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黨部高層對於這次的訪台非常重視,便立刻會見了陳雲林,彼此交換意見。

陳雲林說了(以下簡稱陳):「報告同志,本次拜訪,大致上任務圓滿,本人或者遭致了一些台灣盲民的推擠迫害,但是沒有大礙。」

高層:「你辛苦了!」
陳:「不會,這是我分內應該做的事情。」
高層:「倒是這幾天,我看台灣政治圈啊,可熱鬧著,鬧的熙熙攘攘的,我就在想,咱過去的策略真的是錯了,錯的離譜啊!」

陳:「同志您的看法是?」
高層:「想當年,每次選總統,咱就要脅他們要打飛彈,要不就是演習、試射,結果怎麼著?搞的他們更團結了。」
陳:「同志您說的沒錯!」

高層:「你看現在可好了,咱派個人去,表現友好友善,反而他們自個兒打起來了、吵起來了。」
陳:「就是啊!我看這台灣的政治圈啊,就是這樣,要打他們時,各個奮勇爭先;要送糖給他們吃了,可反而窩裡反,吵個不可開交。」
高層:「所以我才說,我們以前都錯了。」

陳:「是啊,那咱以後就朝這個方向去搞,保證沒多久,台灣就分裂了,咱也用不著在那邊搞統戰、搞飛彈,多送幾個官員,光找國民黨的泡茶吃飯,那民進黨的可就狗急跳牆囉!」
高層:「是啊,不過咱得先放個煙霧彈,就說咱怕了,暫緩派遣官員去台灣,給他們吵吵去。」

陳:「哈哈,同志,我這就去安排名單,每兩天就送一個過去,也來個『單打、雙不打』!」
高層:「好招啊,高、高、高!」

※本篇純屬杜撰,切勿當真;如有雷同,必屬巧合;以訛傳訛,責任自負。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