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他。

總是一個人在剛過凌晨的深夜裡,坐擁一整間的綠茶香,端著一本書,沉浸著自己的世界。桌上總是只有孤單的一本書、一支只用來轉卻從來不寫的筆,以及一張書籤。

書籤是白的,即使在自然光色的燈管下,依舊顯得蒼白。一行斯文的字體寫著:

「因為失去眾人所擁有的,故能擁有眾人所沒有的。」

---

她。

總是習慣在午夜之前,帶著一身迷人的香味,極其慵懶的身段被床單和抱枕簇擁著。

用來保護隱私的窗簾,總被她拉開一道小縫,好窺試著另一個陌生的世界。那樣的世界其實並不陌生,也不大;只是夜復一夜的習慣,給人另一種安全感。

她可以想像著,某天在公寓前的偶遇,她打翻他手裡的外帶咖啡杯,濺上他身上的白襯衫,然後展開一場奇妙的邂逅。

---

他永遠搞不懂,為何入夜後的音樂特別迷人,為何人們總愛在白天出沒,為何雨天總是那麼優雅,而他最愛的秋天,卻是許多人厭煩的季節。

他的手指纖細白皙,有時候他會看著自己握咖啡杯的左手,用右手在便條指上畫上握杯的姿勢。他試過好幾種握咖啡杯的方式,起碼有二十種以上,其中九種還被他貼在一張較大的畫紙上,排成九宮格的模樣,用畫框裱起,掛在牆上裝飾。

即使在睡夢中,他依然思緒流轉;繽紛與黑白交錯的世界,衝突和和諧共存著,有時候是主角,有時候是配角,有時,則像是天邊虛幻的人影,俯瞰著世界。他不喜歡扮演上帝,卻無意識主宰著夢境裡的劇情;當然,有時候連他也分不清是夢境,還是有意識的造夢工程。

畢竟,那不重要。

什麼叫做重要?保障衣食無缺,還是子孫滿堂?受人景仰尊重,還是擁有主宰旁人的權力?

對他來說,還不如手中有本好書,桌上有支好筆,和一張永遠揮霍不盡的空白。

---

她不跟隨潮流,卻發現自己經常跟隨著潮流。她不喜歡太特別,因此經常花心思在一些隨身的裝扮上;一身黑白分明交錯的配色,加上一副淺紅色的耳環,或是在腰間繫上一條淡藍色的絲製圍巾。

她沒有很大的眼睛,但是弧度迷人;適當的眼線足以讓她迷惑眾生,而優雅的淡妝,是她獨一無二的風格。即使是不笑的時候,旁人也會覺得她臉上永遠帶著溫暖和親和,即使開口的時候總是很少,你永遠會喜歡和她相處。

她的夢總是香甜,溫暖到好似不曾有過。天剛亮的時候,她的指尖會微微顫動著,慢慢意識到手指末梢所觸摸到的柔膩絲被;從窗簾縫爬進來的天光,會剛剛好的撫摸過她俏麗的臉龐,預告這美麗的一天。

美麗,不是因為這個世界,而是她本身。

人們追求美麗的事物,追尋自己的夢想,因為不滿足而奔波,因為擔心殘缺而日夜煩憂。

對她來說,不完美才是完美,有欠缺才有努力的方向,因為珍惜所有,所以快樂,所以美麗。

--

(一)寫完了。

(二)即將開始。

寫完這篇,我也將面對人生另一個轉折;人世本就無常,何必拘泥?面對改變,我是個保守又膽小的人,卻又比任何人渴望改變。矛盾推移著,直到逼自己走上那條路,然後再次欣然接受挑戰。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ke
  • 您的blog蠻不錯的耶,祝你快樂哦!期待您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