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看美國影集,總習慣拿來對照東方世界,特別是港臺兩地的電影。

美國人崇尚團隊合作,他們的英雄多半是優秀團隊的領導者,或是出身於某個團體,譬如ID4、藍波、諾曼第空降師、天龍特攻隊、不可能的任務、終極警探、致命武器、火山爆發、世界末日等等。

他們面對各種敵人,包括天災、人禍、細菌病毒、外星人、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恐怖攻擊,用各種智慧、反應去對應、反抗。

不同於西方,東方人的武俠世界,掌可劈山、刀可斷橋,一人之力可阻殺千軍萬馬。這反應了兩邊文化與思維上的不同,也造成了世世代代我們子孫們對於本我、他人之間觀點認知上的不同。

西方人強調合作,而我們卻往往喜歡獨立掌管一切,排斥與人合作。不論對錯,各有利弊,也形成兩者在各方面領域上的差別。當然今天的教育已經迥異於以往,之間的取捨、觀念的衝擊與融合,都值得我們繼續觀察。

回到正題,相信大家都聽過超人(Superman),事實上就我,或是多數東方人的解釋,會認為超人就是「不平凡的」,「能力超乎眾人」的人物。但是電影一路看下來,相對於東方人對武功高手的推崇(當然他們也有弱點),美國人對於他們的超人,是比較殘忍的。

從超人以下,有許多角色、個性迥然不同的超人們:

超人Superman - 來自外太空的「人類」,白天是一名戴著粗框眼鏡的記者,喜歡在電話亭裡玩變裝遊戲的超人,一身紅藍色系,有人說是美國國旗的映射,我說其實他是國民黨派到美國的臥底。

蝙蝠俠Batman - 超人內褲外穿就算了,他還拿來戴在頭上,世代居住在高譚市,曾經跟貓女有段感情,卻一直徘徊在親眼目睹父母親被謀殺的記憶當中。

蜘蛛人Spideman(有人翻譯做失敗的男人,也挺貼切)- 意外被不明品種的蜘蛛咬到之後,可以以一種十分娘砲的指法彈出蜘蛛絲,並且肌膚表面長出蜘蛛般的細微絨毛,可以輕易附著在壁面上。因養育自己長大的親人在街頭被槍殺,而走向復讎之路;最後殺了好友的父親,就連好友也不肯原諒他;在最新一集的電影中,總算在最後得到好友的諒解與協助,擊退強敵,並且也學會去面對自己內心的黑暗,去原諒與放下他人不得不做的「惡」。

夜魔俠Daredevil - 白天是律師,小時候因為放射線感染而失明,卻也造成其他感官上特別的敏銳。因父親橫死而大開殺戒。

閃靈俠The sprit - 意外死而復生的警探,一路追尋著章魚博士足跡,對抗到底。(這部我還沒看過,只看到影評。)

惡靈戰警Ghost Rider - 一名機車特技演員,為了挽救垂死父親的性命,與惡魔交換契約,可以在夜晚時化身惡靈戰警,擁有一雙帶來恐懼與絕望的眼睛。

閃靈悍將Spawn - 一位執行秘密殺人任務的探員,被上級陷害身亡,與撒旦簽訂合約而重回世間。身上的披風可以按自己的意志與想像而變化,因為死於火中,全身潰爛而必須生存於不為人之的角落。

當然啦,除了這些,還有綠巨人浩克、驚奇四超人、限制級戰警(基本上,玩特技完成那樣,不算超人才怪)等等。

這些超人們都有些共同的特色背景:都是社會服務工作者,記者、律師、警察、探員、研究員,當然蝙蝠俠因為祖上遺下不少錢,所以幾乎都在做公益。

再來就是,都有著慘痛的經歷:家人橫死,要不就是自己死,或者被放射原料照射、被外太空輻射照射到、被蜘蛛咬、被火燒,少數還得跟惡魔們打交道。

這告訴我們,超人之所以為超人,是必須經歷過非常淒慘的歷程,也因此造成這些「超人」人格上一定的缺陷與偏激。

所以超人也可以解釋做:在精神與心理上「異」於常人的人。

力量帶來的,不只是正義,往往也是破壞,美國人筆下的超人,看似強大,其實比任何人都脆弱。前陣子才看過「全民超人」,看來也一樣的悲哀。兩兩成對的超人,只有選擇分開,才能擁有超人的力量。

先有犧牲,才有強大的力量;先有毀滅,才能造就復讎的意志;有了脆弱,才顯得出力量的可貴,也才懂得去善用力量,也才能懂得如何去拿捏。

所以真正的高手,只有在最必要的關頭才出手,有時候必要關頭他還是不出手,那就是因為,還不到最後關頭;有時候到了最後、最關鍵的關頭他還是沒出手,那是因為,

 

..................

........

演員忘了台詞,楞在當場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