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小葳

即使知道會粉身碎骨
我還是會走向你


和阿哲在回中和的公車上,我看見人群裡的唯一。
唯一可以留住我視線和一顆心的女孩。

小葳。

她用一件大外套包裹住她的嬌弱,等待我的心疼和呵護;那一刻起我知道我的決心,知道我的等待和渴望。

也許上天聽到了我的心跳,起站沒多久,她身邊就有了空位。
※身邊有了空位,是否就代表我能夠進駐她的左右?

我搖了搖阿哲,告訴他我心跳的目標;好朋友義無反顧的幫忙,讓我們和小葳一路上攀談;也真的是老天眷顧我,她下站的地方,跟我們一樣;她家,就在阿哲家附近。

近似厚臉皮的,我們跟著小葳,一路走到她家巷口,小葳才婉拒我們,但我也拿到她的電話。

回到阿哲家裡,迫不及待的我,拿起電話,撥出生命中第一個浪漫;電話接通了小葳,也接通了我倆的宿命,在十一月廿五號這一天。

阿偉是小葳的前任男友,剛分手,是再一次的上天眷顧,空出她身旁的位置。隔天,我和阿哲,小葳和她的朋友,我們四個人,去了ktv唱歌。在包廂裡,歌曲一首又一首的唱過,但我心底,每一首歌都是為了小葳而唱,願她知道我的心意,願她明瞭我的執著,願她接納我的認定:願她幸福、快樂。

然後,同樣的二六四班車,同樣的路線,同樣的悸動,同樣的陪伴,都同樣的深深刻在心板上。如今記憶裡的二六四班車,也像是那班每天往返於中和和西門町之間的公車,活生生的行駛在心路上。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習慣一有休假,就往台北跑,到了中華西路邊的來來百貨,從一樓開始,一層一層的找尋她,找尋我的小葳。我總會在人群當中看見最耀眼的星星,然後在轉瞬間她就佔據我所有視野,再也看不見別人。

※我的心底只有她,眼裡只有她。

上、午短暫的休息時間,以及中午、晚餐的用餐時間,是我們唯一能夠獨處的珍貴時刻;即使,我必須等上一百二十多個小時,才能盼到每星期這獨處的短暫時光,我還是心甘情願。

※我已經等了好幾輩子,不在乎這幾百個小時。

已故歌手薛岳在他一首名為「機場」的歌裡面說道:
「就像熱帶的人們,永遠不懂,下雪的冬季。」
如果你是軍人,曾經是軍人,你會懂。

戀愛是每一個人的權利,只是,我們的愛情,特別苦,就像煮過頭的咖啡。

有次跟部隊的學長聊起往事,學長提起他認識多年的女友,原本已經論及婚假的他,在某天毫無預警的收到女孩給他的喜帖。他,參加了原本應該是他的婚禮。後來那位女孩過的並不快樂,沒多久,離了婚,但學長身邊已經有了另一個她。

『學長,後悔嗎?』我問。
「後悔?老天爺有讓我後悔的機會嗎?我只是忘了怎麼哭而已!」

學長的世故和滄桑,給了我很多啟示,也給了我很多力量,讓我走過傷痛的力量。因為,我需要這個力量。


現在
我已經粉身碎骨了
但是
就算再也拼湊不起我自己
我還是會
還是要


待續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