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下這個標題時,心想著要不要在後面加個問號。

每一餐都得考慮著怎樣用最少的花費,獲得最大的飽足和營養上的均衡。買完了正餐,望著滿街一家又一家的飲料店,想想羞澀的阮囊,只好回家喝免錢的開水。

新的工作、新的環境、新的同事、新的住處,同事問我說「還適應嗎?」

我居然答不上來。

因為,我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或者說,我從來沒把「適應」這件事當做一回事。

從小到大,我大多是配合著別人,融入大家的工作當中,哪裡缺力道,我就加把勁,誰需要休息,我就替上一替,哪個人心情不好,我就過去哈啦一番,旁敲側擊著了解狀況,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

如果說,有什麼我比較沒辦法適應的,那應該就是「沒事情讓我忙」這件事吧!大家都說我學東西很快,我自己也知道,只是夠不夠快、夠不夠好,不是自己說了算。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靜的下來的人。這麼說,並不是指自己很好動,相反的,我往往冷靜過了頭,理性過了頭,越是大的壓力,越是緊急的狀況,自己就越是冷靜,甚至到了冷酷的境界。

志氣,坦白說我也不曉得還有沒有。明明身上只剩下千把塊,為了讓店長的電腦能夠發出聲音,自己掏腰包買了外接的音效裝置;前一個房子想要停掉電話、網路,卻因為沒辦法繳前期的錢,只得再拖個幾天,甚至幾個星期。

剛剛為了工作又去刻了一顆連續章,一百塊又是我的兩頓,卻只能笑納這樣的窘境。錢包裡只剩下兩百,帳戶裡只剩下兩百二,原來還有一千多,卻為了繳手機費用而瞬間降到百位數字。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還可以這麼安心的在這寫文章,當自己所有的現金都要見底時,就總會有一、兩本二手書賣出,延續著自己的下一餐、下下一餐。

常覺得我這輩子的報應都來得很快。存心良善,努力拼命,老天爺就默默的給我幫助,親友們就悄悄的幫著我、關心我。也許是因為自己拼命努力了,所以讓自己有著踏實的錯覺。

即將發生在未來某個時候的負債,以我現在的薪水得工作個五十年以上才能付清,也只能選擇暫時放下。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飛俠潘
  • 就算窮的只剩志氣,也要活的抬頭挺胸

    這種算著身上有多少錢,可以過幾餐的日子,以前就有過,還沒讀研究所的時候,老爸和同學合開的公司就倒了,所以必須自己籌學費,然後家裡給的生活費是斷斷續續,好在還有家教可以撐住,不過每天就是在算還可以撐多久,如何省錢,看同學花錢阿莎力的闊樣,自己也只能暗自苦笑,這就是人生吧!只要心還沒被黑暗吞噬總是還有希望,一步步來吧。
  • 今天下班後的時光真的很棒,一個是看到你的留言,另一個是好幾年(可能超過十年)沒聯絡的表弟透過facebook知道我的信箱和部落格,寫了封長信給我。

    我有聽你提過留言裡說的那段日子;當時儘管很用力的想像那種感覺,卻還是得等到自己親身經歷過,才能真正體會那種感受。

    很卑微,卻更能看清楚人性;無奈多了些,卻更知道怎麼取捨。我想上天要你把下巴貼在地上,一定是要你看到以前不曾看過的東西;除了接受,我也會深深記住當下的體驗、感受。

    記得我在某篇寫給你的信裡頭提過,在餐廳做過,什麼卑微的事情都可以接受了。

    現在我也在看自己可以再怎麼磨,磨到什麼程度、變成什麼樣子,現在大概叫我站在台北火車站大叫「我是超人」一百次,應該也沒什麼不敢了。

    下次等我領錢了,再約個週日在台北聚聚吧,順便我也想介紹個大學同學給你認識,都是很有想法的人,也都有各自的煩惱和事業,多交流交流,對彼此都很有幫助。

    上次跟你提到的那位黃老師,也一直叫我上台北一定要去找他,順便品嚐他家祖傳的牛肉麵,他也說如果是我要搞網拍,他就傳授給我哩!有機會也一塊去試吃吧!

    macro32 於 2009/06/11 00: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