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軸上的一段暴起暴落。

是雨後的春筍,也是一窩蜜蜂;在今天是眾望所歸,明天以後卻是昨日黃花。

有人愛如掌上明珠,有人棄之如敝屣;有人引領著它,也有人永遠在背後追隨。

有些如曇花一現,部分卻如鑽石一般,永恆久遠。

蘇軾在前赤壁賦說道:

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蓋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共適。

事物本無悲喜好惡,惟人為之;今人隨波逐流,有人喜新厭舊,有人堅持風格;起落之間,有人興起失落,有人依然故我。

故我亦可敬,逐流又何妨?

「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盡,用之不竭。」

故我或逐流,豈非認清自我之良方?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