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三十三分,才到下午三點四十分。我卻迫不及待的聽起「董運昌」老師的「下午三點四十分」。感動依舊,只是有點不同。

在這2010年的下午,外面飄著雨,租處三十公尺外的時間溫度顯示器訴說著12度的低溫。

熬了好久的辛苦,換來一帖短暫的停歇;這藥方不苦不甘,是一帖平淡中帶點蕭瑟的寂寞,沒有什麼特別的療效,只是飄在異鄉的空氣中,有不願承認的思鄉和思親味。

心,似乎逐漸的沈澱下來;濃霧漸散,路也逐漸分明。剛答完了問答題,又開始面對一道道的選擇題;幸運的是,總算可以有更多選擇,不幸的也是,又得開始面臨種種選擇。

不管中國年的味道是不是越來越淡薄,難得可以停歇的午後,剛好拿來省思這過去的一年。

想到從小到大,每次過年祭祖、拜天公、祭拜神明,所求不多,儘是家人、朋友、同事身體健康,大家平安。我不禁一嘆,也該是如此,就算當下的我如何,未來怎樣,至少周遭的親人朋友同事們,大多安康平順。

這,不就是我求的?笑自己,不知愁時,強說愁,如今知愁了,卻愁個沒道理。沒錢,一樣可以過的自在悠哉,渾然天成。我有的是朋友,有的是依然健康的家人,有的是關心我的同學,還有身邊一大堆永遠讓我興味盎然的好東西:寫東西、吉他、各種手工藝的工具。

說起來,我比許多人都還幸福吧?沒有家累,有一雙還算巧的手,有顆還算天真善良的心,能辨是非,沒有什麼不好的習慣,即使到了中年,身材也還維持的不錯(這點基本上已經出乎意料之外了)。

話說回來,這篇網誌寫歸寫了,網路還是斷的,還真不知道啥時可以發表上網路。不過管它的,先寫了就是,誰會在乎它有沒有賞味期限?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