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笑間,卻看見外頭一行人,浩浩蕩蕩不下百人,往茶樓而來。

「正主兒到了!」國師笑說。

趙印往外一瞧,果然看到帶頭的正是剛剛那輸給一根手指頭的劉胖子,這會兒,卻沒有方才那麼的趾高氣昂。後頭一小群人,衣著華麗,行走之間舉止有故作的瀟灑,也有天生的顢頇。

趙印看著覺得好笑,「我走路都沒這麼囂張,改天我也來試試看,哈哈哈!」

一群人當中,卻有個武夫打扮的壯漢,神情肅然,臉四方,但眼型圓潤、鼻頭如珠,眉毛雖濃但眉尾揚而不兇,神情沉穩。

突然,四周竹林一陣騷動,國師皺了皺眉,左手一捏,看了柳文一眼。柳文略一點頭,國師便叫了小二哥,在耳邊交代了一番。

趙印看在眼裡,雖是好奇,卻也想知道這兩個智計過人的軍師級人物,是不是在江湖中也吃得開。

 

王一指來到茶樓前,卻也不進門,手勢一招,手下們七手八腳的,就從茶樓裡搬了幾張桌子、幾十張椅子,就著前庭紛紛入座;那些沒座位的,乾脆席地而坐。老闆腳步慢些,這會兒才滿面通紅滿身汗的跌進大門,忙著招呼伙計們看茶。

「有一套!」趙印笑著,眼光裡既是欣賞,又是期待,「這他要是上來,不管是要道歉,還是要談判,或者要吵架,光爬那樓梯,氣勢就弱了些;在外頭擺起龍門陣來,這就是進可攻、退可守;反正咱們待久了,一定得下樓去,這一離開,就一定得經過他們眼前,這招叫做『以逸待勞』,嘿,這江湖人,有意思、有意思。」

柳文也笑了笑,「只怕明的擺陣,暗裡耍狠,江湖啊、江湖,多少好漢折腰、多少英雄斷魂!」

趙印剛要入口的茶被柳文這麼一說,差點就流錯地方,跑到氣管裡去;國師搓了搓手,朝柳文眨了眨眼,抓起一邊正滾著的熱茶壺往窗外就丟了出去。

那趙印一生幾乎都在宮裡長大,知書達禮不在話下,就算要打打殺殺,也是得講理、循法。看到國師的舉動,一張嘴張的大大的。沒多久,樓下就傳來陣陣哀號與叫罵聲。

幾個沉不著氣的壯漢,一面罵一面就要往茶樓裡衝,卻看到王一指手一抬,所有人便乖乖坐回原位。

 

柳文點點頭,國師二話不說,又把燒著炭的爐火整桶捧起,往窗外又是一丟。

國師使了點巧勁,那爐子在窗外恰恰轉了一圈,讓裡頭的炭火在空中就散了開來,眼看著火紅的木炭就要滿天撒下,王一指深吸一口氣,拿起一邊剛放上的水壺灌了幾口,丹田一運,「噗嗤」一口,滿天的水霧從他嘴裡噴出,迎上落下來的點點紅炭火。

炭火被這麼一吹、一噴,往一邊偏了去,也就傷不了人;金剛門眾叫好聲四起,聲音剛出來,卻又看見一把筷子從三樓窗口丟出,轉眼就跟上了先前拋下的炭火,一支支又像長了眼,往王一指全身罩下。

趙印看著國師把筷子甩手射出,苦笑著說:「我都搞不清楚誰才是流氓了。」

話剛說完,樓下傳來「篤篤篤篤」的聲響,王一指單手一抬,整張桌子給飛上了一樓高,恰恰好的把所有筷子給接了下來。桌子下墜,王一指一樣單手一托,輕輕放下,桌面上一叢筷子,居然根根垂直於桌面,相距各一吋寬,即便不太識字的武夫也看的出是一個字。

「王」!

 

王一指暗叫不妙,神情一整,「你們先回去吧!都回去!」

那劉胖子看了看大哥神色不對,正要說話,王一指手一揮,又道:「先把桌椅給撤回去再走,快!」

「大哥,我留下來幫忙!」

「別說了,你們幫不了忙,都走!讓林外埋伏的弟兄也撤了,我們這點小伎倆,唉!人家早就看破了!」

 

樓上柳文看著樓下慌亂的畫面,輕輕點頭。趙印把柳文的神情看在眼裡,又看看國師,一面搖頭一面苦笑。

「這王一指算夠無賴了,可是遇到你們兩個,唉,以前在宮裡面可看錯眼啦!」

國師手一拱,「這就叫做以毒攻毒。」

柳文接著道:「對付無賴,就是你要比他更無賴。王一指以為坐地為王就可以以逸待勞,我們卻不按牌理出牌,比他更加的無賴,一方面告訴他我們不吃這套,另外,還有個作用。」

趙印急著問:「什麼作用?」

「讓他們產生我們有恃無恐的錯覺。」國師回答說。

柳文接著說:「這些江湖上的幫派社團,只要是成群結隊在搞活動的,多半都會預留後路、暗作埋伏;特別是實力不如人的,沒有樣板明星高手的,那就得在各種花招、謀略上下功夫。」

說著指向茶樓周圍的竹林,又說:「竹林固然是讀書人的最愛,高風亮節,胸有成竹,這些說的都是好處;但只要一把火,添點油,一經燃燒,不用敵人打你,光那畢剝亂響,受熱膨脹不均勻造成的竹片彈射,你就受不了。方才我交代給小二的,就是請他幫忙留意,這群人有沒有帶著一些易燃的材料,又或是火箭油布之類的準備。」

國師也說了,「但是方才劉大力離開時,就留下兩個人在林外守著,一方面監視我們的動向,同時也在觀察我們有沒有其他的幫手會過來。只怕方才,他們認定我們孤立無援了,才敢整群都給拉了進來。」

趙印一面聽著,一面在沉思。這江湖上的智計,固然難登大雅之堂,但戰場上臨戰對敵,卻有許多可以師法之處。

「小二打了信號給我,說竹林外沒有任何埋伏與準備,就打定主意要先下手為強,是以有後來的舉動。」

趙印深深的吐了口氣道:「原來如此。看似無賴,其實深思熟慮、料敵機先。」

樓上的一面談話,樓下的金剛門倒是鳥獸散,還真的只剩下王一指一個人。只見他脫下上衣,打著赤膊,跟茶樓老闆要了一根碗口那麼粗的竹竿,就站在窗口下往上望,一動也不動。

趙印奇道:「這會兒又在幹嘛來著?」

柳文哈哈一笑,對國師說:「應該差不多了,你就讓王一指上來吧!」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