柳枝條炫耀青綠過了頭
突然你盤起了長髮  說是送走了一段美好
未來沒人能預料  但這一路上會不會有我

蟬聲陣陣催嫩綠轉黃  百花轉眼凋零卻也結了果
鳳凰花說各奔西東  緣份成了此生難見的藉口
回憶只好夢中見  散了別了離了我還是我

歲月如塵風吹散  回首當年話不堪
但聽蟬兒依舊笑  柳色如新人已慢

當年的長髮現在誰幫你盤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03 Mon 2010 00:37
  • 填空

 

在醒來與沈睡之間  身影偏移寫下  時光
我醒在夢裡  還是睡在現實裡
笑裡哭  哭裡笑  填著空 

在心跳與呼吸之間  皺紋白髮寫下  歲月
夢在我心裡  還是活在現實裡
心上人  人上心  填著空

怎麼了  用忙碌填滿空虛  卻越填越空
心是空的  人是空的  夢是空的  手是空的
怎麼了  用思念填滿空虛  也越填越空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5 Thu 2010 03:03
  • 點綴

 

想愛不敢愛的心情  寫進唱不出口的旋律裡
過期的高檔貨  也比不上路邊攤裡的新鮮貨

想哭不能哭的倔強  笑著面具內的無奈自卑
星星或是彩虹  不可能到手的東西才叫最美

所以我說  真愛最美  愛情最美  幸福最美
所以我說  真心最美  夢想最美  成功最美

活的越久看的越多  生命原來  是種點綴
陪襯別人的英俊瀟灑  美麗超凡
對比別人的家財萬貫  派頭名聲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7 Wed 2010 01:09

 

嚮往一扇可以往外推開的窗  眼前卻只有對拉兩片窗
永遠只有二分之一的呼吸著  遠望的綠能洗滌多少灰
淡去的天邊霓虹來不及道別  深色的虛空無聲擁抱著

唯一的一扇窗  對開的兩片窗
左邊是疏離  右邊是孤立
分開的兩片窗  是安全或隔離
只有在一起  才能看見你

以為不懂孤寂  以為不怕疏離
原來以為只是以為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Jan 27 Wed 2010 00:10

傷感,只敢淺嚐則止;但當夜色走入深沈,思緒總不自覺的氾濫。

思念圍城,故做的網開一面,依舊通往回憶。

理性且戰且走,擺脫不掉的追兵叫做無奈,停不下的步伐叫做不甘,筆直的只能走進十面埋伏的哀愁裡。

戰鼓三聲,敲不醒的魂牽夢縈;思念如火,一觸即發,燎原八方。

進退兩難著,愛恨交織著,日夜顛倒著,醒著還是睡著,在夢裡還是在生活裡,是現實還是夢境,一切都纏繞著、旋轉著,刀戈四起,殺聲震天,交錯的虛幻身影,在虛空裡激烈拼鬥。

分不出的勝負,終究只是一場掙扎。

淡去的畫面,背景有著夜裡的雞鳴;荒雞夜叫不時,東方漸白,戰事終休。

感謝疲倦襲來,總算可以入眠。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8 Fri 2009 01:43

細雨朦朧,沾染在眼前的安全帽透明風罩上。馬路中央,溫度與時間顯示燈無聲的跳動著;氣象主播的聲音像遠處迴盪著的留聲機,反覆播送著寒流特報。

無所謂的是機車的引擎,忠誠的低吼著不願服輸的十七年歲月;斑駁的外殼最近添上了數百點的水泥噴漿,那是隔壁施工時,肆無忌憚的惡劣證據。

車子內的風景看不到,但一部部機車上依偎著的親子、情侶、夫妻,看著就覺得會很溫暖的感受,一點也傳遞不到身上來。風,無情招呼著,雨,肆虐敲打著,溫暖和熱情在這個世界被完全驅逐,隔絕在你遍尋不著的角落。

手僵了,也只得任他了。風的孩子們是一條條偷嚐溫暖的風蛇,從手腕的袖口頑皮的鑽進鑽出,雨打溼的膝蓋和褲腳,則是不得不忍受的糾纏。

還有兩天,懷念起南台灣的陽光,但身不由己的世界裡,國境之南是永遠到不了的遙遠。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寂寞的盡頭會是什麼?
高唱的情歌最終只能輕輕放下

所謂的自由代表什麼?
紛飛的勞燕能否越過人世孤單

走過的不堪回首  寫下的喜怒哀樂  譜不成調
撕下的日曆紙  從彩色變黑白  轉眼又泛黃

龜裂的世界  掉落中的斑駁 
用盡心力也無法貼回的碎片  一地狼藉
情歌  一人獨唱  日落是序曲  日出是終章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話說,太陽和北風在幾個世紀前的比鬥中,因為太陽用溫暖的陽光讓旅人脫下了外衣而獲勝了。

北風落敗以後,懊悔之餘,也一再的檢討自己,為什麼當初會輸給了太陽?

