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鼓晨鐘|
1104新竹dreambox 有木箱鼓(cajon)講座,歡迎報名參加,報名請洽: www.facebook.tw/dreambox300

一年。

大概沒幾個人會像我一樣,選擇中秋作為一年的反省。反省隨時可以做,只是剛好這個時間點,我能夠清晰的劃分出一個段落。

去年中秋,和Brian約在台北的烤肉店,和他熱心好友介紹的一群朋友共度中秋節。雖然說大家幾乎都是第一次見面,不過有烤肉吃總是很愉快的;吃完烤肉,我和Brian兩人又「續攤」走到附近的伯朗咖啡店,繼續著兩個中年單身男子的對話。

我不確定是不是那次聚會中,我們定下了一些Projects,而Brian也徹底執行了。他穿的不再是衣櫥裡的僅有的幾件襯衫,褲子和鞋子也多了幾樣可以搭配的;沒多久,也開始學起鋼琴,然後,一年後的中秋,我們再次聚餐。

這次,我們在新竹。

場景換了,一塊用餐的人也換了。Annie加入我們這兩個中年男子的聚會,但更正確的來說,應該是我被邀請一起和他們共進晚餐。

一個汽車廣告這麼說著,「人生進階了」,許多身邊的朋友們,也在今年突然不約而同的結婚了。同窗五年的同學、大學室友、吉他社學妹、高中同學…有的則是陸陸續續有了第二個小寶貝、搬新家了。

人的年齡似乎帶著那麼一點公式化的節奏,儘管現代流行晚婚,但一樣的節奏感,畢業、當兵、就業、戀愛、結婚、升遷、迎接第一個孩子、買車、買房子、買保險、迎接第二個孩子…

我只能苦笑著說:「我的節奏慢了點。」

天氣其實有點涼意了。但讓人感覺到更冷的,卻是在滿街的烤肉香和眼裡全家親友團聚的幸福中,感受到一個人的孤單。

有首詩寫的好,總是忘不了,那是辛棄疾的「醜奴兒」:

少年不識愁滋味
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
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秋

只是,辛棄疾是說不出口,而我呢,倒是可以很瀟灑的說出來,

「該死,還蠻苦的。」

也許古代人沒有現代人的瀟灑率直,更也許,其實現代人活的比古時候的人還要辛苦。

當然這是沒辦法比較的,況且,去比較這個也沒多大的意義,這就好像所謂的縣市長滿意度民調,明明樣本就不一樣,卻老是拿來做比較,還弄排名,真是OOXX不知所云。和去年自己比還有點意思,唉,部分媒體和政客們,都該好好回學校修點通識和統計入門。

同樣的道理,跟別人比,不如跟自己比,跟自己的節奏,跳自己的舞。

一年又過去了。我呢?

健康是不如去年了,腦袋裡多了些打雜的歷練,但看見的人情世故卻沒差多少;跟著不認同的工作步調,也打亂自己的生活步調,一切的不協調與失衡讓我失去了穩定性和熱情。

但也不是全沒進步。

再次學會俐落的拒絕,更能看清人際間的利害與思維,因果之間的判斷、人我之間的推演往來…我從不害人,也極少防人,總是相信真誠能夠勝過一切;我似乎花了很多力氣去證明這樣的原則,不過說真的,有時候還挺累人的。

我也看到更多的人性;不論好壞,我尊重每個人在自己立場上的抉擇,感謝每位在我境況不佳時幫助我的人。其實人性不用去管好、壞,你只要記住自己對別人怎麼對應就好。因為你怎麼做,大概別人就會怎樣回報你。

我們學工程的人很容易陷入就事論事的思維模式,喜歡凡事自己完成,喜歡針對問題去思考、找原因。看到旁人在那邊爭執,為著彼此的想法或是立場而爭吵,會覺得莫名其妙,甚至浪費時間,甚至,我們往往會認為開會就是浪費時間。

