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天烏雲,四下砲聲隆隆,在隔壁那隻笨狗不間斷的哀鳴與狂吠之中,我沈沈睡去。


敵軍偃兵息鼓一天,讓我稍微鬆懈,卻在夜深之時大舉反攻。 他們以咽喉為攻擊發起地,四出發動攻勢,不惜以軀體為武器,入侵我方神經系統,癱瘓肌肉細胞的正常機制,讓我全身酸痛;未幾,又趁我大軍尚未準備充足之刻, 潛伏在氣管、支氣管的伏兵盡起,勢如破竹,最後更發動了生化病毒戰(廢話,他們本來就是病毒),仿效當年日軍偷襲珍珠港事件,意圖將戰線延伸到我身邊的親朋好友,不斷利用我的氣管纖毛基地、透過控制我的喉頭肌肉弟兄們,令他們不斷抽搐、過敏,將他們的後代傳播到大氣之中。


這卑劣的手段令我這提供戰場的主人非常不爽,於是飲用了大量的清水,並且在一種稱之為睡眠的至高無上魔法陣裡,再次召喚的我那數十年來屢戰不敗的免疫系統大軍們,啟動總體大反攻。


我忍辱負重的壓抑著咳嗽,不讓這場戰爭延伸到其他國家;發揮當年十萬青年十萬軍的精神,在我體內的大小器官、年老或年少的細胞,通通投入戰場;弟兄們精神亢奮、士氣高昂,這也讓我體溫一直居高不下;各個陣地不斷有軍情回報,敵軍此刻已如強弩之末,節節敗退,我軍奮勇殺敵,犧牲在所難免,卻也逐步收復失土、還我山河。


戰事終於告一段落,戰死弟兄們的遺體化為膿水,任其他弟兄們吸收、排泄;而敵軍終於被侷限到最初的根據地,無可動彈。全軍大勝、舉國歡騰,百姓們流下感動與辛酸的淚水,透過我的毛細孔設施不斷向我這個主人,以及世界各國傳遞著全軍獲勝的好消息。


沒有戰爭,哪來的和平?不經戰爭,哪懂和平的可貴?


昨夜裡的大戰,沒有砲聲隆隆,只有無聲的吶喊。醒時渾身發汗,方知昨夜大戰之猛烈激昂。吾十分感念,故發此一文,遙忌諸位奮勇犧牲的將士們,願他們英靈永在,佑我大江南北,永保安康!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