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亂起京城

 

楊恭馬不停蹄,連換三匹馬,三天後來到京城郊外。

一樣的明月當空,京城卻是一片火海。楊恭暗叫不好,來到城門外,雙腳在馬身上一點,便如流星般越過城牆。

雙腳在城牆頂箭樓上一踩,翻身而下,正當前勁已消,一口氣還沒上來,突然白光連閃,牆角處火把盡起,一眼望去,起碼也有數百人之眾。楊恭暗叫不妙,雙劍急撥,無奈人在空中,對手時機掌握實在精準,腰側一箭貫穿、雙腳傷痕累累。

但高手畢竟是高手。

楊恭覷準箭群中最有力的一箭,也是最致命的一箭,奮力轉身,迴劍一帶,跟著箭勢往城內一棟宅邸飛去。哨聲響起,鼓聲隆隆,城門衛所兵力如流水般湧出,陣列如山,盔甲亮白如雪,卻是御林大軍。

楊恭心念電轉,今日御林軍似是有所準備,難道出了什麼事。腦袋動著,腳下也不敢歇著,雙腳剛停定,運勁穿破屋頂,破瓦而入。

「搜!」

屋外火把明亮、軍靴踩在地面上,傳來陣陣轟隆又整齊的震動。

楊恭用手折斷箭頭、箭尾,臉上一陣抽痛;摸到屋內床沿,在底下一探一轉,喀嚓一聲,牆壁上一道暗門彈出,楊恭身形一閃而入,轉眼失去蹤影。前腳剛走,門窗已被御林大軍踹破。

城內衛所內堂上,有三人端坐木椅之上,一旁數十名侍衛靜靜側立,緊盯門戶。

一人頭頂文官官帽,一副師爺模樣,雙眼細長,眼神精湛;另兩位武官裝扮,身材魁梧,茶杯在手猶似玩具一般。

「奇怪,」那文官坐在主位,滿臉沈重,「時間提早了,難道我們的消息有錯?」

左側的武官搖了搖頭,聲如洪鐘,「不,恐怕是意外,只怕是我們弄錯了。」

「我同意林將軍說的話。」右側的武官拱拱手,「根據密報,反賊行動籌備已久,一旦有所行動,應該是多點進攻,四方協動,怎麼會只有一人曝光?」

那文官微微點頭,「只怕反賊們將錯就錯,這下子敵不動我先亂,各種配置恐怕已經為對方所察覺,不妙了!」

重重往桌上一拍,「兩位將軍,事不宜遲,原想出奇致勝,現在也只好兩出底牌了!」

「是!」

 

皇宮御書房內,燈火通明;四面禁衛軍將近萬人,團團守住,就連屋簷上、御花園內,通通有人來回警戒不提。

「李公公!」近衛迎著一名太監,紛紛拱手鞠躬;「皇上還沒就寢?」李公公問。

「回公公的話,皇上批閱奏章,已經有一個時辰,至今尚未凈身休息。」一名武官回答。

「請將軍幫忙呈報,就說粱尚書有急事上報!」

那武官躍上臺階,在門前輕喊:

「啟禀皇上,李公公有急事上報。」

房內無聲。

那武官再次說道:「啟禀皇上,李公公有急事上報。」

 

李公公和那武官換了換眼色,「不好!」李公公大喊。

那武官破門而入,只見皇上趴在龍案上,背後一把劍沒入體內,只剩劍柄在外。

兩人齊聲大叫:「皇上!」

 

京城內東市,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客棧。西廂房內,陰陽門宗主觀天闕正在房內打坐練氣。門外一人靜候,腰眼處有箭貫穿,雙腿傷痕累累,正是楊恭。

楊恭維持站立的姿勢已經一個多時辰,絲毫不敢打擾宗主。

觀天闕張開眼睛,眼中有溫暖的微笑,「恭兒,你先下去療傷吧!為師已經收到空城主人的飛鴿傳書,你,辛苦了!」

「是,謝謝師父!」說完倒飛而出,轉眼沒入黑暗之中。

 

觀天闕走出門外,西方京城的天空一片通紅,天空紫微帝星居然閃爍不明。他掐指一算,口中喃喃自語著:「開始了,開始了啊!」

同一時間,三天快馬路程外的空城內,一名書生也正巧望著天空;他微微一下,翻開桌上本子,提筆疾書。寫罷,淡淡一笑,「這次,希望可以找到好夥伴啊!」

 

請接著看

(三)宮廷秘史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