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案絕對是肯定的!

但是,端看你用什麼態度來面對當兵這件事情,以及在當兵期間的生活。

在我當兵的年代,役期是一年十個月,扣除成功嶺大專集訓與軍訓課抵役期,我當了一年八個多月的兵;更正確來說,前半年當兵,然後受專長訓四十五天,重新分發後,過了一個月後掛下士官階。

至少,也是個官了,而這樣的轉變,也比較符合我的個性。

我是個比別人稍微要再堅持一點、龜毛一些的人,也因此,即使未必力求完美,但也是那種要做到自己認可為止的個性。所以,即使在部隊裡面,即使是無法逃避的國民義務,我依然很快的,就得到主官、長官的認同和信任。

在第一個部隊,我身為部隊中唯四的兵,自然沒有什麼地位可言,剛到的時候,還因為腳扭傷,而無法遂行報到隔天就開始的實戰演習,也因此被營長氣呼呼的罵道:「總部幹嘛送兩個垃圾來給我!」(另一名跟我同梯的弟兄有脊椎側彎的問題,可是剛好少一度,所以還是得當兵)

我聽在心底,不服氣,也要拿出行動來證明。於是,別人在跑步,因為腳傷不能跑的我,便在一旁做伏地挺身、吊單槓;別人伏地挺身三十次,我就把後腳跨在樓梯上做四十次。一個多月過去,單槓從兩下進步到六下,伏地挺身一次可以七、八十次,就只剩下跑步,還是我的罩門,因為沒有及時治療我的腳踝,變得很容易扭傷。

後來,營長推薦我到通訊學校去受訓,還在我的莒光作文簿上寫著:「看你認真、努力、負責任的態度,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將來不論在部隊還是在社會上,一定能夠有所成就!」

受訓的時候,我是第一個通過實作測驗的學員,第二個通過時,已經過了三天;我為了大家,晚上特別開課幫大家上課,我想同學們一定都很訝異,沒想到在人人都必須替自己著想的軍中,還有人願意這麼雞婆的幫大家上課,還不厭其煩的替大家解答疑惑。沒三天,我的喉嚨啞了,其他學習比較快的弟兄看我這樣,也義務當起小老師,減輕我的負擔。

本來到這邊受訓的新兵們,態度才開始認真了起來,接下來一個星期,便幾乎都過關了,最後只有一、兩位同學沒通過測驗,而我們上一屆的學長,有三分之一沒過關。

再次分發後,我依舊忙碌,來自於長官們,公的、私的各種任務和請託,我都盡可能的一一解決。於是我的事情越來越多,高裝檢、總司令來訪、清潔競賽、軍歌比賽,只要有大活動,我就得背值星;東西壞了我要修,後備軍人表揚活動的喇叭系統我要接,兵棋推演的兵棋臺我要做,有作文比賽、要畫海報、司令的電視線訊號不好、大門警鈴不響、加班的長官要吃宵夜。。。。只要「一通電話,馬上服務到家」。

有一次,本軍要舉辦軍歌比賽,比賽歌曲就是本軍的代表軍歌,結果我按著簡譜,怎麼唱都跟大家的唱法不同。我趕緊去找作情科科長,請他跟總部確認正確的唱法。

果然,我的唱法才是正確的;在比賽當天,其他所有部隊全部都唱著以訛傳訛的旋律,結果評審老師也似乎很清楚什麼才是對的,我們的部隊拿到了冠軍,這也讓司令非常高興,相關負責的長官都記了嘉獎,不過,我這個小小士官,倒是被忽略了。

公的是被忽略了,可是所有的長官對我,從沒有當我是下屬在看待,而是一個,可以幫他們很多忙的弟兄。也許,你會認為,他們不過當我是個工具,時間一到,一樣踢開來,但是我學到的東西,有形的、無形的,卻是無可否認、無可剝奪的。

當兵期間我也看過很多擺爛到底的兵,說謊、拖延、耍賴,無所不用其極;又如何?他們在其他人眼中比垃圾還不如、比天兵還糟糕,就算可以成天無事,那也只是浪費生命罷了。

如果你肯認真面對部隊中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個任務,把它當做是一個責任,好好的去完成它,我相信,任何人都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同時,也會包括人家對你的認同與敬重。將來出社會,誰敢說,永遠不會遇到這些當兵時的同儕呢?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