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一向準確的生理時鐘,不知道為何突然亂了步調,只比平常早了些時間就寢,卻早了三個小時起床。

一驚醒,我就知道,「慘了,睡不回去了。」

索性就不睡了。算算日子才發現,自己的農曆生日,剛剛過了。

以往農曆生日大多比國歷早,而國歷的生日通常都是在開學之後,所以家人大多會幫我過農曆生日,然後在開學離家北上以後,在學校和同學們一起過另外一個生日。這樣的一年一度的循環,在當兵之後被打破,然後就業,然後一路走到今天,隨著家境的慘澹,家人們各自奔波著自己的生活,那些原有的儀式、紀念活動、習慣,更是支離破碎。

回想起大學以來到現在的生活,有哪些堅持、原則和作法,是一直延續下來的?一直在尋找的天職究竟何在?會不會就是這些一直我都沒有放下的事物當中?

國小當了六年的學藝股長,要負責做壁報、收作業、寫週會報告;上了國中,當上副學藝,結果工作還是沒變,還多了幫老師填寫同學們的成績表格。有一次美術課上,老師要我們素描自己的手,姿勢隨自己的喜好,多數同學都是右撇子,就畫自己的左手。打分數的時候,老師要我就站在講台邊,當場把老師的評分填寫到成績表格上。

現在回想,那是一次非常棒的經驗。因為我可以當場、就近看見每一位同學的素描,以及老師當下的評判。

老師的評判不只是看素描的本身,而是連同學們的個性都看透了。

我記得我比了一個OK的姿勢,食指和拇指形成一個圓,彷彿視線就從當中穿越過去,看著世界上的一切事物。因為幫老師填寫分數,所以我是第一位接受老師評分的學生。第一句話,老師就說,「你有一雙透視眼。」

同學們都笑了。我有些靦腆,但是我知道老師沒說錯。「觀察」,是一項從小到現在,一直沒有改變的習慣。這是優點,也是缺點,就像一體的兩面。

優點是,觀察時,我會用各種角度去思考,但是久了,不免還是會有些習慣上的偏頗,失去全面和整體的視野;找到一些脈絡或梗概之後,我會試圖去推演一些因果或是延伸的想法,有時候加以比較、記錄,寫下一篇篇文章,但多數時刻,僅止於此。

我沒有付諸行動的作法。

隨著歲月增長,或多或少,許多習慣都有些許的改變。因為工作的關係,觀察的面向和細膩度不同了;因為興趣的演變,會專注在少數的事物上,投入身邊的資源去鑽研、實行。從學習到模仿、蒐集資料到消化吸收,最後到實際操作,其實還蠻喜歡這樣的過程。我想第二個一直沒放下的習慣,就是「好學」吧?

第三個說是習慣,不如說是生活的態度。我喜歡與人合作甚過於競爭,喜歡和緩卻有效率的工作步調,但矛盾的是,從求學階段開始,我就一直生存在競爭多於合作的世界;而從當兵開始,來自於外界對我的要求,永遠都是相對混亂、要求最後期限、輕重緩急不分的命令和指令。

結果是,我還挺享受那個過程,不管是臨危上陣,或是被賦予最重要的工作,甚至必須連續趕工熬夜,我嘴裡抱怨著,身體卻整個非常的投入。一旦回到了平凡無奇的工作步調,我又開始覺得乏味了。

事實上,不管是別人眼中的自己,還是腦袋裡看見的、想像的自己,與其去看待自己的個性,有時候不如去處理自己的缺失。

我很少給自己太大的壓力,凡事總會預留後路,但過去的經驗裡,每次自己總是在沒有後路的情況下,能夠有很大的突破。

也許我該學學好友Brian的作法,立好一個個的Project,然後執行、回頭審視進度與成果。或是乾脆來玩個「如果」遊戲,想像「如果一個月後就是世界末日,我會做些什麼」之類的作法。

嶄新的一天即將開啟,做決定的時刻總是令人感到充滿力量與憧憬。不知道這一刻會不會有關鍵性的改變,還是跟多數情況一樣中途而廢了…但我很喜歡一位吉他社學長說的:

「人總是不滿足,所以手邊總會有一堆你永遠練不到的歌譜;當你的歌譜有十公分那麼厚,你可能只練了其中兩公分。沒關係,當你有一公尺那麼厚的譜時,你起碼也就練了二十公分的歌曲了。」

不管能持續多久,做就對了,不過,再加個「定期檢討」的動作,會更好!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