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流還沒來之前,巷口開了一家餃子店。

紅色的招牌,白色的底字,低調的華麗當中,總飄忽著白色的蒸汽,在深深的夜色裡。很深的夜色究竟是什麼樣的顏色?深咖啡?黑色帶點藍紫色,或是在黑色的絨布上點綴著星光?

老闆並不老。

二十多歲頂多三十歲,修剪合適的髮型,結實的體格,微笑裡埋著深深的酒渦,說話的聲音裡有不應該的老練。一邊幫忙點餐送菜的,是一個很迷人的女孩,也許是老闆的妻子,也許是女友,有客人時,臉上甜甜的微笑,比十二月冬天裡的暖爐還要溫暖。

「老闆,一籠蒸餃外帶。」
「好,馬上好,您稍等一下!」

熱絡的用餐氣氛,襯著不斷冒出的白色蒸汽,溫暖著胃,也溫暖著人心;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在轉角的餃子店裡,忙碌著,好像滿滿的幸福,洋溢著;不曉得有多人往來的客人,眼裡帶著欣羨離開。

每天當我下班的時候,也是店打烊的時刻。

蒸汽不再濃郁,清空的鍋爐檯子上只剩下寥寥的幾個蒸籠。男主人收拾著桌面,女主人在一旁的水龍頭清洗著成堆的蒸籠與餐具,寒風不時吹起捲起的長髮尾梢,沾上不知道是汗水,還是自來水所打濕的臉龐。

一天的疲憊有多深,眉頭緊鎖的角度,不夠真切的笑容,乾裂的嘴唇,不再俐落的身手。

「老闆,還有嗎?」我停好車,翻開安全帽,隨手撥了撥一頭亂髮,「怎麼算?」
「晚安,五十塊錢二十個,您要多少?」

「就二十個,加一碗酸辣湯。」

老闆熟練的點火、調整火候,重新擺上蒸籠,讓蒸汽再次充滿空氣之中。

「這是您自己的店?」我問道。
「嗯,小店面啦,還要努力!」老闆居然有些靦腆。
「很不錯了,總是自己的店,以前在別的店待過嗎?」
「對啊,在親戚家幫忙。」
「怎麼會想要自己開店?」我還真是很好奇。

老闆轉頭看了看女主人,對著我點點頭。
我懂了,所以我笑了。

「很辛苦對吧?」我認真的問著。
彷彿看到我眼裡的真誠,老闆也正經的回答著:

「很辛苦。比想像中辛苦好多。」

第一次見面、第一次買賣,居然可以聊這麼多,也很有意思。

我沒有進一步問店租多少、營業時間多長等這些可以讓我大約估計這家店能夠獲利,或是經營多久的數據。

我不想問、不想知道、不想去推測、不想去估計,因為,我希望他們夫妻倆可以一直經營下去,或是,慢慢轉換到更好的謀生方式。認真的人值得上天的眷顧,一起努力打拼的年輕夫婦值得幸福的恩惠。

重新戴上安全帽,車箱裡放著二十個蒸餃、一碗酸辣湯,還有一杯老闆另外贈送的豆漿。

連我這個過客,也能感受到一點溫暖和甜蜜。這一餐,一樣並不豐盛,但每一口,都嘗到別人的用心與幸福。冬天也許很冷,人情也許通常冷漠,但是只要你願意稍微付出一點點關心,你會得到意想之外的收穫。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