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

這個詞,很多人掛在嘴上、放在心上、捧在手上,有人害怕失去,有人不懂珍惜,有人失去了才懂珍惜,有人,總是在回憶已經失去的幸福。

掌握幸福,有時簡單,有時很難。幸福還是有跡可尋的,不管你現在幸不幸福,一起想一想,能不能更幸福,能不能留住幸福,有沒有可能你已經即將失去幸福,或是正在糟蹋著幸福。

一、幸福是承擔。

這是我現在最深的感受;十幾個月前,因為父親經商失敗,又惹上地下錢莊,幾位家人不管是借錢給父親,或是幫忙擔保的,都背上為數不少的債務。

雖然沒有明說,但當時的女友,在彼此的默認裡淡淡的分手。當我打下「淡淡」這兩個字的時候,卻總讓我想起無數個夜裡,總是靜悄悄的流著眼淚;有時候騎著騎車,身後還載著她,想到無法完整的未來,淚水也停不下來。

我很珍惜在一起的那段時光。我們彼此尊重、肯定,而且總是互相鼓勵。幾乎不曾吵過架,那是一種不需要小心呵護,卻能夠自然成長茁壯的感情;也許也因為世間總是不完美,才會讓這樣完美的一對,必須去面對現實的考驗。

分開,是因為沒把握給女友幸福,是因為自己的經濟狀況、家裡的情形,九成不會被女友的家人接受。而確實,我也接受到這樣的訊息。

當時只有一位朋友很不客氣的指責我,「如果你有擔當,你就應該堅持下去。」

掙扎了很久,我還是消極的放手了。

直到現在,我卻發現,「是我自己放棄了幸福」,而不是幸福離我而去。如果當初我選擇咬著牙承擔了下來,一切必定都會有所不同。

跌倒了,可以重新站起來;但是對的人,可能窮極一生,都找不到。

這幾年,身邊的同學們陸續都有了自己的家庭;聚會裡聊起,才知道,其實大家都經歷了好些事情。家人的病故、經濟上的風暴,甚至是新生命的到來,有時候都伴隨著許多遺憾。

也許口氣裡帶點無奈,但大家都挺了過來,雖然有點滄桑,有人放棄理想,也有人放下很好的工作與收入,但眼神中對家人的承擔與堅定,卻讓我既佩服又感動。

''This is a REAL man standing in front of me.”

我心裡當時是這樣想的。

所以,逃避不會幸福,只有勇於承擔,才會幸福,不管承擔的開端與過程是不是美好、順遂。

二、幸福是知足。

知足其實並不容易,儘管我們都知道「知足常樂」。

不滿,是人類進步的原動力之一,但如何拿捏慾望,卻需要智慧與歷練。對有些人來說,一個月沒有五萬塊收入,「無法支撐家計」。但我們經常可以在新聞報導裡看見,老奶奶用微薄的低收入戶補助,加上拾荒而來的錢,一樣可以養大四個小孫子。

這陣子一位同窗想買車子,許多人給他建議;站在我的立場,車子能擋風遮雨、省油、維修便宜就好,這是因為我對車子的要求本來就不高。不過另一位很懂車的朋友就說了,「人生到了這個階段,本來買車就會有更多的考量。這時候不光是性能,還得考慮外觀、品牌、形象的問題。」

我必須承認我是想的太單純簡單了。

在這邊我想闡述的「知足」,並不是一般的觀念,便宜、節省、簡單就是好,而是--恰當。

以前一位同事,作為業務員,經常在拜訪高級主管時吃閉門羹;後來他多方探聽,才知道對方看他開著國產車,就認定他不過是個初出茅廬的小業務,連見都不想見。

其實這位同事只是因為捨不得換車,並不是買不起;一聽到這樣的消息,便買了部二手的賓士,後來果然跑起業務來順利許多。

知足,不是一昧的東消西減,節省開支,而是懂得拿捏,花的剛好、花對地方;記得我大二剛開學時,買了新電腦,那時候許多同學們也都陸續添購了電腦;當時我的螢幕就買了View Sonic的牌子,在當時來說,價格比其他人還要多了兩成以上,只不過,這個螢幕一直用到大學畢業,都還在使用,甚至到了研究所,我才換成液晶螢幕,而且,當時那個螢幕還拿給父親的公司當做辦公用的電腦螢幕。

而多數的同學們,為數不少都換了一個螢幕,甚至兩到三個螢幕,幾年下來花的錢,是我的兩、三倍以上。

物質生活如此,精神生活抑是,但更需要智慧。

父母對孩子的期望就是如此;有時候不預設立場,反而會發現更多額外的驚喜。不少家長養寵物,是希望孩子們有個玩伴,卻發現孩子們因為懂得去照顧小動物,進而學習到如何體貼與關心,甚至為了寵物而主動打掃環境,本來只會為了自己吵著買玩具,變成為了買寵物的玩具而吵。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是如此,無論是同事、親友,或者是每天日常生活當中必須面對的各種互動:買早餐、在路上開車、公事上的互動、回家後和家人的相處等等,每一次擦身而過,都會存在各式各樣的交會、衝突、期待、滿足與失落。

幾年前有次從南部家鄉搭夜車返回新竹,深夜在路邊買了東西當晚餐,突然有個路人叫住我,問我能不能載他一程。那是一位四十幾歲的中年人,很客氣,一路上他先是表達他的謝意,然後在言談間,我問他怎麼這麼晚了還一個人步行回家。

他笑著說,他一面工作,一面利用假日在外面開了家小公司,每個星期天就得這樣搭車回新竹市,然後走路回二重埔。由於這一路都是上坡,他說,總是得走上四十分鐘才能到家。我問他,常常有人願意給他搭便車嗎?

他笑著瑤瑤頭,「走路是應該的,有人願意給我搭便車,那就是幸福囉!」

他看看我的面相,說我很幸福,這樣的長相會很有人緣,不像他,給人的第一印象通常都是比較負面的。「但是我已經習慣了別人的眼光,所以磨出我的好脾氣、好身段,更磨出了許多好夥伴、好朋友。」

一路上,他跟我分享了很多有用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他也提醒我,「容易的事情,背後往往存在很多風險與陷阱,你要隨時警惕;困難的事情,背後往往存在許多的機會與成長,你得用心克服與挑戰。」

很特別夜晚,很特別的際遇,我只是順路載了一位陌生人,卻給了我更多啟示。

有趣的是,我還蠻常在路上遇到人開口向我求助;問路的、幫忙買汽油的、幫忙買東西的…

總之,幸福,是一種知足,而這個「知足」本身,未必是「知道滿足」,有時候是要「知道怎樣才算足夠」。給過多、給太少,不如給的剛剛好來的幸福。

(待續)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