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當過許多學生的家教老師;跟補習班老師不同的是,我經常可以接觸到家長,甚至,經常必須得順便「教育」家長。

我曾經遇到一位家長,一直要孩子閉嘴,不要問一些不著邊際的問題,浪費老師(我)的時間;結果這位家長卻一直詢問跟學生功課、教育無關的問題,當時我在心中一直苦笑著,什麼樣的爸媽,會教養出什麼樣的孩子,還真的是所言不差。

多數強勢的爸媽,反而都會傾向於幫孩子安排一切。而這樣的爸媽,通常也會有著懦弱、內向,或是表面服從、內心叛逆的孩子。更甚者,這樣的爸媽,也通常會幫孩子找「家教老師」。

而我,就常常遇到這樣的家庭。

也許是心裡早有準備,也或許是看多了,我總有一套兩面都不得罪的說法。這些說法,很多人都會說,也都知道怎麼說,但在雙方冷戰或是激烈爭辯的當下,卻很難說出口。

當面數落孩子的不是,當面指正孩子的缺點,這些都不是我能夠認同的作法;也許,家長沒有把我當外人,但正因為如此,我更希望孩子可以在他所尊重、學習的老師面前,活的更有尊嚴。

父母親的強勢,有時候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有人把孩子當做自己的財產或歸屬品,要求孩子要達到自己認定的目標、走自己選定的方向;有些家長則凡事替孩子作主張,把自己認為對的事情強迫孩子去接受;更有些家長,因為本身孩提時代的遺憾,給孩子太多的「學習」,卻忽略了要讓孩子「快樂」的初衷。

最近參加了一個會議,與會的老師談到部分家長希望孩子們可以把鋼琴學的更快、更好,想離開原來的團體班,去上個人班。許多孩子其實是因為有同學,而感覺到學習的樂趣;但家長卻希望看到孩子彈好鋼琴,也往往因為轉班了,孩子開始排斥彈琴、練琴。

有位老師就這樣問了家長:「您忘了當初為什麼要送孩子來學琴嗎?」

家長當場恍然大悟,才知道自己犯了「大人」常犯的毛病了。

坦白說,因為在乎、因為關心,所以很難去拿捏教養孩子的標準;人都有盲點,也因此孟子主張「易子而教」,這也是學校「老師」扮演的重要角色之一。

孩子們不一定會跟爸媽頂嘴,有些還會把心事藏在心裡;許多孩子們上了國中,開始叛逆,大家說這是叛逆期,我卻以為,孩子們因為懂事了,因為有同儕比較了,因為有勇氣了,所以開始想做回自己。

我的叛逆期應該來的很早,小學三年級,因為父親不分青紅皂白,沒問清楚狀況就處罰了無辜的我,犯錯的弟弟卻一點事情也沒有,我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雖然如此,我印象中也就翹家那麼幾次,小五以後就沒給家人煩惱過。

父親算是強勢的個性,也確實很有想法,但隨著我長大、學到、看到更多,我開始明白,已經停止學習、創新的父親,其實活的很封閉。回想我國小數學突然突飛猛進,其實是因為「不想回家後還要給父親教數學」。那是非常痛苦的回憶和經驗。

也是因為各方面都不需要被督促,我脫離了父親的強勢,才有今天相對開明、信任人、利他的我。甚至在許多方面,我都不喜歡去主導、強迫別人。

強勢,不全都是壞處,只是,到了現代,各種資訊取得容易,學校的教育也更為開明尊重人性,孩子們已經不如以往的封閉與壓抑;身為老師或家長,自然也有相對的難處,而相處、教養上的拿捏與分寸,也有更多更細微的地方要注意。

該堅持的要堅持,不能被孩子認同、理解而接納的堅持,也許就是過分的強勢。許多強勢,來自於對孩子的不信任,來自於自己的缺乏耐心,更來自於對孩子的缺乏理解。

寫到這邊,我只想問問各位強勢的父母們,你們可有花時間跟孩子們相處?可有好好解釋事情的是非對錯?可願意犧牲自己的時間和工作來換取孩子們的一個「正確」觀念?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