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慣例,總是得在新年的前幾天反省一下。中華民國100年囉,坦白說連我這個世代對於所謂的革命和建國都不是那麼的有感覺了,不過一個國家可以成立一百年,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儘管,我們在這個世界上顯得如此謙卑而壓抑。

 

99年,對我來說是反轉的一年,98年從失業到找工作,一路上走來有許多的親朋好友給了我許多的幫助和祝福;我想能更感謝、回報大家的最好方式,就是讓自己活的更好。

不想寫太多,過去這一年,大抵上有幾件事情我會想寫在這裡作個紀念,有些是里程碑,有些是重要的事情,也有些,打算留作將來回顧的記憶。

一、臉書:

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把Gmail的收件夾內所有信件清空;歸檔的歸檔,大多是刪除的動作。從2009年11月21日的一封臉書邀請函開始,我的信箱開始有八成以上都是來自Facebook的信件。而當中有八成以上,應該是玩臉書遊戲所帶來的回應通知吧!想想我也花了不少時間在上頭,所以去年元旦前夕,我封了所有臉書遊戲,一直到幾個月後,才偶爾玩一下自己本來就很喜歡的遊戲類型。直到最近,為了每天幫朋友的小孩送禮物,才又玩起已經一年多沒碰的遊戲。

臉書,讓我遇到多年不見得同學、好友,也串起很多我原來不知道的關係;類似「喔,原來你也認識某某某」之類的劇情開始在電腦螢幕前發生。然後我可以很容易的掌握每個親友的生日,甚至只要他們願意發個聲音,彼此間的生活大小事都可以立即回應;那就有點像小時候,隔壁鄰居誰考上大學、誰家的小狗生小孩,就一定得登門拜訪恭喜一番,提供點意見和想法。

當然啦,很多人不喜歡把自己的日常生活攤在陽光下,可能還是很低調的過日子,畢竟,臉書仍然只是每個人在網路上的「一張臉」,你可以選擇怎樣去呈現它。昨晚上課,一個小一的小女生問我,「老師怎麼還不結婚?」我告訴她因為我很窮啊,她居然告訴我,「你可以穿帥一點,不要告訴別人你很窮就好啦!」

我一面笑著,一面說,「這種事情我做不到,而且這樣做一點意義也沒有。」但我相信,我的臉書朋友當中,一定有一些人放的照片根本不是自己的照片,跟你交朋友有些純粹只是為了行銷的手法,那是另一張臉,包裝著某種動機。一位作家好友黃永宏老師倒是告訴我,從這些人身上也可以獲取各種有用的訊息,不用去拒絕或討厭;於是,我也幾乎來者不拒,而當中還真的有些人挺認真的經營著,雖然也夾雜著一些廣告,但轉貼的好文章卻質量均佳,倒成了我每天的精神食糧。

二、搬家:

之前住的地方,幾乎跟目前的工作同時找到。很久沒有一個人租房子了,也許很多朋友會覺得,我為什麼一直埋怨一個人的生活,那也許是因為我已經習慣身邊一直有人陪著過活的日子,而且,坦白說,我還蠻珍惜、享受那些時光。當你遇到了,你就會懂什麼叫做「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那種感覺。

Anyway, 畢竟不再擁有了。也是因為這樣,才發現自己似乎還是遺傳了一些母親那邊家族的體質,居然會對一些奇怪的東西有所感覺。前幾個星期某天晚上,儘管我已經搬到新居了,有件事情還是讓我耿耿於懷。那是一種很奇妙的預感,當一個人躺在床上,你突然就會知道等一下會有些奇怪的事情要發生,而且大概就是那種「老師,這邊有狀況」的事情。

無奈的是,我好像沒有阻止或是拒絕的方法,只得讓自己保持清醒,「等」著事情發生。這次是有東西跳上肚子,連續「跳」了三次,一次比一次用力,不過,疼歸疼,我卻知道應該是吃壞肚子了。只是,一般人應該都是睡到一半突然痛醒之類的吧?難不成肚子疼也可以有預感?