「不管我再怎麼用力吹,只是讓旅人把外衣抓的更緊;太陽卻用它的熱度,讓人感到溫暖,甚至感覺到有些熱,而自動脫下了外衣。」

「要一個人順著自己的意思走,絕對不能用自己的方式去強迫對方,得考慮對方的感受才行。」

幾個世紀以來,北風四處流浪,也看盡人世間的冷暖,不過,對於輸給太陽的這件往事,卻像心頭上的一根刺,時時提醒著它。

「不行,我一定要再找太陽比賽一次,這次,我一定要贏!」

北風學了一次乖,特別選了一個冷冽的冬天早晨,看見太陽懶洋洋的從地平線上升起,便飄了過去。

「太陽老兄,你好啊!」北風臉上帶著自信,招呼著。

「喔!喔!喔!是北風老弟啊!這季節裡你應該輪到你來忙碌,我負責偷懶,怎麼有這個閒功夫找我聊天?該不會……」太陽看著北風不懷好意的眼神,心裡頭也有了底。

「呵呵,太陽老兄,好說、好說。還記得咱們兩前次那個比賽吧?我也不拐彎抹角,今天呢,想再來跟您比試比試。」北風乾脆的說。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五月了,附近即將火紅的鳳凰花,還融化不了滿山遍野的白色桐花雪,悄悄的驪意,卻早已爬上心頭。

「有什麼好哭的?」

國小畢業那天,女同學的眼淚,是我心底的不以為然;我卻在畢業隔天早上,拖著書包從二樓走下時,在即將踏上地面的最後一個階梯上,突然醒悟:

「相處六年的同學們,絕大多數,將不會再和自己坐在同一間教室裡頭,一起上課,一起背課本,一起考試,一起挨打。」

泛紅的眼眶裡滿滿的失落,才明白,什麼叫做離別,什麼叫做畢業,什麼叫做「各奔東西」。我頹然坐倒在階梯上,眼淚悄悄滴落,許久,才不甘心的又拖著書包,爬上二樓。

自以為成熟的國中畢業時刻,我在校門口遲遲不肯離開,好似在期盼些什麼,卻又不知道所為何來。只是就這樣看著校門,看著同年級的,認識的、不認識的同學們,一一走出校門。有些坦然的離開,有些回頭望,有些則留了下來,在校門口旁邊的冰店點了碗冰吃。

大家都明白,幾天後的高中聯考,或是一個月後的五專聯考,才能決定大夥的分道揚鑣;離別的氣氛在聯考的高氣壓下,也只能是一個尚未長成的熱帶性氣漩。等到考後分發了,有些人得以繼續當同學,有些好友則被拆散了,無奈的互道祝福;有些小情侶哭紅了眼,生離,就彷彿死別。

高中以後的人生,也許習慣了離別,習慣了各自遠颺,大學聯考放榜後,四分之三的同學走進滿是消毒水味道的醫學院,而幾位理工科的同學們則是自成一格。新竹的風吹皺我的滄桑,台北的世故,也粉墨了同學們臉上的笑意。有的四處行醫,只為了理想,有的在SARS期間被關進和平醫院,偷打電話跟家人哭訴。班上彷彿撕成了兩半,科技的儘管科技,拿手術刀的手,也總是俐落的劃開同學會聚餐時,桌上半熟還帶血的牛排。

大學以後的離別,看的更淡了。當兵、出國、研究所、就業,各自發散各自的人生旅途。當某個收斂的剎那,大夥重聚在風城的某一個餐廳,離別只像是一個逗點或分號,僅僅備註著眾人的某個過程。

回首望去,生命的篇章段落無數,記憶的腳步卻總是佇留在最難捨的離別處。那段與段之間的空白,原來不是空白,是為了懷念那別離的起點,相聚的終點。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下班時間,等待左轉的紅燈路口,一對母女共乘機車,吸引了我的注意。

