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回家開門,驚覺手上的鑰匙串,六支鑰匙只有三支能用了。

租屋處的大門和房間鑰匙,以及機車鑰匙,是我「僅有的」「使用權力」。另外三把,是前一份工作宿舍的鑰匙(兩把),以及餐廳辦公室的鑰匙。

記得剛退伍時,對鎖與鑰的看法,非常資本主義。好比門禁卡、密碼層級一樣,你的權力、地位越高,就越能通行無阻。

人們用這樣一道道的關卡,來區隔出一層層的高下,用來分別人之間的差異,創造出有如階梯般的階級假象,好讓人願意「為工作、為他人、為權力、為名聲」而汲汲營營。

但這樣看太偏頗。

有時候他們這一對組合,也代表著某種安全感、歸屬,以及擁有。無論是否短暫,起碼有個地方可以「回去」,可以安心休息、暫時遠離塵囂、擋風遮雨。

一輛代步的汽機車,沒有鑰匙,你就無法啟動(除非你是受過訓練的某些特殊身分或職業);網路上的密碼,代表你擁有某些帳號(與隱私?),不管科技多麼新穎,人們其實一直在複製著傳統世界的人生觀,密碼就像鎖與鑰,一樣搭建起另一個世界的層級、擁有權、使用權。

安全感的另一面就是危機感。

密碼會被破解,所以更多人投入加密的工作上,同時所謂的密碼破解、木馬,也一再翻新;這新世界裡的攻防,和傳統戰爭並無兩樣。就像車會被偷,所謂的層級也會被推翻;當權的人都很有智慧,給了你安全感、地位,同時也是給你壓力和危機,就像替你加上一塊無形的枷鎖,要你背負著它一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般的步步為營,在工作的崗位上賣著命。

「賣命」,說的真好,賣你的勞力、你的光陰、你的精力、你的智慧、你的手藝、你的想法、你的長才。

換來的,是什麼?

更多的歸屬、安全感、地位名聲,還是財產、謀生的必需品、更多的收藏品?

以前有人說,大學像道窄門,在我那個年代,只有四成的高中生能夠擠進大學;而現在,甚至未來,這道「寬門」恐怕再也不能帶來什麼優越感、更高的薪水或地位,只因為它,再也不夠「窄」。

社會上很多既得利益者,總愛透過各種手段把「門」變窄,或是加上一道道的鎖,好佔據著自己已經擁有的權益。各種國家考試,電信業者的系統證照,有線電視的執照、水泥的開採權、土地的開發權……當中有許多我們平民百姓玩不起的東西,每天都在上演著勾心鬥角、權力鬥爭,而我們,通常,只能隨之起舞。

有線電視限制每個區域只能有一家業者,這不知道是什麼爛規定,搞的廣告蓋台成為收視大眾的夢靨,讓我這個愛看廣告的人也憤而不看電視(有些第四台業者的廣告,甚至是自我宣傳的廣告,實在不堪入耳目!)。

都這麼多年了,今年才傳出,要禁止蓋台了。

看看自己擁有的鑰匙吧!

有哪些已經不能使用了,有哪些對你而言有紀念價值,又有哪些,是辛苦打拼來的犒賞,有哪些,是你每天必須扎實依賴的營生工具?

然後再想想,世界上有誰(哪種人),可以完全不需要鎖與鑰?

一無所有的人,和無所不有的人。

有時,因為一無所有,所以無所不有;有時,則相反。我,還沒到那個境界,所以,我還是得好好保管手上的鑰匙,畢竟,還只是個凡夫俗子。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