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了,清大。

晚上六點多的蕭瑟依舊,路上學生們的冷清依舊。水清木華,清大的學生是以一種內在的狂熱,包裝在貌似安靜的神情之中。

看似不相關的散落,骨子裡卻團結的要命,不用去驕傲的宣稱自己從哪裡畢業,只在眼神交會之間默認彼此的水平。

 

圖書館前面多了個像是公車亭的設施,不知道還有多少學生會知道,或是記得,以前石安妮曾經在圖書館前面拍過「青箭口香糖」的廣告。也許就連石安妮,也罕有人知了。她可是星星知我心裡面五個小孩子其中之一。

彎過小吃部,走過以前號稱「貧民窟」的「平齋」、「明齋」,一排橫木裝訂成牆,綴上幾盆植栽,一切都似乎美好了起來。那盞每次走過老是會突然熄滅,或是亮起的路燈,如今也穩穩的綻放著燦爛笑容。

水木餐廳變了,進駐了好多的小吃,回想起以前的自助餐,也不知道應該懷念從前,還是羨慕現在?

 

吉他社社窩也變了。以前的地毯變成木紋貼磚,吊起的吉他讓社窩多了不少空間;櫃子裡居然還翻到我十一年前留下的譜,完整無缺。

十一年代表著些什麼?我蹉跎的歲月居然在紅塵滾滾的塵埃當中打滾過十一個年頭。重新回到校園裡,走的每一步既踏實又虛幻,是回憶也是當下。

清大的氣息沒有太大的變化,就如同夜裡沈睡的大草坪、深沈的成功湖、悠揚的胡畔音樂性社團。

 

我已經無法回頭。

惹了一身烏煙瘴氣,我不復清明自在。水清木華,只存在於清大校園,和自己深處的想念之中。

許多高中生都嚮往著大學,我是少數的例外。但是出了社會,我畢竟無法例外的,跟許多人一樣的懷念大學時代的生活。

雖然自己畢業時,給自己的大學生活下了個註解:「我沒有留下任何遺憾。」

對比現在的我,一樣是兩袖清風,畢業時裝滿志氣,現在則是裝滿沈苛。

 

晚了,清華安靜了。

當機車隆隆遠離,我心底的清華也沉默了,安靜的躺回那不會被遺忘,卻也很少會被提起的角落。

那裡有,曾經的美好和夢想。

也有,現在明知再也得不到的,渴望。

晚安,曾經的美麗。

再見,清華。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