母親的裝扮很傳統,沒有擋風罩的安全帽,低調的口罩,一身素花色無領上衣,刷白褪色的牛仔褲,手臂上還罩著防曬用的黑色布手套。

女兒燙卷的頭髮披上了肩膀,嫣紅外套花上衣,對比明顯而大膽;黑色七分褲下又是粉紅色的襪子,球鞋絢麗而新潮。放鬆下垂的左手掛在大腿外側,手上。。。。

叼著一根煙。

短暫的紅燈倒數只有三十秒,腦中卻閃過十幾年的世代差距。

懂得保護自己、照顧自己的母親,和揮霍著青春與健康的女兒。傳統與新潮的對比,一起存在一部機車上。

總是說,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但往往,第一時間、表面上看到的不是這樣。她們也許不是母女,也許只是我想太多,但背後的真實,卻叫我好生好奇。

媽媽會同意女兒抽煙嗎?一個懂得愛護自己的母親,會放任女兒抽煙嗎?她們之間曾經有過爭執與衝突嗎?是因為妥協而呈現出當下的景象?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沒辦法接受會抽煙的女性,這也許是我的偏見(我想應該是的),但對於這些女孩將來有可能成為某幾位孩子的母親這件事情,我始終無法釋懷。

幾年前到日本去,在高速公路上的收費亭,看到的大多是年邁的老先生、老太太。導遊解釋說,他們(日本)規定,不能讓將來會孕育下一代的年輕女性到這種會呼吸到許多廢棄的地方工作。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去過國外的人應該都有一個感覺,台灣真的是一個生活便利的地方。

在歐洲,許多百貨公司只開到下午六點多,週日也不開;即使到了日本,許多人也會發現晚上只能逛逛所謂的「商店街」。幾年前到德國,過了七點半還真的找不到餐廳,晃了好幾圈,只看到賣沙威瑪的中東商店和中國餐館。

在台灣,一般的餐廳也會開到八、九點,專賣宵夜的清粥小菜、豆漿早點更是通宵達旦;有些熱鬧的地方,幾十公尺就一家便利商店,一條馬路從一段走到五段,可能有十幾家。小吃、夜市、夜店,你愛玩多晚都可以。

台灣人的人情味,儘管我們自己常常聽到許多負面的報導,但其實,深入民間百姓,還是非常有人情味的。不同於日本人的殷勤卻流於表面,台灣人可是草根性強、有話直說,卻又熱情不做作的。

還記得學生時代跟好友上九份玩,隔天離開時,停車場已經停了滿滿的車,數以千百計的遊客不斷湧進來;此時有一台外國朋友開的吉普車,可能因為忘了關燈而電瓶沒電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們找了個懂英文的台灣人幫忙,那位先生一聽,馬上大聲問了問,結果居然造成了一陣混亂!

原來,當場就有三、四個駕駛人拿出「電線」,準備要把車開過來「充電」,還有好幾位先生自告奮勇要幫忙操作。其實當場我也想過去幫忙的,不過看到這麼多人回應了,我和好友們也就直接下山了。

台灣人的包容力也是相當強的;不管你是什麼人種、宗教,很少看到台灣人排斥或是批評,套句廣告詞,台灣是「什麼人都有、什麼人都可以被接受、什麼都不奇怪!」

這麼熱情又包容的民族性,加上十分便利的生活環境,其實台灣真的是一個很適合「自助旅行」的地方。不妨,就把台灣從「科技島」之外,再多一個「療傷之島」的名號,歡迎世界上所有的人到台灣來「療傷止痛」、「尋找不一樣的生活」。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一張大阪燒的圖片給大家想像一下:

image

圖片轉載自:http://singalone.hala.ca/blog/?p=424

如果要我描述一下各國文化,德國人「實事求是、講求精準」,韓國人「民風強悍、勇於挑戰」、日本人「精緻細膩、委婉內斂」。而一向自認為「五千年歷史、博大精深」的中國、香港、台灣、新加坡等華人國度或地區,很遺憾的,博大是有,精深在近代,卻是差之遠矣。

也許比較正確的說法,是當下的媒體與社會不重視「精深的功夫」,只在乎「生存的容易度」、「獲利的難易度」、「報導的價值」與「資訊取得的難易度」。

中國正在走台灣以前的路,當然因為本身市場夠大,又有它自己的格局和方向;只是「盜版充斥」的現象,比起台灣有過之而無不及。我常想,許多高科技或是尖端產品一旦讓台灣、大陸沾上了邊,不用一年價格就可以腰斬。

「模仿創新」的能力與速度,咱中國人真的是「首屈一指」;但走在最前頭的創新,或是傳統的深化,我們不但差勁,還很糟糕。


這一次電視冠軍找來幾位大阪燒師傅進行比賽,裡頭有「39年經驗」的老師傅,也有年僅「29歲資歷5年」的年輕師傅。

在一開始的初賽,我們看到兩種截然不同的作法,以及某些「共同」的作法。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時間軸上的一段暴起暴落。

是雨後的春筍,也是一窩蜜蜂;在今天是眾望所歸,明天以後卻是昨日黃花。

有人愛如掌上明珠,有人棄之如敝屣;有人引領著它,也有人永遠在背後追隨。

有些如曇花一現,部分卻如鑽石一般,永恆久遠。

蘇軾在前赤壁賦說道:

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事物本無悲喜好惡,惟人為之;今人隨波逐流,有人喜新厭舊,有人堅持風格;起落之間,有人興起失落,有人依然故我。

故我亦可敬,逐流又何妨?

