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又要跨年了。跨過08和09這條既模糊又鮮明的界線,眾生臉上的表情,也許是無奈中帶點失落,失望,卻也無法再期待些什麼。

這不是個好的一年,卻也還差不到哪裡去,至少,我們都還在這裡。

回顧08這一年,海角七號五點二億的票房,像一道跨越台灣南北的閃亮彩虹,用笑和感動撫慰台灣人,用奇蹟和淚水振奮台灣人。

另外一部偶像劇「命中注定我愛你」,也一再刷新台灣偶像劇歷史;不斷衝高的收視率,就好像日本的「木村拓哉+松隆子」的話題組合。電影也好、偶像劇也好,都拉抬了周邊商品的熱賣,也讓劇中人紅遍亞洲。

台灣人民的創造力,總是如此的出人意表。

在遊戲界,有人這樣說:「歐美,是玩家在作遊戲;日本,是會社(公司)在作遊戲;韓國,是國家在作遊戲;而台灣,是商人在作遊戲。」會這麼說,是在批評台灣的遊戲製作商,總是以商業為導向,而不是從消費大眾、玩家們的立場去出發;即使是現在的線上遊戲,即使號稱免費,一樣會為了利潤而破壞遊戲公平性。

在我們熟知的演藝圈,幾年以來,韓國用國家的資源和國家級的企劃在拍偶像劇和電影,而這造就了這幾年韓流流遍亞洲;日本電視台精緻而細膩、具有深度的製作,一直讓我無法自拔的看過一部又一部日劇;大陸這幾年也開始拍起時代劇、現代劇,服裝的考究、場景的堅持、臨眼的數目,已經遠遠超過我們的格局。

上半年搶下收視冠軍的台視八點檔「劉伯溫傳奇」,拍了數百集,每次皇上議事卻永遠只能在御書房,永遠就只有幾個官、一位公公。這讓我想起以前童軍營火晚會時,總愛搞一個橋段,雙方對峙僵持不下,此時一方探子來報:「啟禀將軍,我方援軍王將軍帶了千軍萬馬前來!」然後,永遠都只會有兩個人,一個叫「千軍」,一個叫「萬馬」。

論格局、論市場、論資金,我們贏不過大陸、日本、韓國、香港。台灣有的是什麼?

展望09,回顧08,海角、命中的成功,應該帶給我們些什麼啟示?為什麼台灣的F4可以打回日本演藝圈?為何周杰倫現象會被韓國記者拿來批判自己國家的演藝生態?

1.沈澱過的鄉土文化正在遍地開花。

曾經是選舉的花招,被拿來作為分化族群的手段,其實應該更認真的去看待。那是屬於這塊土地上人民共同的生活體驗、回憶和情感。五年級生的民歌、爆米香,六年級生的後民歌時代與夜市,到現在七年級生的網咖文化和流行樂壇,必定各有各的特色和代表人物、事物。而包裝著這一切的,是台灣這塊土地、不斷前進演化的政治生態、媒體生態與社會形態。海角讓我們反叛的嘲笑台北,回到渴望繁榮,卻又害怕因進步而破壞傳統的屏東恆春;海角滿足了人心當中,即使我是鄉下人,也是有了不起的存在;即使年華不再,也想要上台演出的不服氣。

「命中」雖然還是老梗式的劇情鋪陳,然而細節卻處理的很平滑;配角出色的演出,不但沒有減低主角的光彩,反而適切的陪襯出角色們鮮明的個性。如果說海角的選角很成功,命中也是如此。但是同樣的貧富對比、城鄉差距,薑母島、薑王爺、薑軍包,同樣也讓我們重拾鄉間生活的可貴,嘲諷奢華繁榮的都市生活。

2.團體作戰取代個體作戰。

這一年,幾乎不再看到非常具備特色的新人。海角幾乎沒有主角可言,或者說,人人都是主角;命中的配角們,個個鮮明搞怪、演技精采,撐起了整部劇的張力。男主角的奶奶和狗狗,女主角的姊姊們和媽媽,還有那跟在男主角身邊的特別助理,Dylan神父,每個都很搶眼、很有feeling。看看台灣的演藝圈,這一年,有星光幫、超偶幫、週日幫;團體有喬傑立、黑澀會、棒棒堂。然後週六日晚間八點的綜藝節目走的是達人風,平民、寵物上電視,連蒙古、越南的特技表演人才都來分杯羹。

我相信來年這樣的趨勢還是會繼續。

3.台灣必須用創意和本土特色來取勝。

先思考,什麼是無可取代的?本土化,每個國家都有,這且不提;台灣還擁有什麼?比別人靈活的中小企業、特殊時空環境下孕育的特殊人生觀、海島住民直爽的個性與即使被打壓也不低頭的態度。用這些元素,化作行動、服務、產品,就是獨一無二的台灣精神、台灣特色!

