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小時候,叛逆的弟弟最愛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啊,你沒像我一下在外面苦過,你不懂啦。」

什麼樣叫做「苦過」?

像他一樣逃家在外,到處鬼混,工作不正常、吃睡不正常,就算苦過?

我以為,生活上的苦,是必須肩負有責任時,而且勇於面對責任才能夠體會得到;有些人則是身體上的苦,但這些人往往毅力驚人,往往自己不覺得苦,那是我非常佩服的一群人。

比起他們,我覺得什麼苦,都不算苦。

如果真的要提,小時候家裡開冰淇淋工廠,工作不輕鬆,有幾次甚至在上游廠商來收款之後,居然發現連吃飯錢都沒有。

父親趕緊跑去市場跟下游的小販拜託,先收個幾百塊的貨款,才解決一頓晚餐。苦嗎?我覺得不苦。

考研究所那年,和另一個同學在台北租房子;找房子的過程,因為對台北交通法規不熟稔,沒兩段式左轉,結果被警察攔下來開單;走沒幾公里,居然又在辛亥隧道裡爆胎,牽著車換了車胎,到了約定好的租屋處,房東打開門連他自己也傻了。

前一群房客根本沒打掃,滿地淹到腳踝高度的寶特瓶和報紙,堆積在外頭棄置的脫鞋、布鞋將近二十幾雙。我和同學買了特大號的垃圾袋,裝了十幾袋才清理完畢;又因為沒什麼收入,瓦斯一直等到十二月中旬,實在冷到受不了才叫桶新瓦斯,之前連續洗了兩個月的冷水澡。

後來,機車出了問題,修車老闆說我的輪胎是大陸胎,不是我指定的台灣胎,我多付了四百塊,上當了。因為機車電阻器故障,我在到處跑家教兼差的過程,經常突然熄火。有時候閃黃燈,有時候剛好在上坡,台北的馬路又特別寬,我經常為了機車而弄的灰頭土臉。

台北東區的機車行,又黑又貴,每個老闆都說可能引擎出問題,光是打開看就要收你700元;搞了幾次,還是沒解決問題,車子一樣會在催油門時出現放屁聲。就這樣花了好幾千塊,後來在景美的某家老舊機車行遇到一個很有經驗的老闆,只幫我換了一個一百多塊的電阻器,居然就修好了。

順便一提,同樣是開引擎檢查,公館那邊的機車店根本不會跟你收錢;有時候連換個火星塞,都不跟你收錢。

苦嗎?我不覺得。

當你有一個夢想、一個目標在前進,過程反而值得回味。

對我來說,真正的苦,也許是「目標的缺乏」、「不在正確的道路上」。

什麼事情我都願意做,但要給我一個未來。坦白說,回家幫父親的忙,是一種「明知道有一天會走到盡頭,卻還是一頭栽進去的責任心作祟」。這種傻事,一輩子作一次就好。

這陣子,苦了身邊信任自己的人;員工信任我,還一直堅持在崗位上,但這樣的堅持,卻又被父親拿來利用。母親儘管辛苦,卻還是想辦法鼓勵家人和同事,甚至在端午節前夕,還特別跑上來探望,塞了點現金和泡麵、日用品給我。

苦嗎?很苦!

心裡難過,嘴巴裡也苦。三十好幾了,還得靠母親接濟,不甘心三個字像燒紅的烙鐵印在自己的心房上。眼看著自己預留的後路,被父親一條一條的砍,跟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同學、朋友、親戚們,卻一再適時的伸出援手與善意。

大家能作的都不多,卻沒因為我的情形而疏遠我。讓我搭便車,聚餐時偷偷跑去幫我付錢,幫我問工作,有些還特地跑一趟來看我,甚至連網路上認識素未謀面的朋友,都願意伸出援手。

我不是個記恨的人,卻是個記恩的人。這些點滴的溫暖,是我的力量,也是我的背負。

謝謝大家的信任、關心與祝福,一切盡在不言中。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四七六
  • 版主加油!!
    看了您很多文章 總覺得你是很厲害的人
  • 謝謝您的鼓勵,我會加油!也一定會讓自己成為真正「很厲害」的人 :)

    macro32 於 2009/06/01 1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