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竹念書加上工作將近十年了,期間耳聞過許多治安上的負面新聞;其中的確有許多是在「馬路」上發生的,幾年前一位交大的學生因為看了一群飆車族幾眼,被攔下後以大鎖敲打頭部受傷,成為植物人;念書期間也有社團的夥伴在南寮回新竹市的路上被飆車族以鐵鍊、西瓜刀襲擊的可怕事件。

但這次的事情,警方早就已經出面說明跟飆車族無關了,卻還是有記者以「飆車族」來「稱呼」嫌疑犯。

image

image

隨著嫌疑人落網,案情逐漸釐清之餘,很慶幸看到少數記者也能夠直指問題,提出針砭時事的論點與看法:

image

 

「青少年打人像打遊戲」,比起「飆仔殺人」也許沒那麼聳動,但卻更靠近問題核心。

這五名少年都是八年級生,通通都未成年(部分媒體報導已經有一位成年,這部份眾說紛紜,媒體的求證動作還是令人難以苟同),騎機車已經違法,喝下的酒如果從超商買得,那麼販售的商店也是違法;我們可以用反推的方式來看待這個事件:

一、事情發生時,現場有無其他人,是否提供協助?某篇報導曾經指出現場還有一位鄭姓女子,甚至影射這位女子與命案有關,但事後卻不了了之。如果當時有其他遊客,卻沒有提供相關的協助,那麼人心的冷漠,是第一個問題。就像我開頭所說的交大學生事件,發生在下班尖峰時段,飆仔當街打人,無人聞問。社會冷漠,可不能只怪警察、政府和學校。

二、無照駕駛的幾位年青人在從市區到海天一線的行進過程中,為何沒有被攔撿?這陣子大家都很「明顯」的發現,警方大力取締違法行為來填補「國庫」,但執法的方式和標準,究竟是為了「止惡、防禍」,還是為了「業績和執勤上的方便」?

三、這些孩子的家長,知道自己的孩子無照駕駛嗎?知道自己孩子的行蹤嗎?知道機車被沒駕照的孩子使用嗎?中輟生的狀況,學校是不是有確實掌握?還是因為「反正沒收你學費,就不關我的事情」,所以就把責任全部丟給父母、家長?

四、青少年本來就容易衝動,正當需要約束管教的年紀,他們身邊有誰在關心、注意了?他們是不是受到了媒體、電玩、社會等等各種負面的影響?甚至是否他們的家庭本身就充滿問題?

一層層抽絲剝繭,從事發時、事發前的犯罪預防,到這些青少年的管教問題、人格發展與家庭環境,大家還會一面倒的罵警察、罵治安嗎?

「隨機犯罪」,除非像湯姆克魯斯主演的「關鍵報告」那樣,有預知犯罪的先知,否則,誰能預防?

一道道的防線通通出了問題,才導致了問題的發生,最該反省的,是家長、學校,還有社會、媒體。

不說別人,光是我自己,在路上看到有人打架或是被打,大概也是裝做沒事般的儘快通過;聽多了因為「雞婆幫忙車禍被害人而被誤指為肇事者」的新聞,誰還敢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與其說「飆仔殺人」、「青少年打人」,不如說是「社會殺人」、「媒體教壞人」、「家庭放縱孩子逞兇」、「學校漠視中輟生」。

台灣社會很喜歡替問題找到一個最簡單直接的答案與宣洩出口,然後飛快的遺忘。問題永遠在,錯誤總是一再發生;我們不是無能為力,只是傾向於選擇Easy Way、Quick Solution,習慣於選擇遺忘、漠視、忽略。

 

感同身受設身處地一下,如果各位是受害人的家長,你們會怎麼做?

請大家再一次,回顧推動汽車強制險制度的感人故事,柯媽媽的故事:
(以下連結是別人整理過的部落格文章,我認為還算完整,直接引用給大家參考)

被時代選中的傳奇人物

 

我們不是無能為力,而是我們的心,懶了、累了、瞎了、聾了、麻木了。這可怕的心臟疾病,正悄悄的襲擊全台灣,你是不是也感染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