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黑色的狗,可能是拉不拉多給混到的。

出現在隔壁人家的屋簷下,大概有一個多月了;只要有人上下班,牠就會拼了命的哀號狂叫。

有時候是鄰居的小孩在旁邊玩耍,牠也是拼了命的叫。

 

女主人回家看到滿地的大便,總是拼命的罵:臭小熊,剛清完又給我大便!

有時候牠一直叫,她也會拿東西教訓牠,要牠閉嘴。

 

就像你不去教你的孩子,屎尿要到廁所裡去處理,卻拼命埋怨、教訓他,為什麼要隨地大小便一樣。

 

他們一家人就這樣整天綁著那隻狗,從來不跟牠玩、不帶牠去到處遛達,卻又要求牠不要抱怨(吠叫)。

真的很吵。

我相信如果到環保局去投訴,拿個分貝計測量,放個兩天,應該會超過標準吧?

 

所以我說小熊啊,雖然叫的是你、吵的是你、哀號的是你,我卻怪不了你。

就算你叫的比一般的狗誇張了些、過分了些,近墨者黑,我相信你也是被環境給影響的。

住在沒事喜歡用吼的方式來溝通的環境裡,你會這樣叫的有點歇斯底里,也是有跡可尋的。

至於你們家主人撞倒我的機車卻裝做不知道,讓我花了好幾千塊錢換過齒輪盤的往事就甭提了。

對了,還有,上次中秋節,放在門口的烤肉架居然不見了,那時候你還沒來,可能不知道,其實是你家主人直接「借用」了。

我這房客也窩囊了些;門口永遠停你家主人的車,自己出入總得閃來鑽去的;機車不敢放屋簷下,怕出不去,只好擠到一旁去接受日曬雨淋。

也許,我在想,隔壁這家子養你這條狗,其實是想要我搬出去吧?

也許,也快了,是非之地是非多,一口之犬必常吠;此地若有福蔭留,怎會天天活受罪?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