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父親,

 

很久沒寫信給你,雖然,這是一封,也許送不到你眼前的信。天很冷,景氣更冷,可是,心不能冷。

小時候,即使感冒,你也不太希望我請假;有一次被老師強迫回家休息,你一面餵我吃藥,一面告訴我,「你在這邊休息,地球還在繼續轉動。」

我懂得。所以從小,我功課不是頂尖,但一定比別人認真、專注;好幾次,你教我數學,因為我的遲鈍而生氣,我也很自責的哭了。幾次之後,為了不讓你再煩心,我就努力不再讓你必須來教我數學。

於是,我變成大家眼中、口中所謂的乖小孩、乖學生。每個級任導師都對我很好,還推薦我上一所國中的好班。然後我成為數學小老師,在高中聯考考了全校最高分,念了數理資優班。

高中同學,個個都是高手,還有好幾個天才,我不跟他們比,總是跟自己比;考上清大後,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興趣,才知道其實我喜歡的是,創作、音樂、設計,但是,似乎有點遲了。

我只能在僅有的選擇當中去選擇。電機系畢業後,為了家裡的事業,我念了企研所,希望可以幫的上忙。家裡從物流開始跨足餐飲經營,我一面幫公司制定規章,一面提醒你要重視員工、要多溝通、要注意財務狀況。

有一次我希望你把公司的財務狀況透明化,卻被你大聲斥責:「你懂什麼會計!」

之後我只好暫時放手,把已經延了一年的研究所論文給完成,然後去當兵。退伍後,留在新竹當半導體設備的業務員,又一直被你要求,回家幫忙。

那時候公司的財務狀況就已經不對了;貸款的利息即使和淨收入勉強打平,卻因為但旺季的落差,有時候手頭緊、有時寬;有時你便拿去票貼、去借款,讓已經微薄的利潤又被拉低了,但是,你並沒有察覺這樣的危險性和錯誤。

我把研究所的好同學、最好的朋友拉到家裡幫忙,好不容易理出公司的財務狀況,也把日後的經營方向都擬出來了,你卻選擇不相信、選擇忽略。

後來接了新竹這邊的餐廳,連我都被你當成棋子,丟上來。你老是抱怨身邊沒有人才,卻總在我提醒你,「因為你從不信任別人」之後,一次又一次的忘記要栽培、信任你身邊的人。

我沒放棄。還是不斷的提出可行的方案、提醒你要注意哪些事情。但是,一次又一次的,你總是忽略、不聽從我的建議。這,難道是你當初要我回家來幫忙的初衷?難道是我放棄一個月只要上班二十天,月領五萬的工作,然後回到一個月要上二十五天班、月薪只有四萬工作的理由?

我的好朋友看懂你不是個好老闆,選擇離開了;許多有能力的同事也一一離開了,剩下的,不是混日子的,就是聽話的,或是懂得揣摩你心意,卻只會搭順風船的人。

離開北上新竹前,我殷殷的交代你,和另一位你十分倚重的主管,要積極開闢財源,絕對不可故步自封。結果,你們怎麼做的?居然採取相反地作法。利息的支出是不會減少的,光縮減人事、物料成本,不可能改變這些;但你們給我的感受,總是把我的話當做耳邊風,故作尊重的聽一下罷了。

失望、失望、再次失望。

我不知道,換作其他人,可以選擇再相信你幾次。

為了你的債務,我當保人,也借錢給公司用;甚至到了後來,你沒有知會我,就偷偷把我當保人又去貸款,這讓我非常訝異而難過。然後你開始變了樣。

承諾人的事情老是跳票,質問你時選擇遺忘。景氣每下愈況,你選擇逃避、消極,而我依然無能為力。幾年下來,我給你的點子、建議、想法、提案、企劃,老早就比一本牛津英文辭典還要厚了。

