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是恐怖事件,這回自己卻不覺得恐怖,再說雖寫著(四),其實是(三)的續集,因為這次,我感覺到「它」是來跟我道別來著。

親身經歷的恐怖事件(三)

話說在事件(三)發生後幾天,我陸續發現了整棟宿舍的住戶從極盛時期的十幾輛機車,又快速銳減到只剩下六輛機車,其中兩輛還很可能是隔壁施工的工人停放的。

大概看了機車的樣式與外觀,我推斷應該都只剩下男的,證據還包括三樓陽台曬衣架上,已經沒有女性的衣物了。當然啦,我也不排除有女孩子可能跟我一樣,為了節省時間,都直接使用烘乾機,這樣就不會出現在曬衣架上,但這個機率真的很小,因為這陣子我忙到曾把衣服留置在烘乾機內長達五天都沒人動過。

那天剛好是鬼門要關了,我也沒特別注意,事後推算才知道剛剛好就是那個晚上,一樣在清晨三點多準備入睡,剛躺下不久,正要進入夢鄉,突然有「東西」玩起我的棉被來了。

右側的棉被邊緣就像被頑皮的小孩拉起,上下快速掀動著,也許因為疲累,或許因為快睡著被吵著了不爽,一句「靠被」就脫口而出,哪知那「東西」居然被我嚇著了一般當下就鬆開了手,結果棉被就順勢被整個掀了起來,摺疊到我的左半邊。

我只記得當下用右手扯回棉被蓋好,沒一會就進入夢鄉了。如今又過了幾天,倒也沒其他事情再發生了。昨天跟道地新竹人的表姊夫聊天談到這些事情,他倒是說了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一個是這一帶以前是孩子們「冒險」的勝地,森林茂密,小路邊還經常有些撿骨完沒收走的骨罈子;有些甚至還是無主的先人。附近則有不少佛寺,距離我住的地方伍佰公尺不到就有一間,原來也是個供人擺放先人骨灰的佛寺。

另一件事則是多年以前這邊有發生過出租宿舍中,有人在房間裡自殺的事情;當時據說附近都很不安寧,如何的不安寧,我沒多問,但整個來說,表姊夫認為這附近就是蠻「陰」的一個所在。

不管怎麼樣,這次也沒帶給我多大的困擾,在我一句下意識的不雅字眼中,讓這次的事件很快的畫下句點。不過,我想也該準備搬家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