打個比方,統一超商的公仔,永遠都是舶來品,Hello Kitty、小叮噹、CiBoys;看看全家,取經公仔、棒球公仔、這陣子的吉祥獸招財星,找了國內知名的橙果、頑石等設計公司,推出真正屬於我們本土的東西;姑且不管整體的營收提昇效率如何,我個人就比較偏好全家的作法,也比較喜歡到全家去消費。Why?因為,全家就是你家!(好爛的梗!)

也許大家還是搞不清楚什麼是臺灣人的特色,那麼看看每次國際性的棒球比賽吧!台灣人對於棒球的狂熱、場上加油的力道和精神,連CNN記者都曾經專文報導過-即使在動輒十幾萬人的美國球場,也從來未曾經歷過那只能坐滿兩萬人的台灣棒球場,所帶來有如地殼吼動般的震撼力!

最後再舉個例子,讓大家看看台灣人是怎麼拼命的。幾年前我在大學修一堂「無線通訊材料與導論」,老師跟我們描述了,在德國漢諾威大展上,台灣廠商怎麼贏得老外家用電話的訂單。


話說一名美國新成立的電信業大戶,一大早九點拿了產品規格需求,在展場上一家家詢問。首先當然不能錯過地主國,德國人的嚴謹,舉世皆知。老美遞過規格,老德們當場推敲,斟酌了許久,為了確認,還打了好幾通電話和傳真,最後告訴這位大客戶說,下午三點才能給他答覆。

老美於是又拿著規格書,走向日本人的攤位。日本科技同樣十分細膩,而且堅持美感。日本展商們打了越洋電話,沒人接,一想,凌晨一點多,大家都還在睡覺,只好跟老美說,下午再給他答覆。這時候一邊的韓國人早就躍躍欲試了,一把拉過老美,接過規格書,當場就討論起來。「應該沒有問題,展覽結束前,我們就把我們設計的藍圖交給你!」研發人員就在現場的老韓這麼說。

韓國人的效率讓美國人大為驚訝。但是老美一想,為什麼美國本土所有廠商都找台灣代工?眼角一掃,看見一群台灣人正拼命發著傳單,便走了過去。台灣人一接過規格書,「請您稍等十分鐘,先喝杯茶。」電話那頭傳來睡夢中被吵醒的聲音,幾分鐘後,那名主管又撥了電話過來,確認客戶要的規格只要三天就可以開發完成;遍佈桃園、新竹一帶的上、中、下游代工廠,早就分布成為兼具彈性與效能的數十間小工廠,相當於數百條生產線、供應鏈,只要訂單一來,隨時可以啟動。

十五分鐘後,台灣展商拿了一張規格書給老美,請對方確認,甚至連交期都確認在一個半月之後。這名感到不可思議的老美還是沒辦法作決定;一直到了下午,韓國、德國、日本的答覆都過來了。德國人說要半年後,才能將藍圖設計妥當;日本要兩個月,韓國則還需要三天,飯店卻早就收到台灣傳來的藍圖,轉交給這名客人。隔天一早,老美在房間裡看著台灣人傳真過來的設計藍圖,還在猶豫著,房間大門傳來敲門聲。

「先生,有您的包裹!」

打開DHL送來的包裹,裡面居然是一台prototype(樣機)。台灣塑膠射出成型的技術也許落後德國、日本,但效率卻是舉世無雙。台灣那頭的老闆拿到規格,一方面請員工重新設計配線,同時也請外殼的配合廠商趕製外型。幾個小時後,德國時間下午五點(台灣上午九點),藍圖就設計好傳真到德國;沒多久,搭載著最新設計的電路板、具備著客戶初步要求外觀的電話原型機,就已經搭著DHL的飛機飛往德國。

老美看著手中的樣機,既驚訝又感動。

回到展場,下了十萬台的訂單。上市後,席捲市場,兩個月內就賣掉八成,市場需要緊急補貨。老美打電話給當初接單的老闆,詢問能否在兩週內趕製十萬台話機。

台灣這位老闆撥了幾通電話,問了問所有的配合廠商,每個小廠、小老闆們都表示,「日夜趕工也要拼給你,有訂單為什麼不做?」。電話那頭的老美也許只聽到了一聲『ok』,但台灣人勤奮的生命力和不怕吃苦的精神才正要開始發光。

每次回想起這段老師說的歷史,總會熱血沸騰;儘管這並不是最好的獲利模式,但台灣人的彈性、拼勁、辛酸,真的叫人鼻酸又欽佩。寫到這邊,你還要問我,什麼是台灣特色、台灣精神嗎?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