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下,旋轉的陀螺打在俯視的身影上,鑽著無知與未知,將孩子的天真與單純不停的在陀螺間相互碰撞。

月光下,窗上樹枝與屋簷的剪影,搖曳著難眠的年少徬徨。闔上書本,未來依舊看不清,就像窗上的剪影,搖晃著莫名的模糊。

單車上,背上沈重的背包與腳下奮力踩提的踏板,馬路上人車如潮水,潮水的背景是一幢幢的高樓和永遠看不到的水平面。恍惚間,空白襲來,眼前只剩下線條,那是升學年代的唯一畫作。

課堂上,聯考已經遠去,未來卻依舊模糊。授課的教授、身邊的同學,是陌生的活動圖片,平貼在周圍;夏季的惱人蟬鳴、冬天的殘忍風寒,是一條條前細後粗的箭頭,四處紛飛。

集合場,麻木的五感,歲月用倒數的數字在累積著希望。手裡的沈重不是那把擦過幾百次的槍,而是依然看不清楚的未來。

 

轉眼,揮別了年少、告別了青春、走過了黃金歲月。

 

眼前還是缺了那清晰的輪廓。

踩在每一個過去與未來之間,周圍的黑暗如霧般包圍擠壓,以為大叫就可以驅散寂寞,以為努力就可以看見光亮,以為歌唱就可以呼朋引伴,以為奔跑就可以離開當下。。。。

 

轉過身,看著過去,儘管不再栩栩如生,儘管毫無重量,卻看見了自己。

是生命的輪廓,走過的足跡,曾經的歲月,過往的交集,沿途的喜怒哀樂。

再次轉過身望向前方;看不看得清輪廓是否那麼重要?

反正,只要繼續沿著時間這條線往前,就會留下許多。

看不見未來,就自己去畫出輪廓吧!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