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是溝通兩岸的橋樑,讓行人跨越無情的引擎,如今卻往往成為落難的彩虹,在灰冷的城市裡繼續斑駁。

有些是政府的美意,有些是地方民代的爭取,更有許多天橋的存在,是背後一樁樁的骨肉分離、天人永隔。

當速度與質量在同一時間碰撞,愛因斯坦的E=MC2也無法計算出剎那間的傷心與遺憾、懊悔與不甘。

天橋最多的地方,就是學校;學校附近,也往往是商圈、主要幹道。

這一點都不慈悲的市場傾向,是父母的擔憂,是師長的煩惱,是孩子們的殺手。

但,又有多少人,願意抬頭仰那默默的存在,願意抬起腳,踩著人造的彩虹,在頂端俯瞰流動的往來與停駐?

 

紅燈亮起,只有我抬頭望著天上的橋。

斑駁不足以描述它的外貌,繽紛是它的衣裳,卻不是美麗的裝飾。

紅綠燈、倒數計時器佔據了它的肩膀,臉上永遠綁著布條,布條上,有時候要你少喝酒,有時候要你別吸毒,有時候要你把票投給某一個號碼。

偶爾,每隔那麼一段時間,天橋上會旗海飄揚;偶爾,每隔那麼一段時間,會有人留意到它,為它重新漆上新的裝扮。

偶爾,當橋下人與車的不期而遇再次發生,天橋,如果它有感覺、能思考、會感受,那麼,它一定會非常的不甘心。

 

天上的橋,也是真的屬於天上,不屬於人間,所以,人們總是選擇忽略、遺忘。方便是一時的,但傷害卻是永恆的。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