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長一段時間,忘了有多長,我認為自己沒有喊累的權利。把「累」這個字,私自的從字典裡撕掉,任性的丟在路邊。

如果有種名詞叫做「壓力感」,那我一定是很遲鈍的那種。只知道一件件的把事情完成,不怕被罵、不在乎被盯、不介意背黑鍋,反正就是傻傻的做。

直到…

發現自己開始容易忘東忘西,前一刻才完成的事情,卻以為自己還沒做;昨天排滿的行程裡,在開貨車回程的路上,開上平日每天上班的竹北大橋,我忘了自己開著貨車,還以為自己騎著機車,差點就開進機車道裡。

急急的踩下煞車,猛轉方向盤的結果,差點就翻車,也幸好後面沒有來車,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趕回公司,卻被告知客人取消當天送琴的行程。原因我不想寫在這,但,幾乎是拼著命在趕,卻是這樣的狀況,我也只能苦笑。

每天晚上都想多睡一點,卻永遠在躺下後四、五個小時之後醒來;身體被制約了,生活也失去了平衡。

滿腦子的旋律就快裝不下了,什麼時候可以讓我靜下來,好好的寫首歌呢?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