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大概是小學四年級時,全家人到位在嘉義縣朴子的大姨媽家玩。抵達的時候已經晚上六點多,兩家人吃完飯,我就和弟弟、兩位表哥到他們家門前的空地上打球。

打著打著,球漏掉了,跑遠了,我便追了上去,哪知道球還挺會跑的,沿著水泥地面一路滾到大馬路,又越過馬路,最後掉在馬路對邊的大排水溝裡。我跳下乾涸的大排水溝撿起球,爬了上來;排水溝再過去是一片農田,側面有一間小廟,小廟的斜對面有棟獨立的民宅,門前搭了個棚子,好像正在辦喪事,我看了一眼,一面往回走,卻好像被甚麼東西拌了一下,差點就摔跤了;轉過頭去看,卻沒看到甚麼東西;雖然是夜裡了,不過馬路邊的路燈剛好就在一旁,我想了一下,也没管那麼多,拿著球就跑回去繼續打球了。

當天晚上一直在大姨媽家裡待到九點半才離開,回到家,洗完澡也就上床睡了。

沒想到當晚卻做了個噩夢。

我夢見我回到表哥家前面的空地上,四週明明很暗,卻又看的一清二楚;兩邊的樹木看起來比平常更大,房子卻變的舊舊的、小了些,又有些模糊。我糊里糊塗的往馬路走,走著走著,看到了先前撿球時看到的那間廟。廟前多了兩個紅紅的大燈籠,門卻關上了。到了廟前,我又想到今天看到的那戶人家,我望向對街,民宅不見了,只有一間小木屋,很簡陋的那種木屋,不知怎的,我竟然走了過去。

門半開著,我不知道哪裡借來的膽,竟然跨了進去。

一開始的好奇心,完全壓過我應該有的害怕,我竟然看得仔仔細細的,一直到現在,我都還記得看到的東西。

房間裡只有一張桌子,四角型的木桌,桌上有一個鍋子,裡面放了一大塊豬肉,鍋子旁邊放了一把菜刀,然後我感覺到有東西在動;我這時才注意到,豬肉上繫著一條細細的紅線,沿著紅線往上看,是一團說不清楚的東西。

像是一團灰灰的霧,依稀可以看到人的五官,毫無表情的看著我。紅線直接穿進那團霧裡頭,就這樣飄啊飄的,看著我。

我大叫一聲,可是竟然聽不到自己的叫聲。奪門而出,我拼命的跑啊跑啊,只記得跑得好累好累,全身都出了汗,然後突然跌了一跤,最後的印象,就是我摔進大排水溝裡頭。

我嚇醒了。

醒來時,我跌落在兩張床的中間。一旁的弟弟依舊熟睡著,而我,則是滿身汗。

過了好幾年,有一次過年偶爾跟表哥提到這件事情,他嚇了一大跳;我看著他不可置信的表情,問他怎麼回事。

他說,我看到一塊肉,旁邊放了把菜刀,在一間簡陋的小木屋內,這正好是一個字: 俞。

表哥告訴我,那戶辦喪事的人家,就姓俞。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紅綠
  • 夏天聽這種故事,不自覺地涼了起來...
  • 確實是蠻涼的~嗚~冷颼颼地~

    macro32 於 2010/09/01 10: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