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希望被尊重、需要被尊重;許多人消費,並不是真的為了消費的標的物,而只是想要,享受那個過程。這一次的主角,令人氣憤,卻也令人同情。

第七彈來囉!

餐廳的同仁,大多找自當地附近的居民,土生土長的;即使附近有些大專院校,學生也多數來自於當地。餐廳所在地,是個著名的觀光點,住民以客家族群為主,其次才是閩南人,更特別的,也有為數不少的原住民族群。

同仁們的組成,多數是客家同胞,少數是原住民同胞,他們有個共同狀況,台語能聽懂,卻不一定聽懂較特殊的台語口音;會講台語,卻只限於一些比較日常的、重要的對話。

有時候我們會遇到許多中南部上來的團客,他們有的是住在同一村的社區居民,有時候是產銷班的農民團體,有時候是公司出遊。濃厚的鄉下口音,往往連我這個出身中南部的閩南人都感到有些吃力。

這位老先生,身穿深咖啡色格子外套,戴了個深茶色的扁帽子,身形矮胖,眼神朦朧,說話咬字不清,卻十分洪亮。

當天站櫃的是一位原住民小妹,坦白說,叫做小妹其實連我自己都不認同,如果不是她今年才高二,她其實很容易被聯想成鄰家的大嬸。

老先生在櫃檯考慮了很久,才用臺語跟櫃檯說:

「一罐汽水。」

當時我正在清點櫃檯附近的貨品,那四個字雖然洪亮,卻不甚清楚,更何況,『汽水』實在太籠統,可樂、雪碧、沙士都是汽水,於是櫃檯小妹便用國語問了一句:

「請問要哪種汽水?」

『砰!』

老先生握著拳,重重的搥了櫃檯面!

幾乎所有同仁都跑到櫃檯來,所有人都嚇了一跳。老先生口齒不清的嚷著(台語):

「汽水就汽水,看不起我是不是?」

櫃檯的小妹嚇呆了,臉上只剩下傻笑。這時候,還是餐廳的大姊出馬了。操著不熟練的台語,不斷跟老先生解釋,講一些我們家的小妹聽不太懂台語、非常抱歉之類的話。大姊很快就安撫那位老先生,並且賣了一瓶茶給他。

搞半天,他不是真的要喝汽水。

我繼續著清點工作,一面聽著老先生和大姊聊天。老先生拿出他的皮包,把證件一張、一張拿出來,告訴大姊,他在大學裡面當工友,一直強調,是「大學」的工友。

接著,他又拿出幾張照片,他女兒、孫子、老婆,一一拿出來聊,就這樣,站在櫃檯,一直、一直聊,直到同一團的客人都買完了紀念品,準備集合的時刻。

一種米養百種人,真的是這樣,做服務業的,每天都得面對客人,形形色色、千奇百怪,什麼人都有。老先生滿足的喝著茶,笑著回到隊伍裡,大家也都鬆了一口氣。

總評:
惡劣度★★★
陰險度★
白目度★★★★
智障度★★
奧客指數 75/100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