但「政治」卻是事務、工作推動的另外一環,而且,往往還挺重要的。有時候,一家公司的成敗,可能不是決定在技術的領先與否,而是政治上的角力最後誰勝出了。有一晚跟DR、Brian就談到類似的問題,當下雖然只是個單一的主題,但沈澱多日之後,卻補齊了我腦海中的一些想法。

要成功,實力是必要的;以前的實力,你可以說是技術、努力、才華、專注、天份、學歷、證照…,但現今,你可得加上更多東西:背景、家世、人脈、交際手腕、權謀、世故、眼光以及選邊站的智慧。

台灣人學了西方的政治制度,卻一直忽略了自己應有的權利,以及應該去做的努力。

我們放任民意代表和政客們胡搞,卻只會批評、生悶氣,或是看看全民哭么來發洩不滿。

西方世界許多人在求學階段就知道要去組織壓力團體,去對抗官商之間的勾結、去改變不合理或是不合時宜的制度,甚至媒體也有一定的成熟度,會不斷的追蹤與壓迫錯誤的政策和看似牢不可破的龐大利益共同體。

幸好,我們有傲視全球的網路使用率,我們開始用臉書等各種網路平台去發出聲音,充滿正義感與熱血的年輕人用轉貼和推薦,在每一次的滑鼠按鍵下累積出驚人的數字,告訴那些從來聽不到我們聲音的高官們,「我們很憤怒。」

不管你是大象還是恐龍,我們是虛擬的網路螞蟻雄兵,勢將攻陷每一座難倒的高牆,改變許多看似理所當然的錯誤。(當然水能載舟,也能覆舟,更能煮粥…武器,往往都是兩面刃…)

老實說,我真的很想在臉書上發起一個運動,要所有企業的老闆們開始重視我們的「生活權」。西方世界在上個世紀的工業革命,就已經喊出「八小時工作、八小時睡眠、八小時休閒」的口號,我卻看到身旁一堆年紀相仿的朋友們,總是徘徊在「六小時睡眠、十二小時工作、六小時休閒」的景況裡。

勞基法規定的雙週84小時工時,好像只是口號;剛通過的基本薪資,也彷彿只是個笑話。

我們應該去思考如何更有效率的獲取利潤、鞏固或是創造競爭力,而不是如何壓榨更多的工時與勞力來贏過對手。

否則,我們永遠是世界上的次等公民,只是世界經濟體下永遠的藍領國家。

想歸想,做歸做,有沒有人要一起來試試看啊?

中秋過了,我想明年中秋,我大概在人生的節奏裡,也前進不了多少,只是,我還是想,預約下一次中秋的幸福--但願屆時,還是能夠烤個肉,和親人好友聚聚,談天說地,陪著月亮數星星。

創作者介紹

空城記事-吉他譜/吉他教學/隨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YY
  • 我總是覺得 "生活權" 掌握在自己手裡, 再怎麼辛苦再怎麼忙, 都要留一點時間給家人跟自己... 健康跟當時當下這個年紀這個人生階段能享受的快樂 (即是只是發個獃, 看本書, 看部電影好好哭一哭, 或是做一些蠢到不行的事), 是將來用再多的錢與時間都換不回來的, 我不認識你, 但總覺得你過的好疲倦, 要好好愛自己.
  • 藍鯨
  • 哈哈哈...空城兄也關心起國事囉?

    問題不在立法啦!甚至不在政治,應該是在經濟,在產業模式,如果台灣還是搞代工產業,那麼企業家擔心的總是接不到訂單,哪有力氣擔心優秀員工會溜跑呢?

    產業不轉型,大家累到斃掉還吃不飽,誰又來遊行、示威...來敦促政治改革、重新立法呢?

    你推薦我看的回到明朝當王爺,其實也是本很好的政治改革實踐書,當中有很多道理,其實在民主政治當中也很實用,利之所趨,改革才能水到渠成。不然企業出走、百業蕭條,即使立法要大家一周工作4天,恐怕只是放無薪假(也無心)居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