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幾次重要的倒數,都是可以跨越的里程碑。

高中聯考倒數,大學聯考倒數,研究所考試倒數,退伍日的倒數。

很久沒有這樣倒過來去算日子了。人們真是有趣,用這種遞減的方式來表達時間給自己的壓力,試圖去激發體內的潛能。

當然,有時候激發出來的,還有不滿、憤怒與沮喪。偶爾,會有些人因此而逃開;偶爾,極少數人會因此而永遠失去倒數的權利與義務。

 

這次的倒數,卻像是一班即將停駛的末班火車。

走了,就再沒有回來的可能。

雖然說我的生命應該也可以開始倒數,但我暫時還不想這麼早就開始;會提到性命,是因為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我生命的一半。

人家說「伴」這個字,就是陪在你身邊的另外「半個人」。我說「侶」這個字,是兩口子一起搭伙吃飯,口連著口彼此相依相攜,互相傾訴。

 

雖然說已經到了應該很理性去看待、面對一切的年紀,雖然我試圖用平靜的心情、平淡的表情來扮演這倒數中的日子,其實心痛沒停過,淚水沒停過,只是它們靜悄悄的,在白天沈睡,在人前安靜,在深夜甦醒,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放肆。

不甘心。

多年來的努力和操心,想要力挽狂濫,卻終究抵不過父親的剛愎自用與一錯再錯。

不甘心又能怎樣。都到了這個地步,我這做兒子的卻還是很容易心軟。

也許長輩們說的沒錯,我真的太善良了,直到這個時候,我才真的發現這個事實。

 

當生命的交叉口,從複選題變成單選題,又從單選題變成是非題,最後連作答的權利都失去了,你又能如何?

剩下能夠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不捨漸漸發酵,想再為你做些什麼,讓你可以好好的走,未來的日子可以過的更平順,可以找到一個愛你的程度只輸我一點點的人。

 

那天腦海裡突然浮現一首老歌,那是東方快車合唱團的歌,「我至少可以給你什麼」。

副歌就像我的心情,在心裡頭不停重播:

我至少可以給你什麼 不管青春如何難留
握緊我們的手 就讓時間它慢慢地走

我至少可以給你什麼 儘管去做不要怕錯
就算我們的愛 不能改變什麼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