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來源:為了消費券 張忠謀、郭台銘隔空交火 曾馨瑩幸福依偎

片段摘錄:

批評消費券是浪費子彈,張忠謀話說得很直接,「這是800億的一個子彈,這個800億的子彈,我是覺得恐怕還可以用在別的地方。」但是郭台銘不認同,兩大企業天王隔空交火。

張忠謀表示,「每一個子彈都要用在很有效的地方,教育啦!以及基本的建設啦!這種我是覺得都有很多都可以推動的空間。」郭台銘則說,「做事的人都容易受批評,我還是講這一句話,但是有做比沒有做要好,應該大家鼓勵,多對做事人去鼓勵,大家如果挑毛病,我覺得就延遲做事的時間跟經費。」

 


 

都對。

我一直認為,涉及公眾的決策、團隊的制度,就很難有完美的一百分。

把錢花在刀口上,是很基本的觀念,站在企業主管,甚至是家長、個人的角度,這句話絕對錯不了。只是站在國家領導人的高度,甚至是一縣、一市之長,又或者是更單純的一家之長,所謂的刀口在哪裡,就值得深思和考量。

就拿消費券來說,一家四口,爸媽跟兩個小孩都拿到了消費券,應該全部交給媽媽來決定買生活用品,還是給父親來決定購買家電用品,抑或是各拿各的錢,各花各的?

就國家的高度去看,刀口在那裡?八百億可以輔導許多企業轉型,創造下一波的工作機會與未來,但是緩不濟急;可以投入教育體系,讓更多失業、待工人口重新充電、培養第二專長,但是,那些產業應該去投資,那些單位去執行,會不會造成浪費?就拿美國來說,拿納稅人的錢去救本來就奢華無度、收入驚人的金融業界,公平嗎?合理嗎?挾著「我公司一倒,整個國家就會很慘,就會有幾千、幾萬人失業,所以你非救我不可」的心態,就毫無自我檢討的向政府伸手要錢,看在百姓眼裡,情何以堪?

郭台銘先生說的也對。做事的人,往往最辛苦;在台灣政治圈、商業界,出嘴的多,做事的少,講話大聲的紅,默默作事的很容易被忽略。

消費券短少一千一百萬,就要內政部長負責。如果你們這麼會批評,為什麼不在發行前就去提醒這個問題發生的可能性和嚴重性?如何避免?提出來啊!只會放馬後砲然後要別人檢討,換做你們這些人來做做看啊!八百億的消費券,一要考量盜印仿製,二要考慮發放的方法,三要趕在過年前發放,從政策確認到執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又是台灣有史以來破天荒的第一次,先不管這錢有沒有花在刀口上,我認為執政團隊,功大於過。我人微言輕,但還是願意誠摯的給我們的總統、行政院長、內政部長,拍拍手,說聲:Good job!

回頭看看郭董說的話,在我心目中,他是亂世中的梟雄,是提槍上馬、千里救火的人。他用速度、反應、彈性和野心,不斷鞭策自己和身邊的人,才有今天的鴻海。

張董是能治事治國的良臣名將,眼光卓越、智識深沈,凡事謀定而後動,堅持自己的道路,專注本身的長才,一再深耕,建立起無可取代的地位。

一位縱橫東西南北,整合利基;一位堅守專業,持續深耕。各有各的作風,所以會有不同的看法,不在話下。

問我這八百億怎麼用?

也許我會很鄉愿的回答你:四百億拿來發消費券,四百億拿去做教育和建設。

但事實上,就像先前說過的,怎麼做都會有人罵,都會有所失焦、有所浪費。但是有做事,不怕被罵的勇氣值得肯定;看看韓國吧!制定了政策,要投資在具備有「未來性」的產業上,包括環保、照明、能源等「綠色產業」上。結果呢?

台灣一發消費券,韓國人眼紅,日本人罵政府動作慢。偏在野的媒體馬上翻出聽都沒聽過的評等機構,說台灣被降級。哪天我也來找個評鑑「各國在野黨表現」的機構,看看我們在野黨的評等到底高不高!

總不見在野黨提出什麼更好的政策來,就只會罵。(當然我相信還是有不少在野黨的有智之士,默默的在自己崗位上發揮長才,輔佐執政黨,努力溝通與斡旋協調。)

我認為,

一、消費券的發放有其效用,也有其缺點,但做了總比沒做好。

二、政府應相對的在基礎建設、教育制度與產業發展方向上,做出徹底的檢討與結論,找出明確的政策方向,徹底去執行。

三、從心靈、社會風氣去引導民心正面思考、積極行動(這次的良心企業活動,我很認同)。

四、適當放寬各種管制,相信人民自己可以找到最好的出路。

 

一個住在河邊的年輕人失去了工作,張董大概會試著教他自己釣魚,甚至圍個魚塭養魚;但是郭董可能就會說了,「都已經快餓死了」,然後先買了一些魚給他吃。

但其實,兩者並不衝突;不妨一面先買魚給他吃,一面教他怎麼抓魚、養魚維生。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