即使再你跳票之後,也還有你生意上的好友,和我,大家絞盡腦汁幫你想辦法,幫你擬定作法。誰知道,你答應的事情,又再次跳票,什麼也沒做。

然後,開始賣掉賺錢的餐廳,即使我怎麼跟你說、跟你勸、跟你分析,你還是,讓我一再、一再、一再的失望。然後在幾天之後,告訴我你的後悔。

不,我不要聽你的後悔,我要聽你的懺悔,要看你有所改變。不,我不要聽到你那些事業上的朋友,老說是因為我的善良和孝心而幫你,我要看見你的誠懇面對,和你的振作與虛心。

要走到今天這個地步,至少要犯下一百個錯誤,而你犯的這些錯誤,偏偏,偏偏都是我可以預見、也一再警告、勸告你不要去做的錯。

我總是替你想、替母親想,當身邊的女友一再催促我的年歲漸增,我卻只能苦苦的道歉,一再的推延婚事。我的孝心、體貼,給了我什麼?身上也背了八百多萬的貸款,連走都走不了;老弟呢?生了個拖油瓶給你,只會跟你要錢,你幫他開了餐廳,用的是公司的錢,連貨款都沒辦法正常回收,到最後還得拿錢幫他付房租、水電費。

他現在可自在了,只要養活自己就好。沒道理,真沒道理,自私如他,卻自在無憂。我呢?

那天找了會計師到公司開會,從頭到尾,大家的建議你都沒聽,卻只聽得進會計師講的那句話:「會去找地下錢莊借錢的人,都是因為親戚朋友都放棄你了。」

事後你一再重複這句話,我就知道,你真的沒有自知之明,你真的沒在反省。

我覺得,這些地下錢莊,就是來懲罰像你這種,在親戚朋友前面已經完全失去信用的人。難道,你真的看不清?以前那位雞婆到不行的老爸,以前那位自信滿滿的老爸,那位偷偷在辦公桌抽屜裡藏滿藥罐子、維他命的老爸,哪去了?

大二那年,我發現自己的志趣不再電機上頭,開始去尋找自己;那種茫然和迷失,已經超過你可以給我的範疇。端午節的連續假期,我連在家裡都不自在,選擇提早回學校;你載我到車站,臨行前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說什麼,最後只好塞了兩千塊給我。

回到冷清的校園、無人的宿舍房間,我趴在床上痛哭。

然後我開始做一些以前很想做,卻不敢放手去做的事情。我回到吉他社,開始狂練琴,開始參加比賽,拿下一座又一座的獎杯,然後,到民歌餐廳應徵,終於,做到了我一直夢想的事情。

之後選修了經濟系的課程,把自己的人生轉了轉。企研所對我來說,如魚得水;每天沉浸在一本又一本的課外書籍,找自己想找的、看自己想看的,從物流管理、行銷策略、消費心理,到便利商店、連鎖加盟、網路浪潮;我看管理的書,也看實務的書,之間還在樂器行兼差教吉他,一星期最多兼了十二個班,還在女中吉他社當指導老師。

那陣子,我一路往前走,你卻停了。

也許我應該選擇高飛,而不是還巢反哺;在你根本也無法信任自己親生兒子的前提下,我根本無從著力,你只看得見你想看見的,只會挑選,你,會去走的路。就像你永遠會去消費的商店、餐廳,會點的菜,永遠都是那幾樣。

父親,曾幾何時,你不像我的父親,卻像我的孩子;曾幾何時,我的白髮偷偷地滋長,白過你總是染黑的頭髮。

我不怕苦,也不怕承擔,卻擔心你不能、不敢去面對;我可以繼續努力、堅持,儘管對身邊的人非常抱歉,卻無法信任你現在的每一個,只看眼前、不顧將來的錯誤決定。

為了延三天,你就會去借地下錢莊的錢,卻不去面對銀行、親友,誠懇的對談。

那天你親自把沒到的貨品送上來,明明只有八千塊的貨物,你開口就要了兩萬五,還編了許多理由,即使你明明知道,你瞞不了我,你還是選擇欺騙。我們連再見都沒說,你就急急的南下了。

難道,你還沒找到,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人活著的核心價值是什麼?難道,你還不清楚我為什麼放棄那麼多,理想、夢想、興趣、感情、婚姻、我的未來。。。

天冷了,請注意保暖;人情冷了,請珍惜你身邊的親人;景氣冷了,請咬著牙撐著;公司垮了,只要身子還硬朗,只要志氣還在,只要。。。。。

只要,心還是熱的,眼睛是雪亮的,一、定、可、以、繼、續、走、下、去!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