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裝用一種隔絕一切的氛圍,在心中在自己四周張開防護罩。

也許左右的喧囂依然,或許往來的熱鬧未曾停歇,卻可以自在的,優遊在自己的天地之中。

假設自己臉上的笑容只是不經意的表現,眾人的喜怒哀樂也只是眼中隨可以淡忘的片段。

聲音所代表的語言文字都只是散落一地的煙灰,轉眼沉默在刻意與故意忽略的風塵裡。

所以經常寫,是為了練筆;之所以練筆,是為了給自己一個交代。交代的背後也許有別人的期待,卻有著更多自我的期許和熱烈。

而那早已衝突到極點的矛盾,也不能解釋這樣的現象。文筆不是我的力量,也不是我的武器,更談不上是我的優勢。

只是想留下些什麼,改變些什麼,造就些什麼,完成些什麼,然後在來時回首,笑自己的稚嫩,諷自己的天真,也佩服曾有的熱情。

所以,總會一個人,沉浸著,在屬於自己的世界;那想像的隔離和孤立,是全宇宙最強的防護。讓我即使在一顆子彈突然來到眼前兩吋之處,我也可以笑著面對它。

只因為,這裡是我的世界。

Technorati :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