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兩個星期接觸到的,都是國小四年級以下的小朋友。對於傳單,他們有些爭搶著要,有些害羞的跑開,更有些主動跟你要一疊幫忙發。就算不想拿,也會很有禮貌的說聲「不用了,謝謝!」

昨天為了暑假新開的課程,到一所國中去發傳單。

儘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卻還是看到最不願意看到畫面。

一個女同學,接過你的傳單,看了兩秒,馬上很不屑的丟回來;調皮的男同學,一拿到傳單就捲成棒狀,拿來互相打頭,最惡劣的,就是直接把傳單揉成一團,在離你不到三步路程的地方用力往地上一丟,然後一面笑著揚長而去。

我可以理解孩子們在國中階段,正是自我意志開始體現,懂得重視與爭取自主意識的階段,我也預期不會有太多人會接下傳單。

只是,孩子們對他人的「基本尊重」的匱乏,和「價值觀」的偏差,究竟,我們的教育出了什麼問題?

回想我自己過去遇到發送傳單的人,就算不想拿,我多數會遠遠避開,或是跟對方揮揮手,說聲「不用了,謝謝!」

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種觀念,在職場上、日常生活裡,對於打掃的歐巴桑、工友大叔,甚至是送貨員、修理電器水管的師傅,我的尊重,和其他人沒有兩樣。

除了基於對他人的尊重,對於他們所從事的工作內容,我甚至更加的認同與尊敬。

我不太願意看到孩子們在校門口見到老師時很有禮貌的敬禮道別,卻對一旁每天也得見面的大門守衛視而不見;我們的升學教育除了給孩子們壓力,是不是同時也給了他們偏差的價值認定,讓成績和收入成為定義成敗的唯一標準,而不是對自我真正的肯定,以及對他人貢獻多寡的價值判斷?

長此以往,台灣的社會當然會充滿著錯誤的眼光、偏差的價值氛圍;笑貧不笑娼、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到今天恐怕還是非常的嚴重。

雖然人數很少,但是我還是慶幸著,仍然有少數的孩子們維持著禮貌與尊重的態度。這讓我想起約莫一年前,一群國中生因為戶外教學到之前工作的餐廳內用餐,把餐桌當做「推啤酒」的道具,將可樂倒在桌面上,然後推著口樂罐玩。後面,甚至抓起了地上的紅砂子,直接在桌上堆起小山來。

當集合的哨子吹起,一哄而散,留下滿目瘡痍。師長們自顧自的吃喝,毫無節制的動作。最後,卻是他們的班長帶著兩位同學,一共三個小女生就拿著自己的衛生紙幫我們擦拭桌椅,完成後才離開。

我時常能夠記起許多人記不住的往事,但我往往把眼光放在未來。這些孩子們長大後會成為什麼樣的人,有著什麼樣的個性、態度、價值觀,會對整個社會帶來什麼影響?每天販賣著產品、服務,面對各式各樣的客人,有的客氣,有的高傲,有的冷漠,有的溫暖。

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彼此之間的應對,即使只是簡單的買賣,往往也決定了許多「看不見」的結果。雖然說做生意的人面對客人都應該要一視同仁,但我相信那份差別還是在的。就像我教過的吉他學生當中,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個父親是美國人,母親是台灣人的小男生。

他對於學習的渴望和熱誠,總能讓我火力全開的投入教學當中。

我相信,他受著很好的教育,也有兩位好爸媽,能夠給他正確的觀念和做人處世的態度。

至於在那所國中門口看到一群六、七個人,頭髮顏色加起來比他們人數還多,在一邊等候同學的幾個國中生,我就懶得說了。連他們同學經過時都不願意看他們一眼,我想,這又是另一個層次的社會問題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