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回到家,小心翼翼的拆開一整份報紙包裹著的一面鏡子。

報紙是一整份,上頭的日期是昨天,從頭版到政治、影視、體育,應有盡有,卻交錯著一層又一層的小心包覆著鏡子。

阿明心裡頭犯嘀咕,「不就是一面鏡子,幹嘛包的這麼仔細?」

直到最裡層,一層半透明又有點泛黃的油紙顯現在最後一張報紙之間;正要撕去固定油紙的透明膠帶,阿明突然想起鏡子店老闆在他離開時叮嚀的一句話。

「勿對床來不對門,攬鏡自照勿發呆,破鏡難圓不必說,心正意誠觀自在。」

轉身一看,原來想掛鏡子的地方居然就正對著大門,放寢室呢,又剩下一個對著床頭的空牆位,這下子可傷腦筋,要不要等家人回來一起討論討論,再另外找個地方掛呢?

想起鏡子店老闆臨別時臉上奇怪的笑容,阿明渾身不自在。

「不用錢。」
「什麼?不用錢?」阿明驚訝的問。

老闆點點頭,又搖搖頭,「不用錢。只送有緣人,不賣無心人。」

「我是有緣人啊?」阿明又問。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我幫你包好,您稍等我一下,到處看看吧!」老闆說。

那是一家連窗子都沒有的鏡子店,大概因為所有的牆面都拿來掛滿了鏡子吧?就連大門一進來,都擺了一個直頂天花板的屏風,一整個房間,就連到後面的門戶都沒有,唯一的出口,就是屏風後的大門。

阿明說不出哪裡怪,就覺得這家鏡子店所有的擺設都那麼的理所當然,恰到好處的無懈可擊;鏡子和鏡子之間的距離,讓你看著其中一面,不會注意到其他鏡子,同時也不會注意到鏡子當中還有其他的鏡子;更奇怪的是,每一面鏡子都給阿明不一樣的感受,有的讓他平靜,有些讓他心煩,有幾面讓他害怕,甚至有一面鏡子還讓他想哭。

想到這裡,阿明又走近那面帶回家的鏡子,不知道這面老闆特別送給他的鏡子,又會帶給他什麼感受?

撕開膠帶,映入眼簾的,是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管。鏡面光滑無暇,連一點波紋也沒有,鏡身四周,精雕著各種花卉,木質高雅樸素,給人一種歷史久遠的感受。

一股說不出來的熟悉感油然而生。

「怪了,我在哪見過這面鏡子嗎?」

不自覺的發起楞來,突然手機響起,阿明一摸口袋,拿起手機,不明來電,「喂?」

「王先生,到家啦?鏡子沒有問題吧?」居然是鏡子店老闆。
「喔,是老闆啊,沒問題啊,正拆著呢!」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記得我說的話啊,別照著鏡子發呆太久啊!」
「喔,是是,謝謝您的提醒。」
「好,那就先這樣了,有緣份我們會再見面的。」

掛了電話,阿明這才想起,他根本就沒留電話給老闆。

「玄了。」

阿明搖搖頭,又往鏡子看去。

卻看到漣漪般的波紋從鏡子中心擴散開來,層層疊疊著,一陣暈眩,他彷彿快跌進了鏡子裡頭。趕緊深深的吸了口氣,望向別處,卻發現自己的心跳的好快、好快。

剛好眼神碰觸到另一面牆壁上的地圖,那是去年選舉時,一位候選人贈送的最新市區地圖。阿明走了過去,仔細找了找,在右下角發現了編畫的日期,還真的挺新的,不到半年;想起剛剛那家因為走錯路繞進小巷子而發現的鏡子店,他特意在地圖上找了一下,卻怎麼樣也找不到對應的路,就連附近有些什麼路,他完全沒印象了。

阿明是個實事求是的人,二話不說抓了桌上的鑰匙就衝了出去,發動引擎,直奔剛剛去的鏡子店。一路回到方才繞錯路的地方,卻怎麼繞也繞不到原來印象中的巷子口。阿明索性路邊停下了車子,找了個路人就問了。

