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讀了一本書叫做「熱情致富」,裡頭教讀者要從認識自己的幼時記憶開始,找到自己某種價值上的成因,進而把自己從惡性循環的泥沼中拉出來,找回真正的自己。

作者要求讀者們寫自己的自傳,當時,我確實也設定這樣的目標。今天就從幾位生命中對我影響最大的人說起。


(一)生命中的第一位恩師:

那是在我上幼稚園之前發生的事情。小時候住在住戶稠密的巷子裡,巷子的盡頭有一間小工廠,右轉是另一個巷子,左轉則是一片農田。因為是死路,農田前的這一小段路,就經常停放著汽機車、建築用的砂土,也是我們這群小毛頭的遊樂園。

我和弟弟小時候都留著西瓜皮髮型,他外向活潑,總是和鄰居的小孩打成一片(有時候是真的「打」),而我則總是一個人找個角落,堆起自己的沙雕。那天,我造了一個水庫,上頭還有個天橋貫穿兩側,還特別用撿來的塑膠袋到田裡裝了水,灌到「水庫」裡面;正得意的修飾著,突然一個婦人的腳踹垮了我的水庫,我抬頭一看,卻只見一把沙子往我臉上砸來!

接著是頭髮一陣的刺痛,那婦人狠狠抓著我的頭髮,痛罵我一頓,警告我不准再欺負她的小孩,在我還沒搞清楚狀況時,那婦人就已經離開了。

回到家,母親正在做飯,我哭紅著眼,說著剛剛發生的事情。我以為母親聽了,也會像那個婦人一樣,去替我討回公道。誰知道母親只是微笑著,要我趕緊去洗澡,「事情過去就算了,計較這些事情對生活沒有幫助。」

後來我才曉得,是弟弟把沙子撥到那鄰居小孩的臉上,她媽媽把我誤認成弟弟了,但她那討公道的作法和行為,在當時的社會風氣和環境,是不被認可的。後來,我觀察到,那婦人其實不太能夠打入當時婆婆媽媽們的圈子裡,而她的小孩,也幾乎沒有跟我們這群小朋友們一起玩耍過。

母親當時說的話,和當時的過程,讓我突然懂了什麼似的;從此上街不會吵著要買東買西,也很清楚自己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母親,就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位恩師。我後來才發現,生命中許多的應對進退,其實跟這件事情都有著莫大的關連。

幾年後,爸媽接下外公的冰淇淋工廠,兩位舅舅也在工廠裡幫忙;有一次,父母親不知道為何又吵了起來,弟弟在一邊哭,我則是默默的走到外頭階梯上坐著。大舅舅勸完架跑出來外面抽煙,看到我一個人坐在那,忽然說了一句:「你真的很無情。」

我看了舅舅一眼,沒說話,也沒想要解釋些什麼。

後來父親的事業越做越大,和母親兩個人就經常擔任一些親戚的「介紹人」,必須坐在「主桌」上,跟新人的父母親們一道用餐。宴席間我和表姊夫談起父親的事業,提及家父個性上的缺點,連帶對公司和事業的負面影響。我告訴表姊夫,有時候我站在公司的立場,常常必須跟父親爭辯;結果他冒出一句話:「你這樣是不孝!」

我深深的看了表姊夫一眼,沒說話,也沒解釋,只是笑一笑。

母親那邊的親戚,大多安靜守份;不像父親這邊,人人口才流利,思緒敏銳,做生意各有一片天空;但是只要有人生病了、事業失敗了、親人過世了,母親這邊的親戚,往往比較團結、互助。

愛計較的,人家就會跟你計較,你贏得一時,卻輸了未來;忍讓安份的人,容易被人輕忽欺侮,也許一時低了頭,卻往往擁有更多的援手和認同。

上星期從台北準備南下,在台鐵票口排隊買票;突然有個上班族打扮的婦女,約三十四、五歲,直接就挨到了票口邊,正在買票的先生還嚇了一跳,看了她一眼。等到那位先生離開,輪到我了,那婦人卻先開口要買票;台鐵的售票員楞了一下,那婦人又補了一句話:「我跟剛剛那位先生是一塊的。」

我回頭一看,那位先生早就不知道哪去了,更何況,他是來拿預售票的。那年輕的售票員沒輒,只好先幫她處理,而我就只好讓她先買了。

走下月台,等到火車進站,我的不滿就幾乎消失無蹤了。母親務實的觀念讓我飛快的進行了分析:

一、那婦人會這麼趕,也許有她的理由。
二、如果她必須用欺騙的手段來掩飾自己插隊的心虛,那麼她情緒上、心理上一定不安寧。
三、會造就她這樣的作法,表示她的生活圈可能相當的緊迫與不安,甚至充滿著取巧求快、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作風。
四、我因為一個本身就不快樂的人,而受到影響,那太不值得了。

所以一上火車,我拿起筆記本,又飛快的記下當天行程間的見聞和收穫,那位婦人的事情,只有短短的一行:「買票時遇見一位插隊的上班女郎。」

在我的人生觀裡,有幾個影響我很大的,都是從母親那邊得到的:

一、少計較,多忍讓;換個立場想,替對方找理由,有時候也預留給對方下台的階梯。
二、別人的批評要虛心受教;如果面對的是錯誤的評斷,也毋須辯解,時間和你的所作所為會證明一切。如果沒能夠證明,那表示沒有證明的必要。
三、如果生氣、不滿或是憤怒對事情有幫助,那麼就去展現這些情緒;如果後悔、失望、責難有助於改善現況,那麼就儘管去抒發你的怨言。
四、如果第三點所說的這些負面思維和情緒,你發現其實一點都沒有幫助,那麼就別浪費時間和精神在上頭。

上面這些觀念,有時候也會拿出來跟一些長輩、同輩討論;有人贊同,也有人質疑,而我,同樣也還在學習和體驗;只是,往往面對問題或困難時,第一時間的反應和決策,卻往往就是既定價值觀的直接表現,而那就是構成我行事作風的根本中心思想。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