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男女主角,在這部電影,既不是英雄,也非舉足輕重;拿掉這兩個角色,勞馬可以當主唱,日本唱片公司大可以請夏都飯店的幹部來負責監督;茂伯可以繼續送他的信,也許,友子阿嬤的信也就沒有人會注意到了。

於是,砸了吉他的阿嘉,從台北飆回恆春,從必須戴安全帽的台北(台灣唯一有法治的地方?),回到戴安全帽反而有點奇怪的國境之南。如果是我那台十八年的機車,應該早就縮缸了。

無論如何,姑且不論為何一家飯店要在自家的飯店旁邊辦演唱會,還得跟鎮長申請才能放行,演唱會通過了,條件是熱場樂團必須是在地的。然後辦了甄選會,阿嘉彈了那麼幾小節,就雀屏中選,而茂伯還得用威脅利誘的方式才能加入,也難怪他會問馬拉桑「你跟鎮代表關係很好喔?」

從團練開始,一直到友子終於受不了要出走,然後遇到茂伯遞上喜帖,並且在象徵大和解的酒席發生後,友子和阿嘉的感情才用一種很奇怪的方式爆發出來。是因為喝醉酒?還是因為褻瀆了偉大的月亮之神?總覺得在阿嘉家裡發生的轉折,對我來說,不下於天龍八部當中,神仙姊姊和段譽在井裡頭發生的轉折----叫我難以接受。也許,我已經算老古板了也說不定?

無論如何,雨後天晴的彩虹之神,讓林曉培聽到友子不經意的告白,輾轉得知自己的奶奶就是失信的主人;然後阿嘉為了友子,也為了自己,跑了一趟老友子家,交出了信;回到海邊,告訴友子:「留下來,或是,我跟你走。」

原來愛情還是可以有複選題,而且,除非你不作答,否則一定都會得分。也許應該叫做送分題。

然後是歌曲到了一半,鏡頭帶到友子,勞馬送上項鍊,也送上整部片子,不需要對白,卻很滿、很滿的感動。讓我想起漫畫「灌籃高手」當中的最後一集,長達數頁的比賽倒數幾秒,半點對白都沒有,只有眼神、動作、信任、表情,而無言,勝過千言,此時無聲,勝有聲。

最後,就只剩下老友子阿嬤,梁文音上場送行的畫面。但對觀眾來說,現實生活中的海角七號,卻依舊上演著,奇蹟。

從上映三天的七百萬,到破千,到范逸臣承諾破兩千萬就裸泳,再到破億、破兩億、破三億、破國片影史最賣座電影,到成為台灣影史上第二賣座電影。。。。

恆春、滿州從冷清的鄉下地方,成為熱門的景點,別忘了,滿州還是全台灣自殺率最高的地方。回過頭來看,所有的角色,其實男女主角的個性反而不那麼鮮明,感覺上是貫穿全劇的引線,卻又不那麼刻意,魏導成功的營造了一個團體作戰策略,讓所有人都很平均的呈現自己的角色和個性,告訴大家,人人是主角,個個是英雄,卻又平凡如你我。

※本篇所有照片均來自海角七號官網,特此說明。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