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我應該還沒有資格去教別人如何寫歌,頂多就是分享一些寫歌的心得;所以標題就這樣下:我怎樣寫一首歌。

許多人問我怎麼創作時,通常第一個問題是:先寫詞,還是先寫曲。

通常我還是會告訴對方,「兩種狀況都有人嘗試」,我們也經常在各種流行歌曲當中看到,多數的歌曲「詞」和「曲」的創作都是分開的。譬如樂壇上知名的合作夥伴方文山和周杰倫就是如此。至於誰先誰後,這問題就見仁見智,但其實也不用花太多時間去在意這個問題,「寫就對了」。

其實我的答案,「既不是先寫詞,也不是先寫曲」,而是「先寫你自己」。

最近幾乎沒有太多時間上的空檔,就連這篇文章我也打算在十分鐘以內完成;離現在最近的一首創作曲「窗」,就是在時間的夾縫中創作出來的歌曲。它其實在腦海裡醞釀了好幾個星期,那種心情慢慢累積成為一種揮不去的情緒,然後在苦悶與擁擠的五味雜陳中,昇華出一段段的文字。

寫完詞,拿起吉他,和弦一響起,我就知道下一句要怎麼唱;唱好、錄完,收工,關門放狗。

寫自己容易多了,但你必須敢於表達自我。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把自己血淋淋、活生生的像賣豬肉一樣攤在陽光下的傳統市集裡,讓每個路過的人檢視你是否新鮮、美味、健康、衛生。

就像我老友布萊恩說的:「馬可羅的部落格最好少看,他每次都寫一些很可憐的事情來騙取大家的同情。」

得友如此,夫復何求。

他總是可以用各種委婉風趣的方式提醒我,積極一點、正面一點、光明一點、快樂一點。也許改天我也該寫首歌送給他,不過我想布萊恩看到這篇文章,一定會用最飛快的速度告知我,「免了,謝謝,別害我,我很低調的。」

不過說真的,自己寫的文章或是詞,的確是陰暗了點;不過沒有這些文字的堆砌與宣洩,也許我就走不出那深沈的悲傷與不滿,頂不住現實和上天送給我的挑戰與負擔。但冥冥中,我總覺得,上帝擋住我幾乎所有的去路,就是為了告訴我,你應該走的路在「這裡」-- 音樂。

通常我自己是先寫完了詞,打開電腦的錄音軟體,抱起吉他,心裡頭大致上就會有些旋律,和著歌詞就直接唱了。反覆幾次錄音、放音的動作,慢慢修改,大概一首歌就能逐漸成形。當然啦,我電腦硬碟裡也躺了不少支離破碎的片段,等待著哪天我心情好(或是不好),再把他們拿出來重新修飾闡釋,好得以重見天日。

上星期跟一位當爸爸的學生在上課時講到和聲,在講述和弦內音和聲法的時候,乾脆就以國際四和弦(C Am Dm G7)為固定進行,請這位爸爸直接哼一段。結果,他哼出來的旋律兼具古典與流行,還挺不錯的;我順勢重複了一次,又幫他加了一段可以作為副歌的旋律,在沒有詞的情況下,一首完整的旋律就這樣跑出來了。

當下,我們兩個突然靜了幾秒鐘,然後我脫口而出:「剛剛有錄音嗎?」

這位爸爸笑了,我也笑了。他有個很愛寫詩的女兒,哪天也許就能聽到他和女兒的共同創作吧?

怎樣寫一首歌呢?不管先詞、先曲,其實「寫」就對了。光是Do Re Mi三個音就可以簡單寫首兒歌;小時候聽楊林的「玻璃心」,最後幾句是這樣唱的:| 1 2 3 – | 1 2 3 – | 1 2 3 01 | 2 - - - | 1 2 3 – | 1 2 3 – | 1 2 3 01 | 1 - - - |

大家何不拿起紙筆,或是利用身邊任何能夠發出音階的樂器,立刻就嘗試看看呢?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如果係一個鼓手,應該可以點寫歌呢?即係好似X Japan Yoshiki鼓手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