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書時代,大家都怕挨打,褲子後面的口袋總是塞滿手帕、衛生紙、折過的紙張。打完後,面目猙獰的回到座位上;只有我,轉過身跟老師行個禮,眼神裡滿是感謝。

大學時,社團有位說話直接,眼神有點兇的學長,大家都怕他。我卻老愛找他抬槓、學東西、問事情。我知道學長是個堅持的人,是個求真求完美的人,他之所以直接,是因為不想虛假、看的長遠;他之所以堅持,是因為早就知道怎樣才是對的,不要後進們走冤枉路。

我身邊的好朋友,都是真的好朋友。這件事情上,我一直感到很驕傲,因為我這些好朋友,真的很夠意思,在我困難的時候惦記著我、關心著我,在我自滿驕傲的時候提醒我、坦白又誠摯、直接又委婉。他們是我的力量,是我的感謝,也是我的,好朋友。許多人身邊有很多朋友,卻很虛;你好的時候,他們在你身邊圍繞,明知道你有錯,卻還是隱瞞不說,等到你江河日下,他們也就離你遠去。

很多人怕挨罵,怕主管嘮叨,怕同事指責,更怕老闆責怪。很怪,我不但不怕,還很愛聽,聽完還會很感激。罵,是因為他們在乎,是因為事情很重要,是因為犯的錯很危險。罵的越用力,我就聽的越仔細;罵的表情越深沈,我就深深的把當下那一幕深深的刻在心版上,隨時複習。

今天店長在我下班時,問我這份工作是不是我理想中想要的。我又答不出來了,跟上次同事問我適不適應一樣。我根本沒想過這個問題,因為我只在乎,我有沒有幫上忙、對團隊有沒有幫助、自己夠不夠努力、表現的好不好。

我難過,是因為對自己的表現不滿意;我不開心,是因為我沒能做到想要的效果。這些日子以來,我知道自己很努力,卻還是覺得不滿意我自己。和老闆、店長的聊天裡,偶爾會聊到自己的爸媽,喚起些我不願意醒來的記憶。回想這幾年來,父親幾乎未曾罵過我、糾正我的錯誤,如果口氣差了,多半是因為我堅持對的事情,讓他不滿,或是不願意幫他跟銀行借錢之類的事情。

被罵,而且是為了糾正錯誤,為了讓你更好,這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啊!等到沒人罵你,身邊都是巧言令色,周遭都是逢迎馬屁,不幸,也就不遠了。

我也明白老闆、店長一直在觀察著我的表現,今天店長就說了,說我跟一般人不一樣。

我笑了,「比較像化石對吧?」我說。

「給你一些很基層的工作,你都做的很開心……」店長說。

我回答,「這些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店長點點頭,笑了,「所以我覺得你很務實。」

我也笑了,這就是我要的,踏踏實實的工作,踏踏實實的創造自己的價值,先讓別人依賴我、信任我。

我說,「我只在乎自己能不能對大家有所幫助。」

「然後,」店長接著說,「你也會從中間得到更多東西。」

很棒的店長,我心想。還有老闆也是,我真的非常珍惜他跟我說的任何話,就像我一直很喜歡跟長輩們聊天一樣,更像我也很喜歡把經驗分享給晚輩們一樣。

黃永宏老師在他的書「富爸爸沒有說的事」裡頭告訴大家,要多跟老闆學習,這真的是很中肯、又實在的建議。看到周遭的同事,有許多是我還要努力學習的地方,也有一些事情,是我自身也經歷過主管、老闆之後,能看到而他們卻看不到的東西。

一樣是對待客人,我思考的角度早就是老闆的角度,不是員工。同事覺得麻煩的事情,我卻反而覺得很重要、想去完成;就像老闆今天特別告訴我,「拼了命才能讓客人走進門,你無論如何都要想盡一切辦法讓對方滿意,連進來的客人你都不好好照顧了,你去街上怎麼求,跪著求、哭著求,也沒有人會理你!」

聽完老闆這番話,我很高興,因為我的想法沒有錯。更值得高興的,是老闆的想法跟我一樣,這樣,我就不需要顧忌一些事情。下次,當我為了客人而做了一些事情被質疑時,我就可以搬出老闆這段話來解釋了。

還有件事情,我也跟大家不一樣。那就是我幾乎不太在乎薪水這件事情了,因為,反正我也還不起,只要能活下去、走下去,做喜歡做的事情。因為,反正我連身邊的摯愛都照顧不起、連承諾都給不起。

我一無所有,所以,我不怕失去;我可以不顧一切的付出,因為這代表我不是一無所有,我只是擁有的東西不一樣、收獲的東西不一樣、能夠珍藏的東西不一樣。

我還是會哭、會傷心、會難過,買全罩的安全帽除了因為新竹風大,因為可以躲在帽子裡唱歌,更因為可以痛快的哭個沒人知道。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