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大學宿舍的交誼廳裡,我和一群球迷,擠在窄小的空間裡,看著棒球轉播,隨著戰況大聲吆喝,或是踹腳嘆息;曾經,因為職棒簽賭,看到時報鷹解散而嘆息失望;然後,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賭,害慘了職棒,也間接害慘了台灣棒球。

金龍旗最興盛的時候,全國有破百支的球隊報名;當年代表全國與日本調布少棒隊比賽的垂楊少棒隊,是我的母校(詳見維基百科);棒球,是小時候,最常玩的運動之一。

在米迪亞的黑道插手經營球隊事件之後,一方面大家都感到非常疑惑;但另一方面,也激起了死忠球迷們想要用力拉一把、想要自己的球隊奪得總冠軍的心意和意志。刷新總冠軍賽的票房紀錄,球賽也在拉鋸之中,深深的拉扯著每一位球迷的心。

也許是個性中那種不喜歡和多數人一樣的基因作祟,我一向是站在兄弟隊的另外一邊,反正不管哪隊跟兄弟比,就幫另一隊加油,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兄弟的球迷太死忠、太激情、太激動,每次在學校看球賽,看他們的態度真的讓我有點不爽。(特別是在寢室念書時,遠遠的交誼廳總能傳過四分之三走廊的長度,直接把噪音傳送到我的耳朵裏頭。)

不管怎麼說,我身邊的好友、同事,卻偏偏清一色都是兄弟的球迷;這也造成了,我對兄弟隊的球員,竟然如數家珍,遠比其他隊還要熟悉。

今年的球賽,從熊隊被橫掃開始,大家開始注意到,不一樣的兄弟象;儘管一路支持的球迷大多還在,但是,今年的象隊,除了贏球的決心一樣強烈,拼戰精神一樣的感人,陣容也慢慢穩定了下來。

破紀錄的單場三轟,開始點燃球迷的熱情,一戰又一戰將賽事拉長到第七場,受傷的恰恰,不服輸的拼勁,想贏球的決心,傷後的眼淚和自責,一幕又一幕的扯動隊友的決心。

第六戰,陳瑞振的安打、想到日本打棒球給岳父岳母妻兒看的王金勇打出全壘打、不滿對方挑釁的動作而幾乎起衝突。。。。
在充滿無聊政治話題的新聞環境中,至少我們還能有所寄託。而且我相信,在美國大聯盟,是看不到這樣的畫面的。

我沒辦法看現場轉播(因為還在上班),但是看著新聞,想像著恰恰拖著受傷的腿走回休息區,在陳瑞振耳旁說:「加油!」;想像著陳瑞振忍著激動、抵抗著壓力,穩穩的擊出安打;想像著王金勇扛出全壘打牆外時的神情,和球迷們的激情。

帥呆了!

比賽的結果,只是記錄,只是歷程之後的句點;但拼了命求勝的過程,在球迷心中、在球員心裡。重拾感動的我們,不管明年是否會願意走向球場,但所有的感動將會,好一陣子,沈潛在這一群愛棒球的棒球痴、棒球狂心中。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