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伯,第一個深刻印象,就是被巴士撞倒躺在路邊的樣子。

他的長相讓人想起大多數五十歲以上的老人家,嘴上不饒人,卻心地善良,滿嘴粗話,卻能屈能伸。他們是十幾年前台灣社會的中間份子,他們是三年級生、四年級生,走過台灣光復的歲月,走過退出聯合國的時點,走過十大建設,走過台灣經濟奇蹟,他們,應該被尊重,而且被感激。

就像我祖父母那一輩,許多人一輩子貢獻給公家單位、國營事業(台糖、台灣菸酒、郵局、中油),為自己和家人掙得了一幢房子,夠用的積蓄;他們個個都是台灣的國寶。

在知道阿嘉把信藏在家中,又偷拆別人的信之後,茂伯明著說會受到懲罰,可是心眼裡是想要上台,然後出現鎮代表和阿嘉交頭接耳的畫面。等到拿了bass,又一直被嫌,然後推薦了馬拉桑,當上鈴鼓手,卻又非常不爽的表現,真的非常逗趣。

我最喜歡茂伯的一幕,是最後的演唱會台上,當主角們相繼下台,群眾高喊「安可」時,突然看到茂伯還在台上,彈起「男孩看見野玫瑰」。很帥啊,茂伯!

大大的戲份不多,但是還不錯,很有個性的小女生,沒事就來句「阿門」,也很有娛樂效果,記得她媽媽(林曉培)問她,你怎麼沒在教會,她答的很妙:「我被上帝趕出來了。」

當然,絕對不能錯過勞馬哭倒在大大身上的那一幕;一個小男孩般的大男人,靠在一個有點過度早熟的小女孩身上哭,魏導演,你真的很會搞電影,很會做衝突,很會說故事。

對了,還有大大在電梯裡唱歌,然後電梯裡的大人說了一句:「誰說我們恆春沒人才!」這句話是驕傲,卻也反應現實的無情。

鄉下地方人都出走了,留下來的人真的不多。以前在園區跑業務,天天都可以遇到來自雲林、嘉義、屏東、花蓮、台東、苗栗的外地人。也只有過年回嘉義,才會感覺到,「喔,原來嘉義真的有二十五萬人口!」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