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時間,等待左轉的紅燈路口,一對母女共乘機車,吸引了我的注意。

母親的裝扮很傳統,沒有擋風罩的安全帽,低調的口罩,一身素花色無領上衣,刷白褪色的牛仔褲,手臂上還罩著防曬用的黑色布手套。

女兒燙卷的頭髮披上了肩膀,嫣紅外套花上衣,對比明顯而大膽;黑色七分褲下又是粉紅色的襪子,球鞋絢麗而新潮。放鬆下垂的左手掛在大腿外側,手上。。。。

叼著一根煙。

短暫的紅燈倒數只有三十秒,腦中卻閃過十幾年的世代差距。

懂得保護自己、照顧自己的母親,和揮霍著青春與健康的女兒。傳統與新潮的對比,一起存在一部機車上。

總是說,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但往往,第一時間、表面上看到的不是這樣。她們也許不是母女,也許只是我想太多,但背後的真實,卻叫我好生好奇。

媽媽會同意女兒抽煙嗎?一個懂得愛護自己的母親,會放任女兒抽煙嗎?她們之間曾經有過爭執與衝突嗎?是因為妥協而呈現出當下的景象?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沒辦法接受會抽煙的女性,這也許是我的偏見(我想應該是的),但對於這些女孩將來有可能成為某幾位孩子的母親這件事情,我始終無法釋懷。

幾年前到日本去,在高速公路上的收費亭,看到的大多是年邁的老先生、老太太。導遊解釋說,他們(日本)規定,不能讓將來會孕育下一代的年輕女性到這種會呼吸到許多廢棄的地方工作。

講究環保以及各種廢棄排放規定都十分嚴格的日本尚且如此,那我們(台灣)呢?

我們的收費站在這幾年才開始開放男性收費員;菸害防治法這幾年逐漸在落實,但並不是從觀念上去宣導,而是從法令上去強制。在我住的鄉間,經常可以看到高中生到超商,丟張一百塊要買煙。少數店員會請對方出示身分證,讓對方知難而退,但多數還是買到了煙,就坐在店面前頭,一整群或蹲或站,讓白色的不完全燃燒微粒,渲染著整個燈光下的夜色。

曾經的某個深夜,在一個路經的加油站裡,我也曾看過夜班的工讀生,剛好一群朋友來訪,一伙人就坐在加油機的平台上,吞著煙,吐著霧,含著自以為的瀟灑,和左鄰右舍在睡夢中,卻有可能造成的殺身之禍、無妄之災。

綠燈亮起,引擎轟隆,這短暫的停留和一瞥不能算是緣份,但那叼著煙的左手,到現在還停留在腦海裡。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