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跟我一樣,生命中總有許多的貴人,會在某些時刻傳達善意;我相信人與人之間除了簡單的利益交換,也存在著某種說不出的緣份與因果。佛家說因果,老一輩的說是上輩子「相欠債」;不管怎麼說,人要懂得付出,懂得感恩,懂得關懷別人,懂得伸出善意。往來之間,如果是善意與光明正面的交流,常常能夠激盪出意想不到的美好。


國小作文的題目,往往就是那幾個:

我心目中的英雄、我長大後想做的事、我最難忘的一件事。。。

雖然當時我寫過的英雄和偉大人物,有國父、鄭成功、愛迪生,心底第一個想到的,其實是我的父親。

隨著年齡漸長,書看的多了,見的人也多了。內心認同或是敬佩的人物,從文天祥到韋小寶,華盛頓到令狐沖,從亞拉岡到諸葛孔明,從李安到林懷民,又從王偉忠到劉伯溫。。。對我來說,年過二五之後,很少為了愛情故事而感動,卻常常因為電影中軍隊的同袍之情、兄弟之義,或是好友間的情義相挺而為之紅了雙眼。

即使如此,小時候父親對我說過的一段話,至今難忘。

那是低年級時期;當時就算感冒,爸媽也會怕因此耽誤了課業而不讓我請假,不過那次真的很嚴重,母親替我請了假看了醫生,讓我躺在家裡一樓的沙發上休息。昏昏沉沉當中,父親似乎為了我提早下班,試了試我額頭的溫度,然後說了:

「生病就好好休息。但是別忘了,地球是不會停止旋轉的。你在這邊躺著,其他人還是一樣在求學、工作,別忘了。」

隔天,我就上學去了。日後,不管是念書、當兵,還是工作,只要一有感冒的症狀,我總會不斷的「催眠」自己,「你沒有時間感冒。」有好幾次的流行性感冒,部隊的弟兄也好,工作的同事也好,幾乎無一倖免,但他們就是看到我一直沒事。

其實還是有感染的。只是自己的狀況自己清楚,一感冒通常就是扁桃腺先痛,所以一出現症狀,我一定開始飲用適量的開水,搭配比較清淡健康的飲食,同時調整作息;精神上也讓自己稍微緊繃一些,安排比平常稍多的行程和工作,提醒自己身體「必須馬力全開」;這樣做的結果,就是讓旁人以為自己沒感冒,其實自己也「中標」了。

父親會利用厚紙板刻成各種「尺規」,用來替代市面上販售的各種工程尺規;抽屜裡分層歸納的十分完善,連標籤都貼的整整齊齊;書桌後面的書櫃,也總是擺著滿滿的書;他在英文上的喜好與能力,讓他的書架上永遠有三分之一以上是英語學習的書籍,而這點也遺傳到我身上來。

他也是個非常實事求是的人,講究精準和科學,效率和行動;儘管有時過於僵化,但家裡許多家事,其實都是他在做。也許就是因為他太「強」了,造就他身邊的人,失去了應有的鬥志和自立。就拿我來說,整理家務這件事情,雖然技巧和知識都強過父親許多,但是執行上可就差多了。

做生意應有的口才和知識素養,讓他總是座上風采最健的人物;不管是私人的聚會,或是生意上的往來,主導議題的總是他。儘管對我來說,有許多「廢話」是不用提的,在別人面前,我通常是默默的聽著;私底下兩人的對話,我就經常打斷父親重複,或是偏離核心的言論。就這點來說,我不是那種當下就能說出漂亮口條的人,但父親絕對是這方面的佼佼者。

父親的能力和許多特質,事實上是令我感到驕傲的;儘管同時我也氣憤他的固執和堅持己見、太愛面子而輕易承諾,但是他的反應、作事情的靈活與積極、堅持完美的個性和對家人的照顧與付出,都是我望塵莫及的。

我想,這也是讓我甘願付出八年黃金歲月,希望能助他,也幫助這個家、這份父親的事業,走出沈重借貸的原因。也或許因此,即使我最後失敗了,也沒有怨言;即使因此影響到自己的終身幸福,我最多也總是輕輕帶過。

「他也許只是個五十九分的老闆,卻絕對是個九十九分的父親。」

這是我十幾年來從來不變的心聲與對父親的評論。我的第二個恩師,就是我的父親,一個曾經剛強而讓人心安的存在,如今,卻讓我感到沈痛與不捨。對我來說,失敗與落後儘管不是家常便飯,卻也不是什麼無解的難題;但父親似乎無法承受這樣的轉折。我細想,正因為他如此執著與致力的付出,才會有這麼沈重的得失心吧!

如此說來,一直勸他要「放下」,不要把「成敗看得那麼重」的我,似乎顯得有些殘忍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