「先生,請問附近有沒有一家鏡子店?」
「鏡子店?沒聽說。」

一連問了幾個,都說沒印象、不知道。

最後是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婆婆,她倒是說了跟其他人都不一樣的話。

「有,有,有。你這一問,我倒是記得,以前這邊過去第三個巷子彎進去,有家賣鏡子的,好久囉,我年輕時的嫁妝裡頭還有面鏡子是跟他們家買的,不過,十幾年前就收掉了。」

「收掉啦?生意不好嗎?」阿明問。
「不是。他們家生意好得很,不過據說是,老闆不知道跑哪去了,突然就沒人經營了,後來究竟怎樣,我也沒注意,總之你現在一問,我才想起來是有這麼一家鏡子店沒錯。」
「謝謝您啊,婆婆!」

阿明走過兩條巷子,在走近第三個巷口時,心裡頭居然有些忐忑起來。

站在巷口,脖子有些僵硬的轉了過去,望向巷子內。

哪有什麼房子?除了轉角兩家民宅,往裡頭去兩側儘是新蓋的車庫式洋房,只有一整排的車庫鐵門,不見任何店面,也沒有一般家戶通常會有的大門。

阿明走進巷子,有種莫名的直覺要他走進去。

全長不到兩百公尺的巷子,他卻越走越慢,彷彿他的步伐變小了,房子變高了,世界也變大了。他走到底,終於,一面圍牆在終點擋住去路,他伸出手,撫摸著牆上的一個圖形。

那是一個用非常簡單的筆觸所構成的圖畫,兩個一大一小的圓圈,下面各接了一個三角形代表身體,從三角形又延伸出一雙手、一對腳;大的手拉著小的手,就像媽媽拉著孩子,而孩子的一隻手則指向天空。

「媽。」

阿明突然紅了眼眶。

那是他不願碰觸的過去。

眼前的畫,開始模糊……那是小時候,母親為他畫的圖。

關於母親的記憶,他幾乎都不記得了,但這面圍牆,這幅畫,卻是極少數他未曾忘記的回憶。蒼白的母親,辛苦的拉著他的手,在牆上吃力的畫著圈,臉上冒著汗,表情既痛苦又快樂,彷彿終於可以完成一件讓阿明快樂的事情。

「媽,你休息。」

阿明嘴裡重複著他三歲那年跟母親說的話。

也是他最後跟母親說的話。

他抬頭望向天空,默默在心底說了句話。

「媽,謝謝你。」

再次發動引擎,阿明總算回到現實裡,當兩側的風景開始飛速的後退,他才想起這一帶,正是他小時候住過的地方。母親過世以後,父親為了讓全家人儘快重拾生活,便決定舉家搬遷他處。

「鏡子…,是媽媽的嫁妝!」

阿明突然驚醒,想起家中剛剛入手的鏡子。

不由自主的,阿明把油門踩到底,恨不得馬上回到家裡。

停好車,拉開家門,老婆已經下班了,廚房裡傳來陣陣炒菜香。脫下鞋子,放好鑰匙,往桌上一看,卻不見鏡子的蹤影。阿明兩步當一步的衝進廚房,「老婆,桌上的鏡子呢?」

「鏡子?你有買鏡子嗎?」老婆手裡炒菜的動作沒停,轉過頭反問了阿明。

「就放在客廳的桌子上啊,你沒收起來嗎?」

「客廳?我回家的時候還坐在沙發上整理發票呢,哪有什麼鏡子?」

「這就怪了。」

老婆搖搖頭,「我看你不是太累了,就是餓昏了,幫我拿個碗筷,馬上就可以吃飯啦!」

 

 

三公里外,一個老先生,騎著機車,慢條斯理的緩慢移動著;突然他發現有條陌生的巷子,還開了家沒看過的鏡子店,不由自主的,他彎了進去,停在店門口,拉開大門,走了進去。

拉開大門,首先入眼的是一片頂到天花板的屏風,老先生繞了進去,老闆一看到他就開口說:

「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歡迎、歡迎。」

 

--完--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