這次搬家,直接找了搬家公司,幾乎佔了一整車,也見識到日漸進化的搬家手法,台灣,還是有在進步的。

南部的老家也搬家了,幾乎就跟我同一個時間點;只不過,回到故鄉,我還是連睡覺的地方也沒有。

三、工作:

十月底,辭掉了店內的工作,專心擔任教學的老師。坦白說,離開那個工作崗位之後,自己算是輕鬆許多,也能把更多心力投注在教學上;但每次看到同事們忙進忙出的,心底還是會有點想幫他們作些什麼的想法。在這邊工作真的都是很有能力的同事,體力、耐力、反應、學習能力各方面都要有一定的水準;聖誕節活動剛結束,馬上又得應付兩、三星期後的特賣會活動,人手又沒有增加,講白點,比去年還少,活動內容卻沒有絲毫的減少,只能默默在一旁替他們加油囉!

幾位學生突然在這兩三個月開竅了,那種感覺有點像一直塞住的水流突然被打開了,一下子宣洩了開來;彈奏技巧順了,對各種音樂、技法的吸收速度也成倍數增加,甚至在以前,許多學吉他的人都視為一大障礙的封閉和弦按法,在學生們身上幾乎感覺不到障礙;一個小五的女學生,我要她按個封閉彈彈看,第一次按,居然就好像已經按了好幾年一樣…

另一個國中女同學,從不會彈,到和弦突然順了,再從不敢唱歌到敢開口,然後開始不斷嘗試去矯正自己的音準…相信慢慢的,她也會愛上唱歌,甚至,也終於敢在大家面前表演自彈自唱囉!另一個高中男同學,最近這兩個月學的東西、彈的東西,幾乎是先前半年的三倍以上,不管是歌曲的難度還是彈琴的態度,都可以感受到他的熱誠和自信。

這些,對我而言,都是比收入更珍貴、更重要的事情了。

大家要繼續加油囉!

另一個,則是圓了年輕時的夢想,居然也加入了樂團,也開始接場子作表演;就像我之前說過的,人生還沒走到盡頭,在每一個十字路口,都有可能發生你預料不到的事情。當我開始人生中第一份不在家裡的工作時,哪裡會想到有一天,我會走回音樂這條路呢?昨天還在上班時,跟咖啡吧的同事聊起跨年要怎麼安排,我說在家抓歌、寫譜、準備教材吧!「反正對我來說,是工作,也是在玩,都一樣囉!」我是這麼告訴她的。

有幾位學生正在念大學,有些剛考上大學,他們有時候會問我,要怎樣找到自己的方向?

以前念書的時代,只知道衝高分、填熱門科系,師長會告訴你,分數越高,選擇越多。看似如此,其實相反。當你可以高分上醫科,又有幾個人會跑去填心理系、數學系?

我會告訴學生,要他們自己多去嘗試,自己的路得要自己去找出來,而不是光聽別人講;當然,能夠找到自己比別人具備有優勢的,自然可以優先嘗試看看;再不然,就乾脆做自己有興趣的工作。

四、時事:

99年,景氣算是慢慢回來了。

大陸辦了奧運和世界博覽會,台灣也搞了個花博,不少縣市也在合併後選了新的市長。我比較會關心的棒球運動也有不少新聞,浴火重生的郭泓志,或是演藝圈東山再起的豬哥亮,都會讓曾經掙扎過的人燃起信心;王建民又跟國民簽了約,網壇上繼張德培之後又有了新的代表人物,當然同時也再次引起國內對於體育資源分配的論戰;楊淑君在世運上發生的事件,更引發了不少爭議與團結。

社會上還是有些很負面的報導,拾金不眛的道德倫理與專業素養的失衡、補教界的花邊新聞、校園霸凌事件、鴻海的自殺事件,甚至政府、政治組織購買新聞版面的種種消息與傳聞…

說真的,到我這個歲數,都有點麻木了。

比起來,我更關心的是,天氣好不好,油價有沒有調整,現在學費要多少錢,奶粉一罐要多少(雖然說自己還是單身,但身邊的同學大多數已經當爸媽了,所以還是會問一問)…

似乎我也不再去記些什麼時事了,上半年發生的事情,我現在一點印象也沒有。

-----------

民國一百年了。

下一個十字路口,這次我要自己決定怎麼走。畢竟,沒剩下多少個路口了。

macro3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