「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盡,用之不竭。」

故我或逐流,豈非認清自我之良方?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陣子很迷水族箱,一來養魚不太需要清理大小便、不用教,定期換水,甚至放個一兩天,都還沒什麼大問題。衡量過自己的經濟能力,我挑了最好養的孔雀魚淡水缸,從書局和網路開始尋找資訊,開始了養魚之路。

除了狗,我養過的寵物對我來說很少建立太深厚的感情,大都還是以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但奇怪的是,看到別人那麼珍愛、在乎的寵物,卻往往活的沒有我養的久,也沒有我的寵物來的漂亮。

孔雀魚的繁殖能力很強,適應力也不差,除了少數的病菌感染,幾乎沒有什麼大問題;從網路與坊間書上的知識,也十分充分;另外我也在許多論壇參考許多同好的文章,甚至開始養起了「豐年蝦」,從蝦卵的品種、挑選一一研究,然後再利用各種方式孵化,作為孔雀魚的食材。

從論壇上學到用保特瓶製作孵化器,搭配打氣幫浦和模擬海水成分的鹽水,讓卵在裡頭「翻騰」個一天,就會看到許多黃白色的「小逗點」孵化,然後利用各種方式「分離」卵殼與豐年蝦,再利用滴管或過濾湯匙將幼蝦取出餵食給孔雀魚。

之後是水草的種植,從燈光的挑選,到水草的品種研究,再到魚缸基底的土壤與各種添加物,我覺得在這件事情上,即使稱不上「達人」,但是拿來跟同好們交流討論,也算個「巷子內」的玩家了。

 

從小就很喜歡樂高積木,卻因為價格太高,而特別早熟的我,根本就不敢跟父母開口;反而是長大後,開始收集起「星際大戰」系列的樂高;網站上的資訊,從官網到一些可以單買、團購積木的網頁,甚至台灣樂高的一些同好論壇、個人部落格,我都是常客;從國外買、從香港買,甚至還委託過美國導遊直接到樂高樂園帶回「限定商品」。

然後收集的多了,就開始研究如何收藏與整理,如何可以在你想要的時候很快的取得你要的元件「形狀」與「顏色」,甚至搭配了一個所謂的「創意發想Kit」,把各種基本必備的積木組合成一套隨時可以發揮創意的組荷包。

國外還有許多書籍是台灣很難到手的;樂高自己出的Lego Journal,一些提供基礎組裝方式以及組裝點子的書,前者有一期剛好台灣的樂高同好網自行發動了列印與出版的活動,並徵得原廠的同意,我也立刻買了一本;而其他的外文書,就只好透過Amazon購買了。有陣子我甚至也興起想要翻譯的年頭,不過當時另一家餐廳正在起部,也就擱下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司的宿舍就位於風景區內,因此每逢假日,地區內的遊客就成為我觀察的目標。

依照以往的經驗,歸納了幾種影響出遊的因素:

一、天氣:陰雨天、颱風天自然出遊的人少,但有時候會剛好相反(颱風假)
二、連續假期、寒暑假、春假:假期的長短也影響出遊的動機。
三、大考過後:考試過後當然要放鬆一下。
四、地區性的活動:譬如客家的桐花季、宜蘭的童玩節等等。
五、季節性的因素:四到六月的桐花開,每年三月的阿里山櫻花季等。

但是往往光是考慮這些因素,還是經常令人摸不著頭緒。

好比今天週日,明明陰雨綿綿,到遊的人數卻明顯比昨天週六(到晚間才開始下雨)多了三倍;最近也沒有什麼特殊的活動,更何況才差一天,通常活動也都會一連兩天週末假期來舉辦;如果說北市大安區的選舉有影響,應該也不大,說到提前返鄉掃墓,看到的也幾乎都是單純的觀光客群。

只能說,冥冥中有種力量,引導著眾人在同一天做了同樣的決定,到了同樣的地方來旅遊。又或許,剛好我漏掉了一則重要的旅遊新聞介紹(報章或電視),也或許,大家就是喜歡在陰雨的天氣中,拿著小雨傘在老街巷弄裡漫步,享受著不一樣的氣氛。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