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軍校生


分與合之間 注定了傷心
不論是誰先開口
兩個原本相連的人一扯開來
傷口 一定兩邊都有


 
國中的時候,我很受歡迎,尤其是女孩子。那種誇張的程度,以我現在的想法,根本是幼稚,不過,當時導師常常收到其他班導師的抱怨,說我太花,讓我常常必須到辦公室去接受老師的面談。


「劉同學,你要懂得自我節制,都國三了,要收心,別去影響其他人,知道嗎?」
『老師,我沒有影響其他人啊,是她們來影響我,你應該幫我跟其他班級導師抱怨一下才是啊!』
「劉同學,你。。。。算了,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我只是因為長的又帥又可愛,所以遭惹這些非議吧?難道,長的帥也是一種錯誤嗎?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
高中畢業之後,進了軍校,中正理工學院。


有學長這樣形容軍事教育:
「什麼軍事教育,那個叫做人格扭曲教育!」


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度過我美麗的青年時期。當一隻隻蝴蝶風乾雙翅,正要投向天空的懷抱,遊戲在群花之間時,我卻丟不開沉重的蛹,反覆著枯燥而乏味的訓練。當外頭的青年男女正在縱情歡笑,我們正在學習忍氣吞聲;其他同年紀的人在大自然裡頭奔放、談愛時,我們只能跟泥土、荊棘和槍桿子談心。


佔去我一天當中大部分思緒的,只有一個字: 等。


等著三餐,等著洗澡,等著睡覺,等著一天過去,然後等到休假。
同期的另外四個好兄弟,總會在放假時一起上台北狂歡。Pub、ktv、西門町、東區。。。哪裡好玩哪哩去,哪裡馬子多往哪裡去。

 
後來,五個人當中有個自大狂因為太過自大,被我們淘汰,剩下「四大天王」。又一陣子過去,又有一個因為唱歌太難聽,偏偏又喜歡搶麥克風,於是久了,我們也不找了,四大天王變成小虎隊。後來,又有一個因為太小氣,加上又有狐臭,又被我們排除在外,最後,碩果僅存的兩名完美無缺的最佳拍檔,優克李林終於誕生。


他叫阿哲,死黨兼好友。名字叫做阿哲的通常都是好人,你可以觀察看看,真的!想跟女孩子搭訕的時候,他一定當前鋒;沒地方睡,他房間可以借你,甚至你跟女友想溫存一下,他也會乖乖的帶著枕頭棉被去睡客廳。


這麼好的朋友不好找。



我想要找藥來醫治心裡的傷
卻發現
心頭的傷沒有特效藥
也許只有時間 可以勉強
讓我用遺忘的方式
來 遺忘傷口的存在

待續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